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2章 泼天大漏小说

第12章 泼天大漏小说

发表时间:2021-04-28 18:52:11 作者:山高水流

鸾凤街,玉器市场上,人头涌涌。而在这群人中,又有一小堆扎堆儿在一起的摊贩。周诚的一番言论,语气笃定,众人难免会一阵咂舌。本就在气头上的赵成春闻言,立即喝斥道:“黄毛而在这群人中,又有一小堆扎堆在一起的摊贩。。

>>>《我能提炼古董》章节目录<<<


《第12章 泼天大漏》精选

鸾凤街,玉器市场上,人头攒动。

而在这群人中,又有一小堆扎堆在一起的摊贩。

周诚的一番言论,语气笃定,众人难免一阵咂舌。

本就在气头上的赵成春闻言,当即呵斥道:“黄毛小儿,信口雌黄!”

“乡野村夫,误人子弟!”

周诚毫不客气的反驳,使得赵成春气得暴跳如雷。

“隋朝时期龙凤纹玉佩,青白玉材质,典型汉朝风格,其上雕刻龙凤纹,内环龙形姿态昂扬,曲线优美,外环勾勒凤形,婀娜多姿,凸显出古代男尊地位,线刻与镂雕技艺相结合,使得龙凤双形互不牵扰却又融合交接,是为珍品。”

“雕刻者,何通,为隋文帝庆寿所制,后流落民间。”

听到脑中声音结尾的话,周诚突然愣了一下,之前两次,冰冷声音都不会解释东西的来历,但这一次,不仅说出了制作者的名字,甚至还说出了用途?

进化了?

“好好好,既然你辱我误人子弟,那你倒是说说,这玉佩凭什么是隋朝年间玉佩?”

“隋朝年间,有位玉雕大师,名叫何通!”

周诚环顾四周,声音平淡:“大家可能不知道何通是谁,不过没关系,赵专家应该知道另一个人的名字。”

赵成春冷哼一声:“谁?”

“何稠,隋文帝时期,历任御府监、太府丞、守太府卿兼领少府监,曾助隋炀帝攻高丽,两天而建桥渡水,还设计制造“行殿”及“六合城”,隋末时期,又任工部尚书,两次!”

说到这里,周诚刻意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位大人物,他父亲就叫何通,而《隋书》一文中曾有记载,何通,善斫玉!”

若是没有脑子里那个声音的帮助,周诚的确可能不如赵成春,但在现在,十个赵成春绑起来都算不得什么。

瞥了旁边的余正德一眼,周诚不屑遮掩脸上的讥讽,再加上一百个余正德也不当事。

“就算你能说出花儿来,它终究是仿品,是假的!”

余正德指着赵成春道:“赵专家可是省与文化博物馆的鉴定大师,他已经明说这块玉佩毫无价值,你想说赵专家打眼了?”

被余正德这么一提,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周诚指肚停在玉佩一边,笑呵呵道:“谁说专家就不能看走眼的?就连我老师,也曾放言有打眼的时候,这位算什么东西?”

“你……”

赵成春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更何况羞辱自己的还是老仇家的徒弟,一时间,心中怒火好似火山喷发一般。

“你说这玉佩是何通所制,怎么证明?”

周诚稍稍咧嘴,等你说这句话好久了。

“从古至今,但凡大师都有在自己的作品上留下字号的习惯,而何通也不例外,何通,何稠之父,字,云来。”

周诚从钱老六摊位上翻出一盒印泥,而后沾了一点,在白纸上轻轻滚动。

玉佩抬起后,白纸上,出现几道类似于云纹一般的纹路,接着,周诚又找来笔沿着纹路描了一遍。

云来二字顿时呈现,白纸黑字,显得分外刺眼。

赵成春见状,一口气差点被提上来,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赵专家还有什么疑问?不妨一并问出来”

周诚把玩着玉佩,脸上笑意浓郁:“如果没有的话,那就麻烦余老板把我的手串拿过来吧?”

看了看说不出话的赵成春,余正德像是被车重重撞了一下后,好半天都喘不过气,钱老六直接走出摊子,大手一划,手里立即多了串包浆温润,宝光十足的手串。

“我的手……”

“不好意思,是我的手串。”

顺势接过黄花梨木手串,往手上一套,周诚脸上笑容灿烂:“谢谢余老板送宝了。”

好半晌之后,余正德才缓过来气,咬牙道:“姓周的,我跟你势不两立!”

周诚故意抬起戴着手串的右手,挥手道:“慢走,不送,欢迎余老板继续打赌!”

赵成春瞥了一眼纸上的“云来”二字,重重哼了一声,同样甩袖离去。

至于那位苏姓中年人,深深看了主角一眼后,紧接着缓步离开。

周诚笑呵呵的目送几人离去,右手摸着黄花梨木的珠子,眼神中带着些许惊疑。

而摊子周围,没了三人在场,周围的议论声便不再压抑。

“我记得上一次鸾凤街出现隋唐玉佩还是半年前吧?”

“那块玉佩能跟这块比?龙凤纹,放在古代,这样的物件谁敢戴?”

“何通是何稠的父亲,何稠又是隋文帝的亲信,你们说,这东西会不会是何通借由何稠之手送给隋文帝的?”

“有这个可能,那这么说算下来,这东西算是宫廷物件了?”

“隋朝玉佩,起步二十个数,加上何通的字号,至少再加十个数,又是龙凤纹,还可能是隋文帝用过的物件,再翻一番。”

说话那人算完一遍又看向钱老六:“钱老板,人家花多少钱从你这儿拿的货来着?”

钱老六不耐烦的挥手道:“滚滚滚,老子正烦着呢。”

周围人顿时哈哈大笑。

“两千块买的东西,没半个小时就成了六十万,啧啧,可是天大的漏啊!”

众人的语气中,无不透着浓浓的羡慕,但嫉妒与恨者倒不多见,哪怕是钱老六,后悔归后悔,但退钱不卖的话,却半句都没有提及。

每个行当都有每个行当的规矩,古董行当便是如此,一手钱一手货,银货两讫,买家和卖家就没了关系。

不管是买家打了眼拿了新货,还是卖家失察走了宝,那都是自己的问题,说破天都没人搭理。

注意到周诚原地发愣,钱老六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小子可以啊,捡一漏还买一送一的?”

“还行还行。”

周诚乐呵呵的应声,毕竟何通的这枚玉佩还是从钱老六摊子上捡得漏。

瞥了钱老六双手一眼,周诚浅浅的笑着:“钱老哥也挺不错的,这手法,又快又准。”

钱老六愣了一下,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般一般。”

注意到周围看过来的目光,钱老六一口唾沫砸到地上,拔高声音道:“周小哥,既然你捡了漏,我也没啥好说的,就是以后有人问起,你能不能多说一句,是从我钱半斤的摊子上拿的?”

“可以啊。”

周诚收起玉佩,笑呵呵道:“当然没问题。”

钱老六眼前一亮,顿时搓着手嘿嘿笑了起来。

周诚抬手指了指钱老六宝贝盒里的一只玉杯,轻笑道:“你把这东西送我,我保管逢人就说是从你这儿拿的货。”

沿着周诚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钱老六直接一把抄起玉杯:“没得商量!”

听着周诚这话,周围人瞬间一阵骚动。

“钱老六,那只玉杯我出五千收了!”

“钱老板,我出八千!”

“你别听他们俩胡说,钱老哥,我出一万,一万块,你把那个杯子卖我。”

钱老六双手护着杯子,眼睛瞪得好似铜铃:“滚滚滚,不卖!”

我能提炼古董

我能提炼古董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短篇美文
  • 作者:山高水流

一次出乎意料,周诚获了匪夷所思的能力,无物不识,无物荡然无存。自此,千金小姐、大家闺秀、绝艳女星争相呼啸而来。不知不觉中,他身陷谜团,各方势力执棋,棋子却仅有他一个。“我待客厅里人声鼎沸,所有人脸上笑容洋溢,齐齐恭贺主位上那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年人。。

最新小说

更多

灵缘界 | 我的冰山女总裁 | 试婚不是婚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天命修罗 | 悲剧发生前 | 韩信点兵 | 太古至尊神婿 | 罗马尼亚雄鹰 | 夫人肯认错了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