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一章 此彼非彼小说

第九十一章 此彼非彼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08 12:26:07 作者:新月翩翩

“我也没想起。”凌珏狭长的双眼轻轻眯了眯,“他们竟然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借刀杀人。”“但是……”凌玥意外发现了他们二人都忽略的一点儿,或是说而已在很大的惊讶下被冲谈的一点儿:“义庄死尸脖颈上不是一处致命性伤吗?”事情的来龙去脉凌玥了从苏云起和凌珏二“不过……”凌玥发现了他们二人都忽视的一点,或者说只是在很大的震惊下被冲淡的一点:“义庄死尸脖颈上不也是一处致命伤吗?”。

>>>《我的如此芳邻》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此彼非彼》精选

“我也没想到。”凌珏狭长的双眼微微眯了眯,“他们居然会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借刀杀人。”

“不过……”凌玥发现了他们二人都忽视的一点,或者说只是在很大的震惊下被冲淡的一点:“义庄死尸脖颈上不也是一处致命伤吗?”

事情的来龙去脉凌玥已经从苏云起和凌珏二人的对话中明晰。

按照他们的说法,仵作曾言,脖颈处的刀伤一刃封喉,伤势深入内部,有多严重也是众人有目共睹的。

致命伤可能不止一处,也就是说,杀害人的凶手也不止一个。

凌珏点头,这正是他昨夜追踪那仵作证实之后发现的重点:“死尸后背上的鞭伤是有,不过大片的红痕下掩藏着的是刀斧劈入肌理的痕迹。”

苏云起此时才恍然大悟,他当时就觉得事有古怪,只是不知古怪在了哪里:“难怪我一靠近,他就把衣服给死尸穿了回去。”

如此一看,什么大面积的鞭伤,什么长期受虐,这很可能只是杀人行凶者暗度陈仓的手段罢了。

“可叹我朝居然出现了如此败类。”凌珏一拳砸到了离他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也真是苦了他,隐藏得那么好。”

凌玥深知哥哥的恼怒为何。别看他往日总是自称什么“我本闲凉”,和明烨同出同进的那些年,也好像只是一个恪尽职守着伴读身份的世子而已。

但是,他也仅仅只是不把家国挂在嘴上而已。

试问一个侯府世子,从小跟着父亲那样的人,温读的又是治国之道。哪里有真的与这些划清界限的道理?

他不言,他不愿插手。无外乎就是天下是姓明的,他不愿事事锋芒毕露罢了。

热衷国事的臣子,凌家只需要一个。

旁人不知,哥哥的一举一动可还在一直被凌玥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的。

凌珏的这些心思瞒不过凌玥,她开口询问:“那个仵作怎么办?”

从前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毒瘤的存在,现在既然发现了,那定然就要让他付出说谎的代价。

还有他背后那些吃着朝廷俸禄却做着吃里扒外事情的家伙,一定要一锅端了才解气。

兄妹连心,凌玥这么想,凌珏自然也是一样的想法。只是,他昨天策马离开后,才发现事情牵连甚广。

仵作离了义庄,转身并没有回凌珏一开始请他来义庄时的那间客栈,那家伙居然陡然变转了方向。

孤身一人长驱直入,居然踏进了京都中的大理寺。

仵作姓李,单名一个良字。

李良出身寒门,之前在其家乡之时便一直负责协助当地衙门办事查案,听说当地的衙役差使都对他的工作是赞声有加。

总想着此次调查的随从人员要尽量选取底子干净的,却不想选来选去,还是逃不过预先旁人的算计。

李良和大理寺门口处的一名守卫低声讨论着什么,二人贼眉鼠眼地一边相互交换消息,一边打量着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

生怕被旁人听去了什么,两个人说了没一会儿后,勾肩搭背着满脸堆笑地走入了大理寺中。

沉重的大门朝里闭紧,负责掌管京都刑狱案件审理的大理寺居然白日就大庭广众地关起门来。

要说大理寺卿不知缘由始末,不掺和其中,连鬼都不会信。

不过,凌珏并不是个武断的人,也没有因一时的气愤羞恼冲昏了头脑。他寻思许久,还是踏着瓦片翻过了高墙。

曾几何时的他,一心读书,书虽然未必就皆是圣贤之言,但也算是阳春白雪。且先不管他是否是附庸风雅,最起码这等“溜门撬锁”的事情可没做过。

然则事情多变,凌珏并不认为这是什么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他纵身一跃,并以极快的速度遁进了重重花木掩映的花墙之后。

以他平阳侯世子的身份,想要借口进大理寺正大光明一查本不是什么难事。可他却不能这么做。

最起码,不能在李良还在时就这么做。

李良对于他可谓是知根知底,可他对李良的了解不可谓是要重新认识一番了。

李良和守卫在前庭停下,说笑不再,看他们的样子八成是在等什么人。这个人应该就是大理寺里负责和李良接头的人。

的确没过多时,一个身材微微肿胖的中年男人来到了庭院中,看其官职应该比之大理寺卿也不次多少。

男人衣饰华丽,藏青色的官袍上用黑色暗线织就了大片大片的云纹,还有他腰间的玉带钩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最关键的一点,能让他在人群中一下子脱颖而出的是,他那过分挺直的脊背始终不曾有丝毫的弯曲。这样的走姿实在是怪异,甚至传达出了一种目中无人的感觉。

不过也是,按照这些人的逻辑,以此人的官阶,他看不起一个外地来的仵作似乎也无可厚非。

如今的大理寺,还真是一块富得流油的“宝地”,可让那些奸佞臣下羡慕红了眼吧。

守卫一见到那男人,立马抱拳躬身说了一句什么就头也不回地赶紧离开了。

因为不想被别人发现,凌珏和李良还是刻意拉开了一些距离的,这也就导致他听到李良与男人的对话并不是十分清晰。

只见那二人大约问答来往了几句,李良便低着头跟着男人转进了长廊之中。

思忖片刻,凌珏深知机不可失,还是放轻了步子,借由廊下的柱子掩身跟在了其后。

主殿俨然就在那男人和李良面前,但是二人都十分有默契地选择避而不见,进入了其旁的一间偏殿。

他们也知道,此事终归是上不了台面。

“大人,李非年来了。”之前的男人径直进入其中并且行礼道。

此时那笔直的脊背终于是弯上了一弯。

李非年?李良?这仵作究竟是何人?虽说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无需看重。可是凌珏此刻却觉得。这李非年必定是还隐瞒了更多的不曾言说。

被称作大人的人此前一直背着手,以后背示人,此刻听到来了人,才转了身过来:“辛苦主簿了,本官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于李非年。”

原来那男人是大理寺的一名主簿。凌珏在虚掩的门后不禁嗤之以鼻,不过一个主簿,京都任何一个衙门机构都会必备一个主簿的。

这个官职就像是地方上的师爷,受人尊重不假,但也远远不足以去狐假虎威。

主簿已然转身就要拉开房门,凌珏尽管不甘心没能听到他们完整的对话,可此行并不是以捉赃为目的。

一道白色的衣影在房门被拉开时,闪入了屋角之后。

我的如此芳邻

我的如此芳邻

  • 状态:连载
  • 类型:短篇美文
  • 作者:新月翩翩

以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会炼药制符也会算命卜卦。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起头呆呆地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去追寻到此,放话他与此山极为若有缘,自今往前便不走了:“小爷苏山云,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山云时。你说,和这里是也不是非常若有缘?”道士定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若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也不是好兆头,要若有缘也是孽缘。”空荡荡的庭院里,枝头上的薄雪还依稀尚存,是以凉意袭人。男子驻足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当中,双眉不禁微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家中的下人基本遣散了不少,只有几个孤苦无依的丫鬟,和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张伯还在府里,还有,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她。。

带着系统救大明 |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 战婿归来 | 拐老婆上门 | 月老家的小徒弟 |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 法术真理 | 不过尔尔 | 万神记 | 制作与召唤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