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戮力同心小说

第十八章 戮力同心小说

发表时间:2020-06-29 11:09:34 作者:空谷流韵

奉天城但是豪无繁华热闹堂皇富丽之象,但做为拱卫京畿的军事要塞,确实兴建得勘称较为完善。它的正面城墙之外,更有甚者具有一个不小的瓮城,瓮城之门与主城门避开,这样即使强敌先攻下了瓮城城门,也难以长驱直入主城。而主城雉堞上的弓弩手正好自上而下向瓮城中的敌军射击或

>>>《大唐暮云》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戮力同心》精选

奉天城虽然毫无繁华富丽之象,但作为拱卫京畿的军事要塞,的确修建得堪称完备。它的正面城墙之外,甚至带有一个不小的瓮城,瓮城之门与主城门错开,这样即便强敌先攻克了瓮城城门,也无法长驱直入主城。而主城雉堞上的弓弩手正好自上而下向瓮城中的敌军射击或者倾倒沸油、投掷行炉,攻城的敌军若不能迅速攻克主城门,便会如瓮中之鳖般,只能挤在瓮城里白白丧命。邠宁之师抢在朱泚的前面赶到了奉天,但德宗采纳了卢杞的建言,敕令邠师在城外驻扎,与奉天的守城共同迎敌。内侍霍仙鸣还奉诏宣皇甫珩进到瓮城,与韦皋共商军情。邠宁节度使留后韩游环的不悦摆在脸上。他和皇甫珩日夜兼程,还是被陇州韦皋占了勤王的先机。这也就算了,现在圣上居然连城门都不让进。但皇甫珩在策马往奉天瓮城进发之前,简短地劝慰了韩游环。“韩使君,我本自叛军中来,陛下若真的不信我们,为何偏偏令我与守城的韦将军商议?合兵勤王,各有阵场乃兵家常计。奉天城外地势多变,若吾等布阵得当,那韦将军又能居高临下以箭矢援应,邠宁之师或能建上一笔奇功。”皇甫珩的一番言语渐渐消弭了韩游环的沮丧。韩游环本是朔方军郭子仪的老部下,向来勇猛无畏。他手中那些弩车辎重,又是邻镇泾原冯河清临死前急中生智送过来的,身边立着的这个年轻但颇沉稳的将军也是泾师骁将,若说天命之道,他实在也已经捡了几分运气。当务之急确实是全力布阵,而非与城内那个韦皋拈酸吃醋。时令已过十月初旬,日头落得越发早了,仿佛不愿多看一眼这乱哄哄的人间似的。韦皋奉旨立马于奉天瓮城之外,遥遥望见一骑快马疾驰而来,扬起的烟尘被落日余晖照得如一团金光,将人与马都包裹其间。皇甫珩驰到城下,收缰立住,与韦皋互报名号。韦皋于公于私,这几日对皇甫珩已多有揣测描画。及至相对致礼,他见皇甫珩清俊精干,面上带着不惧危情的神色,显然也是于边镇历练既久,又与自己一样是长安口音,不免油然生出相惜之感。“难怪宋家娘子对此人倾心惦记,确实人物不凡。”韦皋心中讪讪,觉得自己此前对宋若昭一星半点的朦胧意动可休矣,眼下箭在弦上的紧迫时局中,还是应多盘算怎样将人臣之路经营得稳妥些。二人进得城门,下马后,韦皋引皇甫珩登上雉堞。瓮城的城墙,与主城城墙一般高、一般厚,因此站在瓮城雉堞上,可以将奉天城外一览无余,却无法看清城内情形。皇甫珩明白,德宗对自己的泾军身份,仍是多有提防。韦皋在陇州镇边数年,每年秋天都要与吐蕃人开战,因此对于城池防守及开阔战场的布阵都殊为熟悉。此刻他见奉天城外并无一兵一卒,便指着西南的梁山问皇甫珩:“邠宁之师可是驻扎于彼处?”皇甫珩道:“正是。梁山为方圆数里的最高处,且沟壑深幽,易于藏匿军骑。韩将军与在下的谋划是,叛军自东南方向来攻,若韦将军能牵制其先锋者半个时辰,稍挫其锐气,吾等自梁山径直而下,攻其侧翼,冲散其右、中方阵,或可告捷。”韦皋兴趣陡增:“听皇甫将军的意思,邠师此番以骑卒为重?”皇甫珩颔首道:“某本随义父姚节帅领泾师东行解襄城之围,并非像以往防秋时需与大漠铁骑相对,因此泾师以斧兵、弩机手、弓箭手为主。如今这些泾卒落入朱泚之手,若被其用来围攻奉天,在旷野之上,当以骑卒制之。韩节帅采纳了在下的建议,开拔时,约有两千将卒是重甲精骑,另有五百长枪兵,五百弓弩手。”韦皋默默喟叹,别看此人比自己年轻不少,当真算得沙场宿将。当下又追问一句:“皇甫将军缘何知晓,圣上会令邠宁之师驻扎于城外旷野呢?”皇甫珩正色道:“即便邠宁将卒能入城,若叛军来攻,韩将军与在下亦会伺机率军而出,而非被动守城。”他忽然意识到言语有失,竟似在讽刺韦皋捡了圣恩的便宜一般,忙作揖道:“某一心计较的是兵法,韦将军莫误会。”韦皋爽朗大笑,一双锐利的鹰眼坦然直视皇甫珩:“皇甫贤弟多虑了,临战谋略,本就该如此直言不讳,哪来那么多的字斟句酌。韦某听君一席话,亦觉良策堪用,君看这样如何,这瓮城之下五十步有羊马墙,若与叛军开战,在下派出五百精锐步卒,于这羊马墙后列阵。若叛军自认能以少胜多、急于登城,必在羊马墙附近集中兵力来攻,届时贤弟和韩将军可包抄之。”皇甫珩大喜。他与韦皋素无交情,原本以为若其能出兵在城墙雉堞上以箭矢助阵,已然尽力,没想到他竟主动提出愿意出城,而且承担的又是诱敌的硬仗。当下二人说得投机,将羊马墙外如何放置拒马枪和鹿角木,以及叛军所用泾师之弩车的射程步数细细商来,不知不觉已是月上中天。韦皋领着皇甫珩下梯进到瓮城一侧储放箭矢的土屋边,牙兵奉上两壶热酒和几块糗粮。皇甫珩也不推辞,饮了一口热酒,抬头环视瓮城的雉堞,微微踌躇,终于问道:“某已听军使说,几日前是城武兄护送皇孙入城与圣上和太子团聚,兄可见到一位姓宋的娘子与王侍读同行?这位娘子是泽璐节度使幕府子弟,更是太子宫人王良娣的族人,因当初她在宅邸中掩藏了皇孙,在下恐贼泚对她加害,便也将她带出了长安。”火炬的微光中,韦皋见皇甫珩的眼神,与前日宋若昭打探消息时的目光如出一辙,那努力隐藏却分明异样的期许之情,怕是这对少年男女自己都未觉察。韦皋年长这二人近十岁,又曾有过爱妻,也经历过悼亡之痛,岂能不知世间这情字滋味。他暗忖,自己见到宋若昭怕是比皇甫珩早得多,只是无缘结识,再次相遇后,自己对这宋家女子的倾心,一半还掺了接近东宫的念头,实在算不得多么纯良。韦皋看清了自己的心,反倒坦荡地承认皇甫珩更堪为宋若昭的良配,因此竟为他二人终究能于奉天城重逢而欣慰起来。“贤弟说的宋家娘子可是闺名若昭?她与王侍读皆因护主有功,得圣上嘉赏,眼下已安妥在城内。”韦皋的声音又低了一低,但语气磊落:“宋娘子前日还来城防处打听邠师动向,愚兄可为贤弟传句音讯。”皇甫珩听得宋若昭平安,心中这几日的挂念终于如石落地,忽然品咂出韦皋的话中深意,不由面色微赧,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茬。韦皋见他如此,笑道:“愚兄了然,大敌当前,城防之下,不谈闲事。时辰已晚,这便送贤弟出城吧,某也好将吾二人之议回禀圣上。”皇甫珩拱手告辞,飞身上马,往梁山方向急驰而去。月高星稀,朔风扑面,呵气成冰般的寒冷笼罩大地,皇甫珩却似浑然不觉。他的心头热意涌动。这十几日翻天覆地的变化,姚令言、姚濬、王翃、朱泚、段秀实、王叔文,这些或亲或疏之人,要么仍努力护他周全,要么算计谋害他,要么与他共历患难。如此经历,实在远比以往与西蕃人打上一场恶战更为令人心力交瘁。好在这个冰冷的夜晚,头次见面的韦皋颇有君子之风,宋若昭安然住在奉天城内的消息更令他陡地振奋。“但愿力战一场,圣上便能允邠师入城,我便能与你相见。”皇甫珩驰道梁山下,打马立住,遥望暗夜中森然寂静的奉天城,心中如此默念。另一边,韦皋的牙将见皇甫珩远去后,探寻地问道:“韦将军,我们真的要遣出五百步卒,助这邠师抗敌?”韦皋侧过头来:“怎么,有何不妥?”这牙将素来是韦皋在陇州的心腹之人,便悄声直言道:“那朱泚不仅有自己的亲兵和泾师,还有他在幽州的二弟朱滔发来援兵,末将以为,眼下时局无法估量,将军还是保存些陇州士卒为好。何况圣上本来也未令我们出城哪。”韦皋轻笑一声,盯着牙将道:“圣心难测,焉知陛下不是试探吾等。前程险中求,我陇州帐下这些好儿郎,千里勤王,难道只为了将这功劳拱手相让?韩游环韩将军,原是朔方军,什么仗没打过,若我们陇州之师出工不出力,他会看不出来?与其让他领了头功后去圣上御前说三道四,不如我们与邠宁之师戮力同心。况且,我看那皇甫将军,不是苟且之人,当可协作。”牙将明白了韦皋的这番计较,便不再多言。其实韦皋还有一分心思,不会说与自己这亲信。此前霍仙鸣来传诏时,提了一句卢杞的建议。韦皋面上无波无澜,心底着实不快。他在长安朝中为官时,不是没有和卢杞打过交道,近日崔宁与陆贽常在德宗跟前细数卢杞之恶,更让他对卢杞没有好感。霍仙鸣这样谨小慎微的中贵人,提到卢杞必定不是无意,这让韦皋分外警惕。他绝不想领卢杞这等奸狭之辈的情,更不愿以武将之身做文臣的棋子。因此,卢杞建议德宗保住陇州兵无损,他韦皋就偏要冲锋陷阵一番。目下是何等情形,谁带兵来守奉天,谁就能作主。就算是天子点了头,也轮不到他卢杞卢相爷来下这盘棋。这一夜,斥候来了好几拨,一致的消息是,长安方向来的朱泚叛军快到骆驿了。韦皋不敢怠慢,急忙将自己与皇甫珩的合计向令狐建和郭曙交了底。令狐建是禁军宿将,郭曙是郭子仪的儿子,二人都是宦海多年,几日内已看出这奉天城内,圣上倚重之人,文为陆贽,武推韦皋。反正自己也拿不出像样的兵卒,风头便让陇州军汉们抢去吧,因此二人均道“但听韦将军定度”。韦皋连夜调度帐下精卒,待命前往城外羊马墙布阵,又将自己与皇甫珩的商议写了奏报交与牙将,只待天明即通过陆贽呈与德宗。彻夜未眠后,韦皋望着东方一抹浅白的天光,眼皮终于开始打架。昏沉间,他忽然想起一事,忙提笔蘸墨写了一张笺条,唤过自己一名老仆,吩咐了几句。老仆喏喏,将笺条塞入袖口,离营往奉天城深处行去。“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不会不放在心上。”韦皋自言自语道。翌日未时,奉天城的南方果然出现了大片的行军队伍。朱泚想速战速决,派姚濬辖五千泾师,希望借助兵力优势一战而擒得德宗。此时,站在梁山上的皇甫珩,也看清了来犯之敌的大致情形。在那几面明黄色绸缎做底的军旗上,或用黑线绣着大大的“秦”字,或画着一只黑色的狻猊。叛军公然地打出僭越帝位所用的国号,来进攻帝国天子驻跸之城,而这叛军的主力却是自己曾经的同袍将卒,皇甫珩纵使已慢慢接受了这荒唐的巨变,此刻真切地面对此景时,仍觉得喉头一股甜腥之气,怒血上涌。不过很快,他就平静下来。韩游环派出的斥候所报,与他估计的并无出入,叛军虽携带了云梯、撞木、接车等攻城械具,但军阵中主要都是步卒。更让他不再忐忑的是,咫尺之遥的奉天城内外,朗朗白日之下,韦皋的守军果然在雉堞和羊马墙都开始有所动静。他回头看看沟壑之下严阵以待的邠宁铁骑,一片片晃眼的鳞甲,一排排骇人的长矛,其中百余精卒甚至还配备了细长精巧但异常锋利的马槊。韩游环在一旁道:“皇甫将军,老夫这回可是听了你的,把我在朔方军时候攒的家底都搬来了。”韩游环眯缝着眼遥遥打望了一番黑云般压过来的朱泚叛军,又瞅瞅皇甫珩,继续打趣道:“皇甫将军,你心眼这般多窍,断不能只使唤老夫的邠宁兵。你得想个法子,怎生将你那些泾州军汉从朱泚逆贼的手里再夺回来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韩游环的话,蓦地让皇甫珩胸中一动。
大唐暮云

大唐暮云

  • 状态:完结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空谷流韵

十亿级投资人 | 泪眼王妃 | 老婆不买帐 |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 心理真相 | 我在漫威堆方块儿 | 帝道通天 |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 旱魃神探 | 洪荒圣纪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