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十 文官的黑历史小说

十 文官的黑历史小说

发表时间:2020-02-15 11:05:20 作者:碰壁是常事

从李不弃的经历可以看出连广智说得貌似却很不错。他给连广智满上一碗酒说:“但是韩琦对好水川那次判断貌似不差。据说好水川前韩琦对任福面授机宜,要任福可战则战,不可以战则凭险伏击,截敌归路,并一再嘱咐:“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任福的话也不是鲁莽自做主

>>>《大宋炮灰逆袭录》章节目录<<<


《十 文官的黑历史》精选

从李不弃的经历来看连广智说得倒是却是不错。他给连广智满上一碗酒说:“不过韩琦对好水川那次判断倒是不差。听说好水川前韩琦对任福面授机宜,要任福可战则战,不可战则据险设伏,截敌归路,并再三叮嘱:“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任福如果不是鲁莽自作主张也不会败得这么惨。”连广智笑道:“好一个自作主张,你算说到点子上了。韩琦那厮外表看着大度,其实最善秋后算账。从东京城传闻的经过来看,任福先在张家堡小胜,此时前面只有几千敌军,追是不追?不追难免战后被按一个纵敌的罪名。韩琦在军中多安插亲信,都是些只知纸上谈兵的。任福若不追击最后又没中埋伏,定然被他们告到韩琦那里,任福便有口也说不清。韩琦那厮是个大权总揽的,惯于一言就决人生死,谁敢擅做主张?他自己却又不随军指挥,任福也难,中了埋伏少不得获罪,不中埋伏放走了贼军回来也难免获罪。你若是任福该如何作?”李不弃的年龄小,涉世不深,以前对这种事情并不用心了解。经连广智这一解说刘志伟才恍然大悟。穿越前他不是没碰到过这种领导。他们给下级的指示和他们心里的想法根本是两回事,只是不愿承担责任罢了。下属如果真的按照他的指示去作了,只要没达到领导的预期效果肯定是不能正确理解指示精神,不能随机应变;但为了达到领导要求不按指示做事出了问题,那就是下属犯了错误不干领导的事。总之事情没办好是做事的人水平不行,领导总是正确的。还有就是领导从来都是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从来不亲自动手做事,而别人做的事情他从来不认可。对这种领导来说对错就全凭一张嘴,下面的人难呐。连广智见李不弃恍然大悟的样子笑道:“小哥儿你这次离了边镇在我看来却是因祸得福。再待下去定然白白死在那里。你可知韩琦一开始向官家献攻策时说夏贼倾国之兵只有四五万,可此次好水川败了,就说夏贼用了十万大军。他连夏贼到底有多少兵都不知道怎么打仗?”“这样啊?可能是为了让官家以为他败得应当吧?”连广智笑道:“小哥儿你还真是君子。那俺再告诉你一件事。你可知道韩琦要用攻策,小范老子(范仲淹)要用守策,朝廷为何迟迟不能定论?”李不弃问:“为何?”“因为经略安抚陕西的夏竦夏相公到任后只是呼朋引伴吟诗作赋,竟然把夏贼的情报和我军的部署都弄丢了。这样既没法攻也没法守。而夏相公的应对更是绝了。你猜如何?他于是也不声张,对攻守两策皆不定论,只是拖延。偷情报的只能是夏贼。你想夏贼已知我底细,我们这边却对夏贼一无所知而且还不能动弹,那不是送死是什么?”刘志伟被惊呆了,吸了口冷气说:“不能吧?”连广智看来是要打算彻底纠正李不弃的三观,小声说:“你知道俺在军中有些名声,部署、矜辖一级的军官也有些认得的,你说俺的消息真不真?那夏相公本来把那些情报,舆图都锁在一个柜子里的,突然有一天柜子不翼而飞了,你说是怎么回事?”这样啊?李不弃倒是听说过韩琦到西北上任后有一天夜晚在官衙秉烛读书,突然屋子里来了个持刀的不速之客并自称是西夏派来的刺客。传说是韩琦不动声色,依然读书,那刺客因为韩琦相貌伟岸没敢乱动,自己悄悄退走了。这故事有些匪夷所思甚至细思极恐,但是也反应出西夏奸细的猖獗。因此说夏竦收藏情报的柜子被盗走绝非危言耸听,但是夏竦隐瞒消息却让人毛骨悚然。这是拿大宋的江山开玩笑,拿几十万军队当炮灰啊。李不弃这下理解了连广智的选择,便问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哥哥便回家了。只是哥哥为何又来到这汴梁?”连广智郁闷地摇头:“因为哥哥我生错地方了。当初俺考上秀才之后才发觉陕西每一科就考不上几个进士,好多人都是连着考上几十年,然后等着混个特奏名的出身。俺家里没有那么多闲钱,才想投军搏个出身。可是在军中俺才看明白那些文官根本就是把武人当做猪狗一样,在军伍里打混就是不死在沙场之上也得让那些文官寻个错处砍了。因此做官只能作文官。可是陕西本就文风不胜,又没有什么名师大儒。俺只好来这汴梁游学,指望着在文字上长进一些能考个功名出来,也不枉了俺十年寒窗。”这个有想法还能坐起而行的人啊,而且他还懂算卦,又在军队里混过,与李不弃也算是战友,倒是可以结交一下。见连广智的秀才长衫上缝着补丁,刘志伟就代李不弃做主了,问连广智:“哥哥来汴梁多久了?可有下处?”连广智说:“俺也是才到汴梁两个月。因俺贯会打卦算命,因此借住在保康门内四圣观。”李不弃说:“俺本是东京人士,家就住在安肃门内大街西边的弩手巷。哥哥若是在四圣观住的不如意,不如搬到俺家去,虽然偏僻了些,好歹自由些。”连广智说:“那就谢谢兄弟了。”此时天色已经擦黑,于是连广智会了帐,两人在大街上依依惜别,李不弃就迈开大步奔着安肃门内大街这边来了。当刘志伟站在安肃门大街上看到弩手巷的巷口时不由得一阵踌躇。从今天以后他就要彻底成为李不弃了吧?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自然地面对李不弃的家人。正在他头疼的时候,巷口几个捉迷藏的小孩儿从黑暗中跑出来,打头的一个一头撞在他怀里。他忙扶住那孩子,说:“小心了。”那个孩子站稳了借着大街上的灯火看清了李不弃的面貌问:“是黑三郎哥哥么?”这就遇到熟人了?“正是我。”得到肯定的回答小孩儿一转身跑到巷子里,一边跑一边喊:“黑三郎回来了!黑三郎哥哥回来了!”注:宋代科举制度规定:考进士多次不中者,另造册上奏,经许可附试,特赐本科出身,叫“特奏名”,与“正奏名”相区别。
大宋炮灰逆袭录

大宋炮灰逆袭录

  • 状态:完结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碰壁是常事

一个理科生悲催再次穿越到南宋一个战败之后士兵身上,刚死里逃生,因为未来宰相韩琦又时时刻刻记挂杀掉他,他没办法和文官们刘志伟认为自己应该已经被炸碎了,那一反应釜硝基化合物应该有一百多公斤吧,爆炸威力绝对应该超过一颗155mm炮弹。他最后的意识是看到沉重的搅拌机击穿了车间上方十多厘米厚的水泥屋顶。被这样的爆炸波及不粉碎才怪。。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