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炼丹(二)小说

第10章 炼丹(二)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19 08:03:14 作者:关知木

第二日,苏府主一大清早就醒了,实际上他更本没睡,一想起送登门的丹药,他兴奋了一早上。他呼吸的节奏早晨的空气,会觉得自己更年轻好几岁,一连对自己的夫人也多了几分足够的耐心。他踱回到凉亭边,日落倒影在水中,特别的美丽,水中的鱼儿都精通人意,咕噜咕噜的冒着泡。亲信从客他呼吸清晨的空气,觉得自己年轻好几岁,连着对自己的夫人也多了几分耐心。。

>>>《帝本善》章节目录<<<


《第10章 炼丹(二)》精选

次日,苏府主一大早就醒了,其实他根本没睡,一想到送上门的丹药,他激动了一晚上。

他呼吸清晨的空气,觉得自己年轻好几岁,连着对自己的夫人也多了几分耐心。

他踱步来到凉亭边,日出倒映在水中,尤其美丽,水中的鱼儿都通晓人意,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亲信从客房而来,附声耳边:“王公子尚未起。”

苏府主打着修生拳法,悠然自在的等待,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后院,老太太的屋内,苏白已没了身影,唯有丫环小憩在一旁。

约莫一个时辰后,关玖才睁开迷茫的双眼,蓬松的头发一直垂到腰间。

她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起身倒了一杯水。

屋里响起动静,屋外等候许久的下人才开口:“公子,需要服侍洗漱吗?”

“不用,我自己来。”

下人们应下,端上洗漱用品和早餐。

“公子,府主等候许久。”下人们留下一句话就退下了,并贴心的关上门。

一举一动被人盯着怪难受的,况且她有手有脚,何必让他人伺候。

她坐到梳妆台前,盯着模糊铜镜内的自己,后半夜的熟睡令她精神焕发,炼药时精神的疲惫都一扫而空。

镜子里的人眨巴眨巴双眼,舒适的伸个懒腰,拿起梳子抵在下巴,琢磨小一会儿,决定盘个丸子头。

天气不热,却是风频起的时间段,半扎丸子头凌乱的速度太快,不若丸子头省事。

盘完头发,刚吃没几口,苏府主爽朗的笑声就透过门,清脆的传来。

“哈哈哈,王公子,怎的起的如此早。”

苏府主不见外的推门而入,大大咧咧的坐在关玖身旁,渴望的眼里就差没把“快炼丹”几个字写在脸上。

“苏府主起的也不晚,不如一同用膳。”关玖半是嘲讽的邀请。

“王公子见效,苏某一向早起。”

关玖打个哈哈,自顾自的吃着早饭,人是铁,饭是钢,她睡了一觉饿得慌。

苏府主识相的不打扰,去一旁整理被挪动位置的草药。

新鲜的草药经过一天,有些没精神,苏府主用早上晨练接的露水,轻柔的滴在上头。

部分晒干的草药无需露水,已然锁住精华。

“苏府主也会炼丹?”关玖一旁打量许久,苏府主的举止不像对丹药一窍不通之人。

“苏某没天分,了解些许,不曾试过。”苏府主清理了药炉口的药渣。

“王公子,起炉需要一定火候,苏某先助你起火如何?”

苏府主焦躁的心让他一刻也停不下来。

“谢谢。”她起过一次火后,再也不想起第二次,点火石打火真的太痛苦了。

苏府主亲力亲为,三两下便把火点了起来。

“王公子,你看……起火后便不能停……”他欲言又止。

关玖了然,不就是催她开始吗。

“请苏府主在外等候,有旁人在,我会分心,到时候制丹失败……,想必苏府主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她三脚猫的功夫,被识破就遭了。

苏府主失望的离开,守在院外。

他小时候顽皮,和哥哥玩捉迷藏时藏进阁楼,阁楼里有一本垫桌子的书,他好奇,就抽出来翻看。

书里描绘着丹药的神奇与用处,他一下子就沉浸其中,忘记了还在寻找他的哥哥。

后来,找不到他,哥哥自请受罚,等他看完书爬出去后,哥哥跪在荆棘上的腿已伤痕累累,所以,哥哥去世后,他收留了三胞胎。

那次阅读,受益终身,他无时无刻不想自己制丹,摆脱生命的纲约,脱离世俗的界限。

但能力有限,他按照书本描述制丹,没有一次成功过,小镇上也没有能制丹之人,久而久之,他顺应潮流,成为了苏府的府主。

虽年龄渐长,成家立业,他内心的想法仍一直叫嚣着,梦醒时分,他都幻想到自己的成功。

随着商家的出世,他想过拜入门下,可苏白对商夜的打扰,让他没有脸面卑躬屈膝,能制丹的高人他又请不起。

关玖的出现,使得他激动不已,不能目睹制丹过程虽遗憾,结果能得到丹药也能弥补这个遗憾。

屋内,关玖已把草药依次添入药炉,并抽出精神力附在草药上。

一样的流程,精神的虚弱感意外的比昨日弱。

“灯笼,老凌醒了吗?”

人生地不熟,唯有跟灯笼聊聊天,跟老凌斗斗嘴,才有踏实感。

“还没有,姐姐,你会炼丹了吗?”老凌沉睡,灯笼胆子大多了,最近都靠在石塔门旁休息。

“不会,反正没说炼什么,能炼出来,我就满意了。”她作为普通人活了二十几年,一没学这的本事,二不懂这的等级秩序,一切从零开始。

“加油,姐姐。”灯笼说完,继续在石塔门口蹦跶。

精神集中,丹药成型的速度也快上几秒。

浅色的光芒闪起,清香扑鼻。

丹灭,炉停。

她轻轻触碰炉盖,并不烫。

打开炉盖,里面躺着三颗圆润的药丸。

她灵机一动,收起一颗,另外两颗就当做这几天的住宿费和草药费,她还是讲理的。

打开屋门,苏府主并不在。

“苏府主呢?”她问下人。

“老夫人听闻大少爷又出去找人,心情郁结,大夫说可能就这两天的光景,府主去后院陪老夫人了。”下人眼眶湿润。

老太太善解人意,把下人当家人,从不仰仗身份杖打下人,下人都很爱戴她。

老太太得病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下人们都知道了,各个心里难受,祈求着老太太康复。

关玖示意下人收好剩余的两颗丹药,她就带着装丹药的玉瓶,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后院。

“苏府主,老夫人安好?”她一来,就看到他站在门口。

“王公子,丹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手。

“给,老夫人可好?”

“本来好好的,不知道谁在母亲身旁嚼舌根,好在大夫伺候在旁,不必提心吊胆。”接过玉瓶,他倒是有问必答,神色轻快许多。

关玖还想说点什么,余光瞥到墙角阴郁的身影,暗淡的红衣影在角落,肩膀一抽一抽的。

她假装离开后院,绕着围墙走了一周,从另一处来到角落。

拍了拍不发出声,却在啜泣的苏白。

“九九。”苏白泪流满面。

关玖这才发现,苏白的膝盖处布料破损,红衣上多处灰尘,连他也是蓬头垢面。

“谁欺负你了?”

“没有。”苏白止住眼泪,手足无措的蹲在地上,一副受欺负的模样。

“你奶奶生病,你出去跟人打架?”她想不出其他原因,随口一猜。

“没有,九九,我好没用。”他憋着哭腔,浓厚的鼻音遮也遮不住。

“乖,告诉我,我替你跟他家长说道说道。”她拍拍他乱糟糟的头发,头发塌在头顶,又弹起来。

“九九,我没有去找男人。”他找男人是出了名,可头一回,他这么憋屈。

“没找,没找,可以告诉我发生什么吗?”她哄小孩似的回答。

“奶奶需要丹药,我想去求商夜,但商夜不见我,我就溜进去,然后,被人发现……”想到后面的事,他的眼泪就无法止住。

“不哭,商夜那么丑,不用去理他。”

“九九,他们说我恶心,我真的恶心吗?”苏白抽回拽着关玖衣袖的手,把头埋在两个膝盖中,不敢抬头。

“你很好,你有敢于追求美的勇气,只是方式不对,他们不敢,所以才把你归为另类。”她眼尖,看到了苏白手上的伤疤。

像是被荆棘刺入,带着血,格外显眼,因着红衣,原本她是没看见的。

“谢谢九九。”她的安慰让他好受多了,但心里还是堵得慌。

求药失败,他第一时间赶回后院,听到的是,老太太再次吐血的消息,他很无措,身体被打的疼痛,和对老太太的愧疚,他一下子爆发了。

“要去看看你奶奶吗?”关玖轻拍他的背部,不经意的扫掉他背上的细小荆棘条。

“奶奶不能见我,会生气的。”他扭过头,固执的盯着地上的蚂蚁窝。

“你是你奶奶看着长大的,你奶奶不会生你气,不把事情说开,万一是有人离间你们,故意让老夫人病情加重呢?”关玖思来想去,觉得事情不对劲。

“你出门的事情告诉别人了?”

“没有,我半夜走的,苏木和苏叶都不知道。”苏白猛的站起来,他也想到了。

刚刚还沉浸在自责中,被关玖一点,瞬间醒悟。

“九九,是谁要害奶奶。”他问着问题,却没看关玖,仿佛心中已有答案。

“换身衣服,老夫人还要你去守护。”关玖提醒道。

苏白默然,他这样子的确不能再去刺激奶奶,也不能落人口舌,他朝小路走去。

心事重重的他,已经忘了还把关玖留在原地。

关玖扶额,就这态度,说苏白喜欢男人,她委实信不了,得,冲这几天好吃好喝的,留下来看看还能帮上苏白什么,顺便安排自己的计划。

计划萌生许久,没有技术和资金支持,只好从基础入手,等待时机成熟,便可发展。

帝本善

帝本善

  • 状态:连载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关知木

只要你混得好,小弟满地跑。坑蒙拐卖样样通晓的小毛孩,竟摇身一变“姐姐,这个吃的给我好啊?”关玖:“好。”“姐姐,帮我能制造个人身好啊?”关玖:“好。”“姐姐,我娶你好啊?”关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关玖:?身体就像扎满了针一般,动弹分毫的小指引发的右臂麻木,令她放弃了挣扎。。

清穿咸鱼攻略 | 都天传 |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 联盟之离谱的设计师 | 变成幽灵了如何是好 | 天痕封魔录 | 超级锻造师 | 一万次勇者 | 凤妃至上 | 我七岁就成了神帝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