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十三 值钱的贼样子小说

十三 值钱的贼样子小说

发表时间:2020-02-15 11:05:22 作者:碰壁是常事

李不弃不解地看了几眼那张像,虽然不敢说完美的,虽然放到大宋当然会有比这张像更真实的的反应时这位的面貌的画像了,并且也也没画错的地方。他不解地说:“这恰恰画的你的面貌,你说哪里不最合适我给你改一改。”没想起尤公子却跳了出来:“更本就画的也不是我能如何改

>>>《大宋炮灰逆袭录》章节目录<<<


《十三 值钱的贼样子》精选

李不弃疑惑地看了一眼那张像,虽然不敢说完美,但是放在大宋肯定不会有比这张像更真实的反应这位的面貌的画像了,而且也没有画错的地方。他疑惑地说:“这正是画的你的面貌,你说哪里不合适我给你改改。”没想到尤公子却跳了起来:“根本就画的不是我能如何改?不要欺我不懂得画画。”嗯?这是砸场子吗?李不弃想起这个尤公子要自己画像时包括书铺伙计在内很多围观的人脸色古怪而且悄悄往后躲的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连广智已经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说:“朋友,这明明是画的你,怎么能说是画的别人?大家说是不是啊?”应者寥寥啊,大多数人就连书铺和伙计和卖文房四宝的老板都不敢做声。看来这个姓尤的不是善茬。姓尤的一梗脖子:“我自己都看不出画的是我,你怎么看出来的?”他问身旁的帮闲:“你们看像不像啊?”十几个伴当、帮闲都摇头:“一点儿也不像。你待怎样?”而且挤到连广智身边故意露出一身肌肉,一副挑衅的模样。姓尤的一脸坏笑:“就是嘛!小子,你这本事还不到家,就不要出来现眼了。不过本公子乐善好施,看你这措大模样也可怜,便给你五文钱买了你这画吧。王二,给他五文钱。”一个伴当从褡裢里摸出五文钱故意还数了数,然后向着李不弃扔过来。看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人就是搅事的。心念急转之下李不弃已经想好把这家伙当个垫脚石。于是他一动不动任由铜钱落在地上。姓尤阴了脸说:“怎么嫌五文钱少?”李不弃摇摇头:“在下已经写明,画得不像分文不取。在下只问公子认为在下画得当真不像?”尤公子哈哈一笑:“当然不像,根本就不是我!”李不弃对已经要动手的连广智摆摆手,又问了一句:“公子认为真的画得不是你?”“当然不是!”李不弃拱手道:“原来如此,那是在下学艺不精,在下赔罪了。”直起身来李不弃就把画像卷起来,那尤公子却伸出手来:“拿来!”李不弃故作不解:“什么?”“画像啊。”李不弃这次是故作惊讶:“公子要这画像做什么?这画的又不是你。”尤公子本想白得一副画像才矢口否认李不弃画的好,本意是自己不买那画像对李不弃就没了用,自己一伸手这穷小子便要送上来。谁想李不弃却不给。但是这难不倒他,他眼珠一转说:“对了,你既然承认学艺不精,害得我在此枯坐了这么长时间就必得给我赔偿。”这下连广智差点儿立刻就要发作,李不弃却用眼神止住他,不动声色问道:“不知公子要什么赔偿?”尤公子伸出一根手指头:“一贯钱!我也不讹你,我这么多人在这大日头地下晒了这么长时间,总得赏他们些茶水钱。”这话一出口围观的人群一阵骚动,李不弃却仍然低垂着眼帘扭头问连广智:“哥哥那里可有一贯钱?先借给小弟。”连广智已经看出些门道,立刻拿过褡裢取出钱来。好险,正好一千零一文,李不弃数了七百文问:“这样可行了?”尤公子本想李不弃穿着一身麻布衣服身无分文的样子必定舍不得一贯钱就会把画像给他,没想到李不弃竟然借了一贯钱给他,不由得气恼,但是刚说的话又不好反悔,只得怪叫道:“俺说的是一贯足,岂能一贯省就算了?”宋朝铜钱贵重,因此一般说一贯钱就是一贯省,只有七百文铜钱,一贯足却是一千文铜钱,差了三百文。这下人们的议论声更大了。但是李不弃仍然面不改色的又数出三百文放在地上:“这样可够了?”尤公子已经确定李不弃就是个死心眼,但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光天化日在大相国寺抢东西吧?他爹后台虽硬,可是大相国寺的秃驴也不是好惹的,让他爹知道他在大相国寺闹事也少不得一顿打。现在已经有巡视的僧人被引来了,因此他把折扇一摆,一个伴当立刻上来拿钱。李不弃却伸手挡住了那伴当:“等等。这一贯钱对在下也不是小数目,你收了钱总要有个说法。”尤公子一瞪眼:“你要什么说法?”李不弃说:“怎么也要立个字据,说明从此两不相干。”尤公子说:“那你可快着,本公子等不得。”李不弃走到连广智的卦摊前提起笔来写了两份字据,然后当中宣读,只说尤公子认为李不弃画的像跟自己一点儿不像,完全是另一个人,李不弃以一贯钱赔偿尤公子耽误的功夫,从此两不相干。对此尤公子没有异议,于是两人签字画押摁手印并请了大相国寺巡视的僧人作见证。僧人不愿得罪尤公子,也希望尽快平息此事便也签字画押摁了手印。尤公子的伴当拿了钱,连广智低声问:“兄弟,你要怎样?”李不弃微微一笑说:“哥哥等着看好戏吧。”转身过去他又拿起笔来在那画像上写了三个字,大声对连广智说:“正好俺这里缺个让人一看便知的广告,就用他了。”他把那画像展开对围观的人群展示一圈问:“大家看怎么样?”人群中认字的人看了画像之后先是惊讶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认字的连忙问:“那上边写得什么?”待听认字的人解释了,他们也跟着大笑起来。李不弃又继续大声说:“等哪天挂得坏了,俺就回家擦屁股了!”这下众人更是忍不住的笑。书铺的伙计却忙悄悄说:“小哥儿,你惹祸事了。那尤公子的爹可是东京城质库的行首,便是在开封府也横行的。你惹了他,必然不会善了。”李不弃却不以为意——韩琦要想弄死一个无名小卒易如反掌,但是要弄死一个有些名声的人就未必那么容易了。今天闹出这事儿来,东京城立刻就会传开,这绝对是给自己造势的好机会啊。至于质库行首比起韩琦来算什么?尤公子刚走出没几步,猛然听到背后人们哄堂大笑,下意识回头,见有人正扭头看他们,当发现他看过去时又都连忙把头转向别处去。他心里疑惑,就让个伴当回去看看,转眼间伴当如疯狗一样跑回来:“不好了。那厮在公子你的画像上写了贼样子三个大字,要挂在墙上招摇呢!”“什么?贼样子?”尤公子立马就跳起来:“拿我当贼样子?好大胆!”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如此戏弄他,他立马转身杀了回来大叫:“兀那汉子,你怎么敢拿俺的画像当贼样子?你不打听打听俺是谁,是不是不想活了?”李不弃仍旧不愠不火,手里拿着尤公子刚刚签字的字据:“尤公子说笑了,俺怎么敢拿尤公子的画像当贼样子呢?你刚刚说那画的不是你啊!尤公子不会这么健忘吧?”“你……”尤公子给噎的一时没词儿了。见几个秃驴也是一脸好笑,尤公子就知道今天栽了。他倒也光棍:“这画我买了。”李不弃却摇头:“不卖,这是俺少有的得意之作哦。”“两贯,不,三贯钱!”李不弃又是摇头:“不卖。俺还想让世人都看看贼是什么样子呢。”尤公子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来:“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可知道俺是谁?”李不弃哼道:“在下什么时候欺你了?这是俺的画,关你鸟事,难道你还能明抢吗?我管你是谁?”几个僧人眼看不好,一个年纪大些的连忙上来劝道:“小施主,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就把这画卖给尤施主吧。”李不弃躬身受教,然后转向尤公子:“看在尤公子诚心要这幅画的份儿上,就给你个优惠价,拿十二贯足来,画你拿走。”
大宋炮灰逆袭录

大宋炮灰逆袭录

  • 状态:完结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碰壁是常事

一个理科生悲催再次穿越到南宋一个战败之后士兵身上,刚死里逃生,因为未来宰相韩琦又时时刻刻记挂杀掉他,他没办法和文官们刘志伟认为自己应该已经被炸碎了,那一反应釜硝基化合物应该有一百多公斤吧,爆炸威力绝对应该超过一颗155mm炮弹。他最后的意识是看到沉重的搅拌机击穿了车间上方十多厘米厚的水泥屋顶。被这样的爆炸波及不粉碎才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