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七章 百次不用小说

第九十七章 百次不用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08 12:26:11 作者:新月翩翩

他要干嘛?凌玥我自问自答,自然而然是要扇耳光你啊。她哭笑不得,可这件事么也不是出自于她手吗?她闭上了双眼,那久违了的巴掌也没打上去,反貌似自己的肩膀一沉。“你?”凌玥抬眼,正对上了噬魂那双豪无波澜的双眸,双眸里有她相熟的一种叫作冷冽的东西。貌似幸好,依她哭笑不得,可这件事难道不是出自她手吗?。

>>>《我的如此芳邻》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百次不用》精选

他要干嘛?

凌玥自问自答,自然是要掌掴你啊。

她哭笑不得,可这件事难道不是出自她手吗?

她闭上了双眼,那久违的巴掌没有打上来,反而是自己的肩膀一沉。

“你?”凌玥抬眼,正对上了无影那双毫无波澜的双眸,双眸里有她熟识的一种叫做清冷的东西。

倒是还好,依旧并不疏离。

“主人多虑了。”他的神情的确淡然,好像真的毫无挂碍。

可是,怎么可能呢?一个杀手,树敌重重,她这样子的做法虽不至于是出卖,但也绝对会惹来对方的不快吧?

“你说的是真话吗?”凌玥眨了眨双眼,小心翼翼地再三询问着。

“无影这条命是主人给的,如何处置原不由我管。”无影搭在凌玥肩膀上的手掌微微使劲捏了捏。

可惜的是,饶是有这样的举动,这饱藏着自暴自弃的言论并不能说服凌玥完全打消心头的顾虑。

不过,显然再纠缠下去,她也还是得到一样的回答:“明日就麻烦你陪哥哥去义庄走一趟吧!”

说实话,义庄里那具死尸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就是她也很想知道。

无影离去之后,瑾瑜园里又恢复了往常夜色中的静悄悄。凌玥左右环顾,借着些许光亮摸进了房里,很快便爬上了自己的床。

一夜无梦,原以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会做些要么有关义庄的梦,要么就是和《奇志怪谈录》中有所牵扯的梦境。

“流云!”凌玥在凌珏的房外等候多时,却始终不见其人影。

无奈之下才叫住了哥哥的书童:“公子呢?”

只要是在内宅侍奉的下人之间,一律称她和凌瑶为姑娘,称哥哥为公子。

也只有那些守门处的壮仆杂役才会称什么“世子”,一听倒是颇有些身份。

“姑娘,公子难道没跟您说过吗?”流云似是不信,歪着头思索道:“他一大早就出门去了。”

这兄妹二人感情那么好,也难怪流云会有此等反应。

什么事情值当他出门?还特意选在了大清早,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自己打声招呼再说。

除了义庄,怕是再无其他可能。至于没打声招呼,凌玥心知肚明,又哪里是来不及,定是哥哥怕她跟来,而刻意避开的吧?

她礼貌回了一个微笑:“那八成是公子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你也忙吧。”

她提起罗裙匆忙转身,人刚进了瑾瑜园,就和正在为草木浇水的夏桑碰了个正着儿。

凌玥现在最不想见的人怕就是夏桑。这样一个人在她的园子里呆着,总是让她生出如鲠在喉的不适。

可是,夏桑离了她的园子,她又实在不知该打发到何处去?一个一等丫鬟要是随便被驱逐出了主子的院落,十有八九就是犯了大错的,那指不定会遭到什么呢。

夏桑一见到凌玥,立马福身行礼:“婢子见过姑娘。”

那行礼的动作比之以往不知认真了多少倍。凌玥选择视而不见,那是夏桑想要重回一等丫鬟上的奋力一搏。

她何尝不想做个顺水人情,卖她一次好。可惜,夏桑是万难齐心了。弃子就是弃子,重用的话那就是在拿满盘棋子做赌。

她自然是赌不起的。

“知秋呢?把她找来。”凌玥心中已有计较。

为了不让柳嬷嬷和知秋再有机会在她耳边唠唠叨叨,她这回一定要主动些。

“姑娘,您找我?”知秋跟在夏桑身后,一脸疑惑却还是脚步不停。

“我瞧着园子东北角的花叶有些杂乱。”凌玥故意支开夏桑:“不如你去修剪修剪?”

即便是商量口吻,可还是不难从主子口中解读出命令的不得推辞。

夏桑不是个愚钝的,不然也不会轻而易举地爬到一等丫鬟的位置。

她知道这是凌玥对她丧失了信任,在故意支开她呢,遂就低头回道:“姑娘放心,婢子这就去办。”

心中有些酸涩,一次无能换来的结果难道就一定得是百次不用吗?

夏桑在心中嘟囔了这么一句之后,那微带苦楚的酸涩居然变成了一种怨恨和强烈的不甘。还道她凌玥和别人不一样,原也是个自私自利的主子。

“姑娘,夏桑她?”不知凌玥如何,知秋作为凌玥身边同样的一等丫鬟。曾经的日日夜夜和夏桑同住,夏桑有什么样的心思还是逃不过知秋的眼睛的。

“别管她了。”凌玥再也无暇顾及到夏桑的想法了。

她但求无愧就好,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条件得是夏桑别有朝一日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我在这里憋闷得很,你陪我到处走走吧。”凌玥扬声看向了知秋。

知秋先是诧异,随即很快便反应过来了什么,只是无法确定而已:“是。”

主仆二人沿着园中的景致一路行去,只是走马观花地粗略一览,脚下就像生了风一般。

“什么?”知秋大惊。

比她还要大惊的却是凌玥。

凌玥慌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双手都有些慌乱地摆动了起来:“你小点声啊!”

“哦,哦。婢子,婢子这就闭嘴。”知秋捂住口鼻,半晌似是觉得尚不妥,还是将手掌主动松了开来:“您要去义庄?”

义庄,那可是死人的……死人的盛地,棺材多得比肩侯府里大大小小的厢房。知秋对于义庄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也只限这个。

“谁叫出事了呢,出事的地点还偏偏在义庄。”凌玥嘴里是这么略带敷衍着,可是于私却是不放心无影和哥哥的单独会面。

更何况,李非年的谎言一朝被拆穿,纵使她是一个闺阁姑娘,也很想见证一番。

“行了,记得今日我们只是在府里赏花走动,千万不要说漏了嘴。”凌玥说这话时,人已经来到了侯府里最低矮的一段高墙下。

如今的大门是万不能走的,后门虽然缺乏看管,但总归还是有侍卫来回巡视的。

总不能……凌玥的眼睛从高墙之上下移,盯着一个狗洞无法移开眼神。

她露出一个晦涩的笑容来,很是自嘲地在心底感慨:总不能让她去翻狗洞吧!

“知秋,这样……”凌玥附耳上前低语说着她的计划。

知秋听后一脸仇大苦深:“还是……还是不要了吧?”

我的如此芳邻

我的如此芳邻

  • 状态:连载
  • 类型:短篇美文
  • 作者:新月翩翩

以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会炼药制符也会算命卜卦。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起头呆呆地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去追寻到此,放话他与此山极为若有缘,自今往前便不走了:“小爷苏山云,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山云时。你说,和这里是也不是非常若有缘?”道士定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若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也不是好兆头,要若有缘也是孽缘。”空荡荡的庭院里,枝头上的薄雪还依稀尚存,是以凉意袭人。男子驻足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当中,双眉不禁微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家中的下人基本遣散了不少,只有几个孤苦无依的丫鬟,和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张伯还在府里,还有,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她。。

带着系统救大明 |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 战婿归来 | 拐老婆上门 | 月老家的小徒弟 |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 法术真理 | 不过尔尔 | 万神记 | 制作与召唤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