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二章 狗咬狗与渔翁得利小说

第九十二章 狗咬狗与渔翁得利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5 20:20:16 作者:洗澡的兔子

“大家的心情老夫都去理解,但是这件事还得看陛下的决断,陛下所言也极有道理,桓氏族接掌荆州以来,总体来说还算尽心尽力,而如今氐秦大军大军压境,朝廷内部肯定要至诚合作,再说桓冲如何,起码,荆州兵也但是被桓氏统率着,这个时候处置方式桓冲,桓氏族会怎么想?王恭一时无言,谢安果然是老江湖,他提到的问题,是王恭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的。。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狗咬狗与渔翁得利》精选

“大家的心情老夫都理解,不过这件事还要看陛下的定夺,陛下所言也极有道理,桓氏一族执掌荆州以来,总体来说还算尽心尽力,如今氐秦大军压境,朝廷内部一定要精诚合作,不说桓冲如何,至少,荆州兵也还是被桓氏统领着,这个时候处置桓冲,桓氏一族会怎么想?”

谢安一张口,倒是把司马曜没好意思说出来的,全都说了。

王恭一时无言,谢安果然是老江湖,他提到的问题,是王恭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的。

当然了,他也根本就不屑去想。

总之,打压桓氏就对了。

“谢公所言极是,阿宁,你在谢公面前提及此事,是不是对陛下的决定不满?”

“这……这这……”

王恭结巴了,袁悦之的话就好像是一把利剑,直插他的心窝,让他根本无法回答。

古往今来,对皇帝不敬,质疑皇帝的决定,都是做大臣的大忌。虽然大晋的皇帝说了不算,日常都被权臣摆布。

但是对皇帝不敬,依然是一把好刀,只要有人愿意使用它,它依然可以成为质疑政敌的利器。

王恭慌了,现在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叫你多嘴,自己挖坑自己跳吧!

“谢公,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被抓住了把柄,但是王恭也不会坐以待毙,他结结巴巴的向谢安求救,谢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司马道子截了过去。

“阿宁,其实你也不必如此,那天在陛下面前提起此事的时候,你不是也不满吗?”

“现在这样说,我还要夸你一句始终如一了。”

阴阳怪气的,都是些什么人呐!

看着袁悦之和司马道子一唱一和,配合默契,王恭才突然意识到,现在,袁悦之现在已经彻底被司马家拉拢了过去,成为了他们的爪牙。他这位姻亲,早就被扔到了一边。

糊涂了,他怎么到今天才看出来,要是早点看出来,就不会在他们两人面前丢丑了。

王恭悔不当初,杵在原地,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怜巴巴的样子,谢安都禁不住怜爱他了。

“诸位别吵了,都是老夫的罪过,今日是老夫的生辰宴席,本来就不应该提起朝堂上的事。”

“阿宁,你也坐下吧,吃些好菜,都按照陛下的吩咐办就是了。”

好家伙!

这个老头子,挑了事,现在又冲出来装好人,司马道子静静的观察着谢安的一举一动,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姜还是老的辣。

他司马道子怎能让谢安把好处都占了。

端起酒壶,就给王恭满了一盏酒。

“阿宁,谢公不过是问问,你也太认真了,没什么大事,喝酒吧!”

王恭接过了酒盏,一饮而尽,虽然他早已看出司马道子也是竭尽全力的给他挖坑,但是这个时候能有人给他台阶下,再不接着就太不明智了。

相反,王恭现在对谢安很有些看法,怎么?

收了司马家的大礼,就看不上我王恭的礼物了吗?

所以才给我使绊子?

人没有自知之明,就是这样的表现,虽然谢安也是有意挑起事端,但是要不是他王恭非要不服气追问,事情也不会演变到这般地步。

王恭只知道埋怨别人,却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找问题,可以想见,日后王恭的下场绝不会好。

谢安白白出来维持局面,奈何人家王恭完全不领情,还把他恨上了,这还不说,在这个宴席上,还存在着更头疼的人。

那就是袁悦之无疑!

王家、谢家再加上司马家总归是世家大族之间的争斗,这种争斗带着一种惯性,不间断,却也时打时停,不会在一件事上纠缠个没完没了,一点体面都不讲。

袁悦之则不同,长期被几大世家压制,他早就已经受够了,现在他终于抓住了机会,找到了大腿,怎能不竭尽全力的扑腾。

菜还没有吃几口,谢安为众位大臣精心准备的糖糕,他都没有尝出滋味。

很快,他就想起了一个人,又是可以掀起风波的。

在谢安的主持下,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就连司马道子都开始抱着酒坛子不撒手了。

酒才是他最好的朋友,朝廷上的这些老奸贼,一个都靠不住。

袁悦之清了清喉咙,突然起身,来到了王恭的面前。

王恭看到他,立刻竖起了警戒,莫害我!

离我远点!

吃一堑长一智,王恭抓紧酒盏,坚决不给袁悦之挖坑的机会。

可惜,袁悦之一门心思的要搞事,岂是他王恭装傻就能躲得过的。

前一刻,袁悦之还在给王恭敬酒,下一刻,他又把话题捞了起来:“阿宁啊,你的那位老朋友王谧,现在也该到襄阳了吧。”

王阿宁这一口酒,要咽又咽不下去,卡在喉咙里,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你什么意思?”

“王谧的事情,与我何干?”

此刻王恭冤死了,王谧要投北府军,这件事从来也没和他提起过,他一拍屁股潇潇洒洒,留下可怜的王恭在朝廷受罪。

如果说这朝堂上的都是坏人,那他王谧也是大坏人里最坏的一个!

十恶不赦!

司马道子还没有说明白他的用意,王恭就已经在心里把王谧骂了十个来回。

王恭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紫,颜色变化的特别快,袁悦之看着他窘迫的样子,阴暗心理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当然与你有关系了!”

“王谧他不是你派到京口去的吗?”

“他无故未归,还自作主张去了襄阳,你不应该负责吗?”

王恭有苦说不出,气得头顶生稻草,脚底长脓疮。

真是奇了怪了,王谧他是个大活人,他做了错事,不是应该自己负责吗,干什么都要怪到他的头上。

“袁悦之,你要真是看不惯,大可等到王谧回来,找他算账,别来难为我!”

王恭指着袁悦之的鼻子骂,谁也不是好惹的,不就是打架吗?

谁怕谁?

大不了就在谢府较量出一个高低上下来!

就让谢安石做裁判!

场面再度混乱,司马道子抱着酒坛子,嘴巴乐开了花,好啊,吵起来啊!

司马道子是个坏事乐,哪里有乱子他就要往哪里钻,唯恐天下不乱。他巴不得几大世家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

最好你斗我,我斗你,斗个你死我活才好!

到时候,我司马家就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状态:连载
  • 类型:生活都市
  • 作者:洗澡的兔子

玖宵传 | 我有一个鼎 | 小小灰兔抱回家 | 债主 | 鸾啸 | 头狼 | 以汉为名 | 无限重生成神 | 钑龙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