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十四章 字压字小说

第七十四章 字压字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3 17:50:09 作者:无休又无止

我是个穿越者,这辈子叫周泰,这是个也可以修真的世界,是一个对我来说有些凄苦的世界。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可能会我了死了。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这辈子还能与前生一位历史人物同名,只记得我像是是三国之中的人物,怕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平凡普通人,镇压住忍不住这名字,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与前世一位历史人物同名,只记得好像是三国之中的人物,怕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镇压不住这名字,我给自己取了个小名叫阿蛮,没错,就是类似曹丞相的那个阿瞒。。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字压字》精选

我是个穿越者,这辈子叫周泰,这是个可以修仙的世界,也是一个对我来说有些悲苦的世界。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死了。

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还能与前世一位历史人物同名,只记得好像是三国之中的人物,怕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镇压不住这名字,我给自己取了个小名叫阿蛮,没错,就是类似曹丞相的那个阿瞒。

名字压名字,没毛病。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身为同时代的大手子之一,镇压小小周泰自然不在话下。至于周泰这名字都怕压不住,为何还敢背曹丞相的小名。

首先这只是小名,而且还换了个同音字,这里的语言发音不同,意思也已经变了,但是我自己懂就好了,其次,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同道中人,大人物都大气,他还说过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样大气磅礴的话,冥冥之中,保佑我这个飘落异响乡的灵魂不过份吧!

我本是无神论者,但是穿越这种事都发生了,颠覆了我的认识,原以为无数说笑的话语,真的会在自己身上发生,只不过发生的都不能发声了。

我怕有一天,我会默默无声的死去,可能我给无数穿越众丢脸了,奈何我只是个普通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怕默默的死去,写下此信,记录一直以来的磕磕绊绊,算是在这个陌生而孤单的世界留一缕痕迹吧。

我是个小时候有自杀倾向的小孩,我只是个普通人,如果不是五岁开始才逐渐觉醒前世记忆,我想整天胡思乱想的我,是学不会这里陌生而又奇怪的语言。

如果不是懵懵懂懂之中,活了好几年,我想我也根本就接受不了换了亲生父母这样的现实。

幼时的记忆中,最长久的记忆就是好饿,好饿。

虽然作物产量低下,但一对夫妻能养四个孩子,偶尔一顿饱饭应该是不难的,但我从没有过,或许是为了遇到灾年的时候,也能平稳的度过。

从手脚能动开始就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做牛做马,还不给吃饱,我想大约奴隶,也就这样的生活吧!见过世间繁华,又怎甘心这只是为活着而活着的人生。

想死又怕死,直到有小伙伴干活死掉之后,被如同小猫小狗一样的简单一埋,我才悟了。

没有措施的世界,孩子生的多,又没有供无限增长人口的资源,优胜劣汰,能吃的少,能干活的,还能活着的,才有价值。残忍,又不能说有错,所有人,这样世世代代,淘汰选择下来。

没人选择出去走走,没人选择改变,肚子的饥饿能让人放弃所有的远方。

没有所谓读书的机会,没有动物漫山遍野,没有鱼虾丰富的江河,没有能熟悉利用的任何东西,想给陌生的作物施点粪肥,反向效果,还几乎被打的没了半条命。

只是一个懦弱的普通人,将来可能很美好,但也只是可能,能用什么补偿这苦难的开端,意已决,用生命光辉的落幕,逃离这个世界。

就在一边努力感受还活着的感受,一边想着什么样的死法比较好的时候。

发现了强化点的存在,真好,一天一个强化点,后来还巧合的看到有修仙者飞过,让我知道这是一个可以修仙的世界。

修仙以后做什么,靠着人间极致美好的狂想,点燃对生的渴望。

有外挂了?多少上一世看过一些小说的我,想着只要能活下去,将来必成大器,但谁又想,大器可能有了,只是此大器非彼大器,更多的只是对无奈的坚韧。

一天一个强化点,每天感觉很美好,但当时只是感觉罢了。

就像前世,一天给一万块,美不美,但那是天地银行的一万块,不在一个地界,花不出去。

找到了所有能试的办法,都发现不了强化点了作用,最后才发现只能给身体加点,当时没发现加点的任何作用,但现在想来,如果没有强化点,我可能早已经死掉了,能让一个孩子在极度缺乏营养的时候,不是那种可怕的骨瘦如柴,只是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

强化点一定功不可没。

穷人得富贵病,当时都应该是得了厌食症,但为了活着,只能坚强。

要不凭什么比别人多卖了几两银子,我用我活着的努力,只是把自己的卖价提高了些。

你没看错,在十岁的时候,我被家里卖掉了。

在被卖的前几年,我都靠修仙的梦想活着,人不可以没有梦想,哪怕再遥不可及与不切实际。

有些人,专注一件事,可能会疯魔,我还好,只是有些自言自语,有点看起来像精神病,但不算病入膏肓。

我不懒,长大一些,可以帮家里任劳任怨干活,因为不会像小时候那么容易死了,但是,我就像一个知道自己能以后年薪千万的富豪一样,只差一个随时可能路过这里的老师,虽然机会微乎其微,但下田地,来了机会也容易错过,而且家里粮食够,大哥的饭量不断增加,自己永远是那半碗粥……

我曾用野草玩过命,幼小的时候,饿的急了,一些草根也吃过,也不管有毒还是没毒的,管它呢,天大地大,饿了,肚子最大。

死了,也没什么的。

想来后来得了厌食症,也和这个不无关系,直到后来身体可以加点了,就没在吃过草。

知道饱经风霜的脸有多恐怖么?加上营养不良,村中大多数人已经不是简单的难看了,不是黑种人那样简单的黑,比起来,简单的黑人都可以算作油头粉面了。

我不知道修仙看不看外表,但这是我能做的唯一的准备,如果什么都不做,心是空的,死寂般的空。

就像想上学的小孩,想要找一个好看的树枝当笔,哪怕真正上学的时候,这是用不到的,但是,梦想在卑微的时候,需要一个能撑起的希望,哪怕是一个一碰就会碎的泡沫。

各种植物汁叶,先简单的涂抹在胳膊上,几次之后,简单的确认,不会中毒过敏等不良反应,就往身上脸上涂抹。

不怕毁容么?死都不怕了,还担心那个!

我曾为羔羊,在十岁被卖给人贩子,被人提溜起来的那一刻,脑海中想的是,鸡鸭被杀,人体器官被贩卖的画面,跑不了,怕的要死,脑海中最终镇定下来的三个字是:还命吧。

人生到此无所谓,我至少做过很美很美的修仙梦。

不知为何会被卖为矿工,可能是平凡的长相相救?至今还有点想不明白,但是,起码干活能吃饱,才知道,原来吃饱后,加了强化点的普通人,身体素质远超常人。

我曾拦路抢劫或许只为一死,逃出矿山,身体几乎到了极限,草根树叶也再次尝试过,但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再流逝。

我相信世间善良,半死不活躺在路边等待被救,路途多险,人心难测,只能雪上加霜。

如果不是路过的都是一群一群的,人比较多,可能还会有人研究卖了自己。

或许放下仅剩的一点自尊,乞讨也能活,但也只是可能,如果还是死了,除了丢掉最后的自尊还剩下什么!剩下的是从始至终的失败,最后的余光都是尊严被践踏,不如一搏。

穷人会拼命,抢劫他们,最终一样是死,不但会死的难看,也不光彩。

抢劫富人,富人可能是会觉得麻烦,给些东西打发,毕竟越有钱,越不想有什么乱子和麻烦,能闹的有奶吃,基本通用。

当然也可能是护卫简单的给我来一刀,快速毙命,我幻想过,利刃划过身体,血光飞溅的场景,挺美。

至于能抢劫成功的可能,连站起来都要竭尽全力拿什么赢,虽然当时觉得有点希望,但现在想来,只是能站起来的精神支柱罢了。

不知道是出于同情还是什么,给了我钱银和食物,但对我来说,相当于救命之恩,如果可能,这个恩,无论如何是要还的,哪怕这条命再还回去。不但让我脱离了死亡,还有机会去追逐修仙的机会。

记忆中,那位夫人的身材真好。

其实当时可以跟着走的,自己做个极品家丁之类的,也许也是很好的。但修仙的执念啊,死了也就罢了,活着又怎么放弃的了,去当了家丁,困于一地,怎么寻找仙缘,又怎么还上这恩情。

要东行千万里,找离开低灵之地的方法前,曾试图寻找,寻求报恩,但最后放弃了,不是不想报恩,而是最后意识到,自己能拿出的东西太少太可怜,又拿什么报答?

识文断字之难,被人哄骗,磕磕绊绊。

我曾扔出强化点做的灵石,引人厮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毫无愧疚。

也曾盗人大量玉石,却寝食难安。

强抢算是本事,偷盗只是小人行径,如为生活所迫,那是属实无奈,但我却已经不是,所以哪怕麻烦一些,我也要还回去。

人和人不同,我心中舒坦就行,修仙不说修的多高多远,起码问心无愧,如果真要让我有愧,世间大多不值得。

感谢那位流云宗的好看仙子,是自己目前见到的最好看的女子,虽然她只是用了一个杂役的名额换了价值很高的小叶子,知道真相的时候,确实感觉有点黑,现在想想,给自己再好的东西,也保不住,也只是徒增麻烦。

此生最庆幸的事,就是那次热气球升空,也感谢当时失控,升上了高空,否则真的不会有与那位好看仙子见面的缘分,好可惜,连她的名字,现在还不知道。

如果没有见面,就算东行之路没有死,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升到练气九层,在低灵之地当个潇洒游侠般的存在,在那如同流云宗自留地一样的低灵之地,自己一旦某些事情闹的太大,估计流云宗修士就会对我出手,一飞剑将自己斩之,毕竟自己就如同困在人家鸡窝里的黄鼠狼一样,跑不掉。

我对那仙子有不健康的想法,但仙子是遥不可及的梦。

为何说东行不死,因为那是条没有希望的路。

孙老坑货说传说元婴可度,但流云宗中流传的消息是,穿越那里,比打上流云宗宗门祖师堂都难,而元婴修为,连流云宗宗门大阵都破不了,换句话说,就是连宗门都进不来。

不知道哪种说法是真的,也许都是假的,但大概率孙老坑货说的是假的,他的假话实在太多了,也不知道他说的那些话,有几句还是真的。

我现在来到流云宗两年了,练气五层修为,我渴望筑基,但打听到的所有消息,都让我感觉希望渺茫,才知道心性如张焕多,都不做太多设想。筑基法,基本没有流传,都被宗门掌控,就算抢来了,也没用,各个宗门都有自己的一套文字记法,彼此不通。散修筑基,宗门大派之人,皆可追杀……

至于入宗门……

普通底层大约连着十世寒门出贵子般的运气吧,才有可能。

修仙,世人皆可修,法不秘传,岂不人人可登天。

人有私心,修仙者之私心更甚。

我不知道将来如何,据说筑基就有二百年的寿命,到达筑基九层有三百年,如果有机会,我不会放过的……

写这些,只是抒发下心中的闷气。我也不怕别人发现,先不说宗门大阵能隔断各处神识之类的探查,我写在纸上的字,是前世的文字,谁能认识?欺负人,在文字上加秘,我也能!

最最重要的是,纸张不够,也为了安全,我是纸上写上一些文字,满了之后,在字上再写字,字压字,此刻这纸上只是黑乎乎的一片墨汁。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回去……好想好想的……

在木屋之中,周泰拿起这几乎被墨汁全部染黑的白纸,甩了甩上面的墨汁,然后用油灯的火焰烧了。

对没错,烧了。

这是前世流传的一种古老通信方法,周泰也不知道灵不灵。

也不知道有没有鬼能看见?看见了,看不看得懂?他就不给上一世的祖先写了,看到他这么惨,太不好,而且也估计可能不会认这祖孙了!

这是写给鬼的第十封信。

一天一个强化点

一天一个强化点

  • 状态:连载
  • 类型:生活都市
  • 作者:无休又无止

怀着修真五百年,肆无忌惮人生的质朴梦想。从泥泞中一步一步走出来:凡人小矿工,练气期小透明的,筑基期小门卫……一直到……渡劫期大穿行,横行天下。从卑贱如荒草到散发出光芒,最后照映世间!手指画圈,装备强到逆天。凡夫俗子修真,没挂怎么行,再次穿越修真界,晚上一个加强点。本是普普通通凡人,后期争扎求存,修真路漫漫,愿世界温柔如水以待。(评论区,群魔乱舞,各位道友也没大圆满期及以上修为境界,慎入,据传神农进去的吸了第口气就死了!)清河县周家村。。

绞明 | 红颜送行者 | 伏龙曲 | 易水寒桃源篇 | 华娱之巨星崛起 | 老师好 | 梦幻西游大玩家 | 无限关爱有限责任 | 都市之战神无双 | 都市之万世丹尊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