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受罚小说

第七章 受罚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25 18:46:07 作者:今天不下凡

宋家祠堂,每到主子们犯了错都是跪在这等着家法侍候的。芸大太太赶往的时候看见了四公子和五小姐了跪在蒲团上了。宋延松发着怒,看见宋皖池一身男装更为不高兴了,“你先说你,成何体统!还有也没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你这穿的是什么是什么!”宋皖池跪在地上也芸姨娘赶到的时候看见四公子和五小姐已经跪在蒲团上了。。

>>>《归雁南飞》章节目录<<<


《第七章 受罚》精选

宋家祠堂,每逢主子们犯了错都是跪在这等着家法伺候的。

芸姨娘赶到的时候看见四公子和五小姐已经跪在蒲团上了。

宋延松发着怒,看到宋皖池一身男装更加生气了,“你说说你,成何体统!还有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你这穿的是什么是什么!”

宋皖池跪在地上也不敢吭声。

宋延松随即又看向宋崇礼,“还有你!你一个当哥哥的!怎么也随着你妹妹一起胡闹呢!都说说这些天都去干嘛了!”

宋崇礼闭口不言,宋延松怒气更盛,拿起案边的藤条就抽了过去。

宋皖池见状护了上去,“爹爹你别打四哥哥了!是我要四哥哥带我去国子监的!”

宋延松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什么?国子监?你是跟着你四哥哥去了国子监?”

气的他来回踱步,撸起袖子拿藤条指着宋皖池怒斥,“宋皖池!你把手给我伸出来!”

宋崇礼见父亲盛怒,开口求情,“不要啊!”

宋皖池按住了他,乖乖的伸出手。

藤条啪嗒啪嗒的打在白嫩的手心上,一条条鲜红的印子触目惊心。

宋皖池没能忍住疼得哇哇的哭喊着,“爹!女儿错了!女儿不敢了!呜~疼~”

藤条还没停下,看得一旁的芸姨娘母女心中酸爽,还在旁添油加醋的说着,“诶哟,这姑娘家家的私自跑去那种男人堆里像什么话呀!这得亏是让我们皖晴发现的早!不然传言出去,还以为我们国公府的小姐个个都这么…不懂规矩呢!”

芸姨娘原本要说的那句不知羞耻还是咽了回去。

宋延松俨然已经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一边抽着藤条一边怒骂,“我看你这张脸面都不要了,还要这双手作甚!国子监!那么多男人,你一个闺阁女子跑去那种地方!你!你是要气死为父啊!”

再也忍不住疼痛的宋皖池此刻也爆发出来了,“那你就打死女儿吧!”

一向乖巧的女儿突然跟自己顶嘴,宋延松停下了手中的藤条,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下一刻宋皖池又变回那个温顺的女儿,委屈巴巴说哭诉着,“爹爹,女儿只是羡慕四哥哥…您和大哥。你们都这么厉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在朝堂上能评断天下事,在战场上还能沙场秋点兵。还有母亲,不仅饱读诗书还精通兵法…只有池儿成日里只会些女红、女戒这些。我就想着跟四哥哥去国子监见识见识…我这几日扮作书童没有人注意到我的!”

宋延松听五丫头这番说辞,气倒是顺了些。

宋皖池见有转机,拉着父亲的衣角,“爹爹!女儿真的知道错了!原本也是跟四哥哥说的就去三日!女儿就是想着要是懂得比别家小姐多些也能给咱们国公府多挣些脸面…”

宋皖池太知道父亲在乎的是什么了,国公府的颜面就是他最在意的事。

果然不出所料,父亲已经不再像刚刚那般盛怒了,长叹一声,“既然没被人发现这件事就不再追究了!但还是要小惩大戒的!今晚你就跪在这祠堂好好反省反省吧!”

宋皖池乖乖点头。宋延松又看向宋崇礼,“还有你!把手臂伸出来!不要以为你就没有责任!纵然着她胡闹你也当罚!”

宋崇礼挽起衣袖,双手握拳向前伸直,露出一截紧实的手臂。

宋延松刚要抽下的藤条被宋皖池一把抓在了手心,“爹爹不行啊!您不能这个时候打四哥哥!马上就是春闱了,若把四哥哥的手打坏了那我们国公府就少了个状元郎了!”

宋延松一听还有些懵,“什么状元郎?”

宋皖池说道,“四哥哥自幼谦虚从不跟我们炫耀,我也是这几日去了国子监才知道,四哥哥的文采比起那些同窗高出了不知多少!就连学正也说此次春闱四哥哥金榜题名是十拿九稳的事了!”

宋延松一听这话立刻转怒为喜,扶着宋崇礼就起了身,“此话当真?学正真是这么说的?”

宋崇礼点了点头,“学正是曾说过。”

宋延松立刻笑意盈盈,好似四郎已经高中状元了一般。

“诶呀!好啊好啊!我们宋家,好几代没有出过状元了!好孩子!给爹爹争口气!让大伙都看看我宋延松的儿子那也是金科状元的料子!”

宋崇礼点点头,“孩儿一定努力不负所望!”

悄悄拉了拉五妹妹的胳膊示意让她站起来,“孩儿今日还有学正交代的功课未完成…”

宋延松还沉浸在即将有个状元儿子的喜悦中,“啊!那赶紧去书房温书吧!让小厨房备些夜宵啊!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啊!”

宋崇礼拉着宋皖池就往外走,“父亲!那我们就走了啊!”

宋延松这会儿心情大好,也不记得刚刚五丫头罚跪的事了,挥着手,“去吧去吧!诶,也要记得劳逸结合啊!不要累坏了身子!”

今夜这场闹剧终于算是结束了…

…………

天朗气清,青白色的高墙挡住了午后耀眼的光芒。高墙内的竹林随风摇曳,竹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少年公子一身冰蓝色锦服,腰间束着玄青色宽边锦带。

只见他手持长剑,游龙穿梭,行走四身。剑若霜雪,周身银辉,剑气所指之处一片飘落的竹叶瞬间被划成两瓣。

身后传来一个娇俏的女声,“三哥哥好剑法!”

赵璟年收起剑锋,回头见来人是南嘉县主。

把剑丢给一旁的阿衡,请南嘉县主坐到旁边的石椅上。

“南嘉来了啊!”赵璟年不慌不忙的给南嘉县主沏上一杯香茗,“奕王府上下可都安好?”

南嘉县主看着眼前的男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目如朗星却总是像笼着一层薄雾,让人捉摸不透。唇色如樱,似笑非笑间早已让人看的三魂丢了七魄。

“南嘉?”

南嘉县主上次见到赵璟年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这次再见竟比记忆中样子的更加神俊。

饶是在长公主府中见惯了美男子的南嘉都有些惊慌失措了。

赵璟年唤上一声,她才察觉到是自己失态了,玉盘似得脸上泛起了朵朵红晕。

南嘉摸着耳垂,掩饰着内心的悸动,“许久未见…有劳三哥哥挂心了!府上一切都好。”

赵璟年浅笑,“那就好!今日怎么想起来我这晴雪园了?”

南嘉从宽袖中取出一封信,“父王给你写的信!”

赵璟年眼眸中闪过一丝犹疑,接过信笺也不忙着打开,轻声试探着,“南嘉今日来可还有旁的人知道?”

南嘉摇摇头,“不知道!其实我爹爹也是不知道的。我是看到爹爹身边的疾风今早从爹爹书房出来就往城北去了。想着兴许是来找你的,就偷偷跟着来了。”

赵璟年微微抬眸,又给南嘉县主的茶盏里续上了杯茶水,徐徐问道,“那疾风人呢?”

南嘉歪着头,“嗯…可能在你后院门口睡着了吧……”

赵璟年苦笑,转头跟阿衡吩咐,“去看看,把疾风抬进来吧。”

又看着一脸顽皮的南嘉县主,“疾风真是可怜啊!中了长风道长特制给南嘉县主的迷药,恐怕得在我这晴雪园睡上三天三夜了!”

南嘉双手捧着脸,俏皮的问道,“那不如等疾风醒了我再和他一同回京吧!这几日就留在你府上叨扰了!”

两人闲聊了许久,听着南嘉说起京中近期发生的趣闻,说道前几日刚去过魏国公府给大太太贺寿的事。

赵璟年突然问道,“你去魏国公府了?那你可有见到…?”

未等他问完,南嘉县主回道,“宋五小姐是吧?见到了啊!”

赵璟年嘴角含笑,“她怎么样了?”

南嘉扬着下巴,眼神飘忽,“那位宋五小姐啊…是个大胖子!比我矮了半个头!粗鄙无礼,蠢笨如猪!琴棋书画自是一窍不通,举止涵养也……”

南嘉还在尽情的描述着这位“宋五小姐”,对上赵璟年含笑的眼神突然乱了思绪。

赵璟年笑道,“继续说啊!举止涵养也…怎么?”

南嘉挥了挥手,“反正就是不好!极其不好!三哥哥你长期居住在晴雪园怎么会认识宋五的?”

赵璟年面上平静如水,“哦,儿时去大隆恩寺祭奠时有过一面之缘。她帮了我,我答应过她要完成她一个心愿的。”

南嘉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赵璟年又换了种调侃的语气说道,“想来宋家这位五小姐应该也到了婚配的年纪,若真如你所言,她生得如此不堪,那她要我帮她完成的心愿该不会是……”

南嘉抬头睁大了眼睛,连连摆手,“不会不会!刚刚我都是瞎说的!宋五小姐她长的特别漂亮!举止谈吐都很得体!她的婚事就不劳三哥哥挂心了,京城多的是想和她家结亲的王孙公子呢!”

赵璟年一听便笑了,南嘉到底还是小女孩,随便一诈就套出了真话。

南嘉看三皇子笑而不语,又急忙补充道,“我想到了!魏国公府有个二小姐,好像是五小姐的庶姐!生的倒是人模人样的,就是那副做派…反正五小姐有这样的姐姐肯定是不好过的。不如我帮着小惩大戒一番,也算是帮你还了五小姐当年的恩情如何?”

赵璟年默不作声,心下想着:竟然还在欺负她?

归雁南飞

归雁南飞

  • 状态:连载
  • 类型:校园小说
  • 作者:今天不下凡

国国公府的五小姐宋皖池偏不愿做笼中雀,就得做那自由翱翔九天的大雁。魏国公府一派喜庆祥和,婆子、丫鬟、小厮们都紧锣密鼓的忙碌着大太太的寿宴。。

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 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 | 飞花剑雨录 | 末日崩塌 | 山河行遍 | 重生之勇夺世界杯 | 杀手邻居 | 网游七天之叶无忧 | 一剑画天 | 满级导演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