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婚约小说

第八章 婚约小说

发表时间:2020-05-18 16:04:10 作者:镜子鲤

部都是唐门内门弟子。而这些堪称武林娇子的唐门弟子无一也不是面带羞惭,脸红了如血。  “连个作出解释都也没吗!”,炸雷般的声音响了,唐大先生猛然站站起身来一声大喝,直震得下方众人一个浑身哆嗦。  还没缓回来,唐大先生抄起桌子上的茶杯一把砸了过去的!杯子砸在他的下首,十大长老全都暂时放下手中的事,前来审判这些弟子。但他们现在哪还有审判者的样子?或沉默不语、或脸色阴沉、或仰天长叹,还有一人甚至痛哭流涕。。

>>>《江湖之挂机人生》章节目录<<<


《第八章 婚约》精选

  金玉堂内,唐大先生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沉的扫过下面站着的每一个人脸上。

  他的下首,十大长老全都暂时放下手中的事,前来审判这些弟子。但他们现在哪还有审判者的样子?或沉默不语、或脸色阴沉、或仰天长叹,还有一人甚至痛哭流涕。

  他们的悲伤,并不只是羞愤。而是来自于理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昨天还在立军令状,当晚就被当头打了一棍,又扒光衣服泼了一盆冷水。

  下面整整齐齐的站着十六人,一水的蓝色衣衫,居然全部都是唐门内门弟子。而这些可谓武林娇子的唐门弟子无一不是面带羞愧,脸红如血。

  “连个解释都没有吗!”,炸雷般的声音响起,唐大先生猛地站起身来一声大喝,直震得下方众人一个哆嗦。

  还没缓过来,唐大先生抓起桌子上的茶杯一把砸了过去!杯子砸在地上,茶水也泼了前排几个弟子一身都是。但没有人躲,没有人敢妄动。

  “这里站着的,都他娘的是姓唐的!”唐大先生瞪着眼,眼中血丝隐隐,梗着脖子怒骂。

  “耻辱啊。”唐大先生深吸一口气悲愤的道,一拍桌子,他状若疯狂的再次用更加猛烈的语气大喊道:“耻辱啊!”

  “过去五六百年,从来都是我们姓唐的给人家下毒!你们这群丢死人的,居然毫无知觉的就被人给下了毒!”唐大先生的脸色红的甚至有些不自然,那是情绪激动到极点的表现。

  “就算不制毒!唐门弟子,你们至少得了解毒吧?就算不了解,行走江湖起码得知道得知道点江湖常识吧!十六个人啊!十六个人就他娘的被一个人给用蒙汗药给麻翻了?还有脸自称唐门弟子吗!”

  “十六个人派上的用场居然不及一个六岁的孩子!无怪乎什么魑魅魍魉都敢来我唐门撒野了。”

  浓烈的羞耻让他们都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煎熬,每一刻,都像是有火在烤他们,有雨在打他们。冥冥之中,有祖宗失望的目光叹息着在看他们。

  外门弟子可以说不懂,不会,不行。但他们不可以,因为他们姓唐,是五六百年来一直与毒为伴的唐家子弟。

  终于一个人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步,俯身抱拳道:“启禀门主,我等十六人有负门主令,有负唐门之名!请门主惩罚!”

  “请门主责罚!”所有人同时躬身抱拳,齐声请罚。

  唐宫拭去眼泪,站起身来,对着唐大先生请求道:“门主,这些孩子已经知错了,就让他们领罚吧!眼下要务乃是寻找那个刺客,如果那个刺客在八堂会审期间出手,可就大事不好了!”

  唐大先生点头表示知道,冷哼一声,“还不滚去领罚?要我送吗!”

  十六个弟子又是齐齐一躬身,转身离开。

  等到所有人都走干净,唐大先生眼眶微红,叹息一声道:“我以为我唐门到了腾飞的时机,没想到门下弟子居然这样不堪!我等这老一辈走了以后,谁能扛起大任?”

  一众长老默不作声,一时间陷入了一片哀伤。

  “希望能给门人弟子提个醒,唐门,到了非出世不可的地步了!此间事了,门中长辈分批带后辈出去闯荡江湖,唐家堡的安逸不是享受的,而是要我等去守护的!”强打起精神,唐大先生也给众人打气,“现在请帖都已经送出,当务之急是把此次八脉会审做好,都把昨日制订的计划交上来看看,大家讨论一二。”

  “是,门主!”最先打起精神的,就是昨日发誓最狠的唐权,他拿出一摞图纸,对着众位长老讲解。在他的带领下,众人一个个走出来,重新投入了奋斗。

  金玉堂外,唐澜跟着老夫人站在附近,眼看着一众唐门弟子走出金玉堂。默不作声的直奔刑堂,老夫人叹了一口气,心中也闪过一丝后怕。

  还好自己和孙子各自多了个心眼,一个拿了护身机关,一个在床上安了御敌机关。不然昨夜真真是凶多吉少了......

  看母亲的样子,唐澜也是脸色不善,两人默默无言半响后,唐澜测过身子道:“娘,昨夜青云好像又伤到了身子,我有点不放心,我去看看了?”

  老夫人点点头,默许了女儿的话。唐澜施了一礼告退,脚尖轻点,如同一只猎鹰一般飞出!时不时落在房顶,脚尖轻轻一点又向前飞跃而出。

  “恩!这孩子的大夏龙雀功,却是越来越雄浑了!四兄妹中,就他性子最随他爹,可惜是个女孩啊!”老夫人看着女儿的轻功,眼前一亮,情不自禁赞叹道。待到人影走远,看不见背影,老夫人才转脸回来。

  唐澜的这套大夏龙雀功,乃是老夫人的嫁妆。其说是一本武学心法,不如说是一本类似于《九阴真经》的武学典籍。其中以内功心法为核心,有步法‘飞廉九转’,近可盘旋方寸,远可御风神行。

  其主要武学还有步履翩然的八方风神步、搭配暗器使用的遮星夜幕。一经使出,漫天暗器就好比帘子一般密不透风,让人纵有千手千脚,也逃不出去!

  而唐澜也如这龙雀一般,飞起,就不愿落下。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传来,唐青云扫了一眼影子的高低,就知道大概是谁了。随即喊了声进来,就不再多说话,低头看着右手拿着的昨日带回来的书籍。

  眼前的光线一暗,唐澜扯着笑脸,眼神却有点复杂。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小侄子了,她至今不知道昨日是怎么露馅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揭穿她。

  “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比如那些制毒器具,比如那瓶‘三千烦恼无’,还是说你觉得这些事情做就做了,并没有辩解的必要?”啪的一声合上书,唐青云淡漠的瞄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唐澜。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唐澜从没想过那种眼神在一个六岁孩童眼睛里也有这样的威慑力!那一瞬间的威严,让他觉得眼前的人仿佛不是他的侄子,而是叔叔。

  晃了晃脑袋,唐澜将自己的杂念晃了出去,歉声道:“对不起啦,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争辩也不争辩就把那瓶毒药给喝了......”

  “昨日我就是去找爹爹说出实情的,可是你在那里,我又怎么好说出口?于是就成了昨天那样了......”平日里刚强果断的大小姐,在认错的时候却是扭扭捏捏。

  如果认错就是那么简单一句话,那还有仇怨可言!早就天下大同了!你是差点害死我,不是偷吃了小爷的零食啊!

  唐大少爷面上毫无反应,心中已是火冒三丈气得不行!

  他面无表情的拿起刚刚的书,翻到刚才的地方,重新看了起来。“那你倒是说说,做那些毒药干嘛?可不要告诉我是为了振兴唐门。”

  唐澜脸色一红,捏着衣角扭捏道:“你知道吗,三千烦恼无其实是另一种毒药的原材料。”

  “什么毒药?”唐青云有些不知所云,三千烦恼无那般毒药也是原材料,她所炼制的到底是什么毒药?

  “极乐世界......”

  唐青云的手一顿,惊骇的看向唐澜,仿佛看见蜥蜴变成哥斯拉一样!极乐世界,他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几十年前覆灭了三万大军的那种绝世奇毒吗!

  这种毒药程固体状,用法是在风口点燃,这种毒气会在闻到的一瞬间开始中毒。时间越久越无药可救,比起烈度不如三千烦恼无,比起范围吗......三万尸骨还在那里埋着。

  唐青云放下书本,惊骇的道:“你这是疯了!是不是非要害的唐门万劫不复才甘心?”

  唐兰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玫瑰花一样的嘴唇咬了咬,“我快要出嫁了,就在明年。可我不想嫁给他!”

  “我曾经也对未来生活有过向往,但是在向嫂子问了后,才知道将门世家的女人,就是要在孤独和无助中送丈夫出征,将儿女养大。等待丈夫回来,或者是马革裹尸还。然后将儿子也送上战场,等他凯旋,或者噩耗。”

  “我才不要那样的生活,我要嫁一个一心一意爱我,把我当做中心的男人。”

  说话间,她低着头倔强的和唐青云对视。

  “所以呢?那个女人是谁?”在前世的游戏中见多了悲欢离合,就算到不了铁石心肠的地步,唐青云也不会因为一个没见过悲欢离合的大小姐的无病**就为之动容。

  “她是我前一段时间捉到的一个小贼,她哥哥是‘盗公子孟羽’,他哥哥来救人的时候像我作出承诺。如果我能做出‘极乐世界’给他复仇,他就帮我逃出这个婚姻的牢笼。事成之后,他会宣称是自己在唐门盗出了《毒经》。”唐澜微微仰着头,让自己眼中的雾气不会变成水。

  唐青云无语的看了一眼马上就要哭成泪人的唐澜,“你就没想过,万一他是骗你的,后果有多严重?”

  “可是他用他爹的名义发誓了啊!”唐澜不甘心的还嘴道。

  唐青云已经完全对这个大小姐无语了,想起了一种可能性,遂问道:“他是不是说‘以我孟羽父亲的名义发誓’?”

  唐澜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

  唐青云卷起书一下打在唐澜的头上,气急败坏道:“猪!你就没想到孟羽这个名字就是假的吗!他说他叫孟羽他就叫孟羽啊!我还说我叫唐澜嘞!”

江湖之挂机人生

江湖之挂机人生

  • 状态:完结
  • 类型:竞技游戏
  • 作者:镜子鲤

这是一个将自己掩藏成古人的在现代人,独自闯荡和他心目中完全不像的江湖的故事。  当他所面对自己的目标从NPC改成了人,他将如何以玩家的身份展示不像的色彩?  江湖的真相,到底是尔虞我诈,但是忠肝义胆?  原书名,送人头英雄传。  但他又和一般的放置类游戏不太一样,一般的游戏,就是一直在打怪,升级,换地图。然后换装备,强化,打宝石。机械的重复这一步骤,最后一个游戏没人玩了,合服,最后关服。。

最新小说

更多

世界树的游戏 | 病毒来袭 |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 | 娇妻在上 | 末世之复仇战魂 | 天才要被气跑了 | 项北问天 | 重生之金融秃鹫 | 我能幻想成真 | 修仙之潜伏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