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伊甸小说

第九章 伊甸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26 21:56:56 作者:小黑羊Sean

我拾掇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用纱布将自己的缝合处包裹住。“司机,大麻烦带我去前段时间的一家宝石交易所。”“小姐你好,请问您需什么帮组呢?”“我这里有一颗鸽血红红宝石,你们也可以专业鉴定一下真假。”我拉大身后的背包,从玻璃罐中取出来一颗宝石放到了柜台上。““司机,麻烦带我去最近的一家宝石交易所。”。

>>>《伊甸园苹果树》章节目录<<<


《第九章 伊甸》精选

我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用纱布将自己的缝合处包裹住。

“司机,麻烦带我去最近的一家宝石交易所。”

“小姐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呢?”

“我这里有一颗鸽血红红宝石,你们可以鉴定一下真假。”我拉开身后的背包,从玻璃罐中取出一颗宝石放在了柜台上。

“您先稍等一下,我现在就把宝石送去鉴定师那边。”

白釉瓷杯中滚烫的咖啡正冒着缕缕香气,我喝了一口,却觉得差点什么,似乎是少了些红茶的醇厚。我拉开背包的拉链,看着那装满了整整一玻璃罐的红宝石陷入了沉思。

“小谭文,你喜欢宝石吗?”

“我?我不太了解……”

“唉……那就让你长长见识!”

一大罐盈盈闪烁的红宝石正装在玻璃罐中,闪耀着令人沉醉的光。

“这些……都是真的宝石?”

Sean笑笑,颇有几分骄傲地把那玻璃罐放在了桌上,“当然,这些都是出自缅甸的鸽血红红宝石,那里是全球红宝石最好的产地,你仔细看这些宝石,里面会有丝丝蓝色,收藏家们都说这是鸽血红的共性,红色中或多或少带有着蓝色的记忆。”

“这么珍贵的宝石,你怎么会有这么多?”

Sean惊呼了一声,似乎是在质疑我的大惊小怪,“我这么有钱,收藏点这个东西也不足为奇吧?”

“你说得也对……”

“其实呢,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这款宝石,所以从小到大,只要有碰上它的拍卖会,我都会竭尽所能把它们拍下来,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了。”

说着他突然将那玻璃瓶推向了我。

“从今天开始,你帮我保管它们吧。”

我不可思议地看着Sean,“不不不,它们太珍贵了,怎么能让我保管?”

“我相信你。”Sean定定的看着我。“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借口可以留下你。你是不是已经打算辞职离开我了?”

“……”

Sean拉开我的手掌心,将那罐子稳稳放在我的手中。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透过玻璃罐再反射到宝石的切割面上,一大片莹莹的红色折射出荡漾的红海,丝丝蓝点仿佛长长的丝绸,蓝色与红色交叠,本应该是无尽的光彩,却慢慢越变越黑,倒映在我的眼中,渲染出极致的黑暗。

“谭文,我预支了你大半年的工资,你还不能离开我。”

“小姐您好,我们这边鉴定师已经做出审查,您的这颗红宝石是出自缅甸的鸽血红红宝石,品相极好,请问您打算要售出吗?我们交易所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

我拿起盒子中的红宝石,捧在手心中。天鹅绒一般的质感,确实美艳动人。

“我要出手。”

“成交。”

“Sean,你有那么多红宝石,为什么不先卖掉一两颗来救急?”

他甩了甩酸痛的右手,继续写着自己的新书。“不到万不得已的那天,我绝不会去动那些宝石。它们每一颗都像是我心脏的一部分,我不想将我的心脏卖给别人。”

“Sean,你有这样的才华,为什么总去迎合市场去写那种情情爱爱的题材呢,考虑一下转型吧,说不定剖析人性的题材能帮助你走到更高的位置。”

他犹豫地看着我,“突然换风格,我的读者会不会不太适应?”

“你要相信你的才华,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天才。”

“Sean,一会签售会上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好好和读者沟通。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饮料,喝一口再上去吧。”

“Sean,你怎么能在签售会上那么失态呢?一切都被你搞砸了。”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突然觉得很难受,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好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了。”

“Sean,祝贺你新书完稿,喝杯水休息休息吧。”

“谭文,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们……”

他捧着手上的杯子,像是在斟酌什么,“明天我们去宝石交易所吧?”

“嗯?”

“我想要卖掉一两颗红宝石,然后带你去伊甸园。本来就答应过你的,但是没想到出了这么多事,我不想一直拖下去,这周我们就动身吧!”

“……”

Sean一边说着话,一边软软地倒在了桌上,“我的头好晕,怎么……”

我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逐渐瘫软。

“Sean,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你总是明目张胆,大张旗鼓显摆自己拥有的,你总是无所顾忌,针针见血戳伤我的自尊,你以为你每次送给我新裙子我会很开心吗?不,我最讨厌你点评我的服饰、妆容,你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不是……我不是…”药效逐渐发作,Sean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我用手蒙住他的眼睛,将尖利的刀刃握在另一只手上,在他彻底沉睡的瞬间,我面无表情的用尖刀划破他脖颈的动脉,鲜血向外喷洒着。

“原本我已经打算要辞职离开了,你不该拿出红宝石来引狼入室的,Sean。睡吧,睡着了就再也不会开口了,再也不会有恶毒的话从这张嘴里出来了。”

我去银行兑换好宝石的支票,账户里那一长串的数字让我感到格外的安心。接着我订好了机票,直到安检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拦住我,

“小姐,打火机不能带上飞机。”

我搜罗了一下,翻出背包里的打火机,还有半盒香烟。奇怪,我以为这些都丢在B市,原来是被我带着吗?

我将打火机丢进了违规物品箱中,准备收起香烟的刹那又想起来,“我是不吸烟的。更何况,吸烟的人已经不在了。”下一秒香烟被一同丢弃到了垃圾桶内。

皑皑云层将村庄掩埋在了山脉的深处,大山环绕着村庄,像一座天然的牢笼。

我抱着手上的那本画册,新鲜的翻过来,翻过去,怎么也看不够。

“阿武哥哥,这上面的图片,是哪里的啊?”

他推开自己身边砍了一半的木头,向我这边探寻来目光。

“文文,这是圣经故事的插图,这是伊甸园。”

我懵懵应了几声,贪婪的目光怎么都移不开那张图片,

“哥哥,你看——”

“这上面的小人,都是卷发,这棵树比他们大那么多。树上有好多果子,不像村子里的那么瘪。”

刘武握着手上的斧头,继续劈着柴火。

“那是外国人,你好好读书,以后也有机会出国。”

“一定!到时候哥哥你跟我一起去!”

我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狂躁的大喊声。

“谭文!快点回家!家里的事还一大堆没做完呢!死哪去了?!”

我对着门外撇了撇嘴,又冲着刘武摆了一个鬼脸。

“我得回去做家务了。”

“等等文文,你不是喜欢那本画册吗?喜欢的话你就拿回家吧。”

我看了眼那本图画书,恋恋不舍的移回了自己的目光。

“算了……拿回家,我怕又要被骂了。”

我拉开那扇绿色的生锈的小铁门跳出了门槛,冲刘武挥了挥手道别。

“等下次,下次我来找哥哥你玩的时候再看。”

“老师,我这个分数,是不是可以去市里读大学!”

“能去A市呀!谭文,你打算报什么专业?”

“我想读文学类的……”

“谭文,不怪我跟你说,还是报考一些有助学金的专业吧,你看这个药剂学就是全额,而且回来开个诊所,也好就业。”

“嗯……”

“听老师的,哈!老师肯定不会害你!”

“谭文!你的邮件!”

我接过那红红的录取通知书,开心的快要飞起来。

“阿武哥哥!看!我考上大学了!”

深深的荆条绑在刘武的背上,棕色的荆条几乎将他掩埋在村落的暮色之中。

“恭喜你啊文文!你真棒!”他大咧咧地笑着,“这样你就可以走出这村子了!”

我攥着手中薄薄的纸,往家里狂奔,却停在门前:

“谭文快毕业了吧。”

“就今天,等她回来商量商量。”

“那是个好人家,不用商量,再说了,咱们儿子以后不得读大学?那家给好大一笔聘礼呢。”

“也是,咱们日子也好过点。”

我恨恨地将手中地纸叠好塞进口袋,眼里噙满了泪水。

“不……不!我不要嫁人!”

屋子里的男女似是被我的大喊吓了一跳,但震惊只在他们的眼中停留了一秒,随后他们的脸变得模糊,他们的眼神变得无比空洞,深不见底,他们的嘴巴变成了深渊,妄图将我整个吞噬,我感觉我快要成为一袋普通的肥料,成为山村新一轮的血液。

我努力地向外跑,一次一次跑,一次一次被抓回来。直到男人的耐心被磨碎,他将我关进了狗窝里。

一层层用铁网围住,绕着一圈圈的锁链。

我匍匐在狗窝内,依旧不肯死心,用指尖拼命抠着那木料和铁钉。纵然十指已经全部血迹斑斑,皮开肉绽,我也绝不妥协。

夜深人静之际,一个小小的声音传来。

“文文,你在里面吗?”

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拼命压制着喉咙处的哽咽,小声回应着刘武:“哥哥,我在这,救我……”

隔着那层铁网,我看见了刘武模糊的身影,他看见我的那刻几乎当场摔倒在地,“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

他把手伸进铁网,我握住他的手,然后他勾住我的小指承诺道:“别怕,我想办法救你出来。”

就在他准备要撬开铁网,拿来工具的时候,一声尖锐的狗叫打破了寂静,冰冷的火苗出现在他的身后。

“谁!?”

不远处的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刘武吓了一跳,忙丢掉手中的工具,顿时一阵乒呤乓啷,“他妈的,谁家的小兔崽子!?快滚!不然弄死你!”

刘武震惊地后退,然后跌跌撞撞跑开了,我望着他的背影,痛苦的哀嚎:“哥哥……别走!”

他似是听见了,却只短暂回给我了一个眼神,那当中有太多复杂的情绪——抱歉、软弱、愧疚、逃避。

无边的夜色中滚烫的星火逼近,烧焦地柴火味熏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被大人们从狗窝里拽出来,而后狠狠摔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嗡嗡作响的耳鸣声让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到那张嘴又开又合。

他们的模样在我的视野中逐渐模糊,越来越扭曲。不像人类的五官,而像是拥有锋利獠牙要吞噬我的兽。这一切的幻觉不断缠绕着我,直到他们拿来了一把斧头,将我按倒在路边。

“为了让你知道听话,也为了让你能够记住这个教训,别怪我们。”

锋利的刀刃如切菜一般轻易,我看着自己的半截小指就这样与我的身体分离,剧烈的疼痛和无边的黑暗一同袭来。

年近五十的男人在我身上耸动着,一边骂着“死丫头,养你不是让你勾引其他男人的。”

“今天我就先验验货,你这个脏货!”

十几秒后他猛然颤抖着,然后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

“真没劲,他妈的。”

白日沉沉,黑暗无边。

我还是被送到了那户人家,然后被拴上了镣铐,被锁在了暗无天日地屋内。三天没有进食饮水,我终于撑不住了,跪倒在我的“丈夫”面前,拉着他的裤腿,像条摇尾乞怜地流浪狗。

“给我一点吃的吧。”

“给我喝口水吧。”

“求你了。”

男人看着我“啧”了一声,而后踢开我的手,他嘴上叼着一根烟,将锁着我的镣铐打开。

“想吃东西就自己做!”

“娶你回来不是当吉祥物的,一家老小等着你伺候呢,赶紧做饭去!”

我怯怯应声,在他的监视中走去了菜园。

辣椒……菠菜……芸豆……

太好了,这是我想要的东西。

我端着那些东西走进厨房里,将蔬菜淘洗干净切好,正准备开始炒菜,脚下一个不稳跌落了一个盘子。

我的“丈夫”上来狠狠踢了我几脚,一边嘴上不干净的骂着:“做个饭都他妈能把东西摔了?真他妈地废物,滚滚滚!”

他又重新把我推进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小屋里。

我靠在冰冷的墙面上,看着发黄地屋顶,因为干渴而浮起白皮的嘴唇,只能一次次用舌尖舔着,抹上些许可怜的水分。

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阳光炙烤着大地,厨房传来一阵叮铃咣啷的声音。我面无表情的望着天空,突然开始放肆地大笑起来,直到眼泪都流出来。

娶我回来的这家人因为食物中毒而集体死亡。而我因为不吃不喝被锁在屋里躲过了一劫。家里人来接我的那天,男人女人看我皆是一脸的晦气,趁他们都万分疲惫的一天,我偷拿着自己的身份证,通知书和存下来的一点零花钱,连夜跑出了这座大山。

夜晚树林中的树木好似鬼怪,张牙舞爪。

在那片有着浓浓月色的黑暗中,我紧紧握着自己的所有物,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和残存的意志,一刻也不曾停止,直到破晓,我被一块石头绊倒,咕噜噜从一个斜坡滚了下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我正躺在公路边,不时有来往的车辆和人员。人间还是那个人间,落在我眼中的却不是那个样子了。

我坐在机场的等候大厅里,看着人群来来往往,一时间陷入了沉沉的回忆。每个人的脸好像是清晰的,又好像是模糊的。

飞机上,我将自己的安全带系好,看着窗外空荡荡的机场,我突然想起了大半年前最后的那个夜晚。

那晚刘武从外面回到家中,他看到桌上摆放的菜刀和正在燃烧的香烟,扔下手中的宵夜立马冲上来把这些东西推开。

“文文!你怎么又自残了?!”

他急匆匆撩开我的袖子,在看见那满目恐怖的伤痕时几乎不忍直视,仿佛痛在他的身上。

“我求求你……别再这样对待自己了。”

他从自己的衣服内拿出一个塑料袋,手指颤抖着将它打开,里面是一叠厚厚的红钞,“今天我在酒吧工作的时候答应陪一个阔绰的顾客玩,你看,我拿到了一万块。”

“你相信我,我会很快赚钱,很快我就带你离开这。”

“我们去国外,去你想去的地方!”

刘武像是一根垂坠的荆条,他所有绷直的瞬间,皆是为了我。

我木然的看着他。

“哥哥,我已经记不得你的模样了。我眼里,你是陆旷的脸。”

“没关系……没关系。”

他强忍着眼泪,露出一个笑容,却是无尽的苦涩。

“只要你好,我怎样都可以。”

“文文,国外的医疗水平高,到时候我带你去看医生,治好你所有的病。”

“嗯,好。”

我张开手臂,像是要拥抱他。

刘武半跪在地上,将我紧紧拥在怀里。

“阿武哥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小指也断了半截吗?”

“为了惩罚我自己。为了经历和你一样的痛。为了让我永远记得那一次的错误。文文,我会用一生来弥补你。对不起。”

我靠在刘武的耳边,轻笑了一声,“最近一段时间,我一个人呆在家里,想了很多。我在想,写一个故事好难,写一个好的故事更难。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故事好看,还能别人信服。我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想到一个版本,又想到另一个版本。最后我终于明白,一个故事要好看,必须要有一个坏人,和一个好人。”

“刘武,替我揽下所有的罪责吧。这样我就可以做一个好人了。”

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从他的后背直直插入了心脏。

我握着刀的手上,温热的鲜血砸在我的手上、手指上,我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着,强烈的痛苦从心中的某一处开始生根发芽,我努力仰起头,不让自己哭出来。

“哥哥……我原谅你了。”

飞机在一声轰鸣中展开机翼,飞上了蓝天。我感到眩晕,想要呕吐,小指久违的开始疼痛,看来是身体开始产生排异。

我张开手指,在玻璃窗上一字一句地写下那个人的名字。

就像那日的夕阳暮色,在Sean的注视下,我念出的那段终章:

“她伸出手指,在树干上写出他的名字。那枝干吸收了她的养分,结出鲜艳的果,他的名字仿佛从未存在。而她望着那终于到达的伊甸园,她知道,她终于获得了自由。”

伊甸园苹果树

伊甸园苹果树

  • 状态:完本
  • 类型:生活都市
  • 作者:小黑羊Sean

谭文与心爱的男孩陆旷在一起的日子但是艰苦,她却依旧深爱着这个饱含艺术气息的少年,一直到她意外发现了一个秘密,两个人的关系突然逐步转变......十一点整,我捏着完成了一半的文件朝工作台走去,“订书器…订书器…”,我把书稿竖起来,在桌面上碰碰,确认整齐了才按下订书器,“啪嗒”,里面的书钉突然卡住了,手里的那叠“作品”盖上了难看的金属印和难看的小孔,那个小孔化作魔鬼的独眼,逐渐变得黝黑而扭曲,急速化为了一个黑洞,就快要将我吸进去。烦,烦透了,倒霉透了,一切都太糟糕了。我把文件丢进垃圾桶,它们坠落的时候,时间好似变慢了一般,整齐的一叠白纸慢慢旋出了差异,在通往它们的地狱那程,苍白的表皮才终于绽开笑容,它们的笑声越来越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纸的口中溅出唾沫,那是未干透的油墨,附着一种奇特的香气。我开始走神,这个味道比起最近同事们谈论的那款名牌香水的墨香,又差得了多少?可能差距就是价格的十倍至十五倍吧。价格,钱,一旦牵扯到金钱,所有的浪漫恣意就瞬间变为了隔夜忘记放进冰箱的鱼肉,腥臭非常。。

最新小说

更多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我有一个鼎 | 本周恋爱中 | 沧海默浮生劫 |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 | 妖孽狂医 | 最是无爱无恨解云端 | 我的物品能升级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电竞大神来solo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