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章 既定小说

第九十章 既定小说

发表时间:2022-06-08 12:26:05 作者:新月翩翩

这样的说辞自然而然但是不能够服众。而已碍于苏云起不在场,这些非常不满也没进一步扩大再发酵而已。凌玥余光暼过众人,看见了那垂着脑袋始终不话语的合达正好看了回来。白得过份的上下两瓣嘴唇嚅动着,不知道很想说什么。“但是,你来做最终决定好了。”凌玥定定他望向苏云起。她并也不是凌玥余光暼过众人,看到了那垂着脑袋一直不言语的合达正好看了过来。。

>>>《我的如此芳邻》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既定》精选

这样的说辞自然还是不能服众。只是碍于苏云起在场,这些不满没有进一步发酵而已。

凌玥余光暼过众人,看到了那垂着脑袋一直不言语的合达正好看了过来。

白得过分的上下两瓣嘴唇翕动着,不知想说什么。

“还是,你来做决定好了。”凌玥定定地望向苏云起。

她并不是要把这个纠结不清的包袱甩给对方,而是这里的人全是苏云起府上的护卫。她本来就没有资格做决定。

“先放他回四方馆吧。”苏云起摆了摆手示下。

其实,他肯放了这个合达并不完全取决于凌玥所言,他也是早有考量的。

一则,他不过是顶着头衔的少将军,即便有陛下口谕,也不好越俎代庖直接行使关押外族人员的权力。有确凿证据尚可,可目前也只是捕风捉影的猜测罢了。

二则嘛,整座四方馆早已在他们的密切严密监视之下,如今暂且放了合达一马,可却没有说是真正要还他自由。

退一万步来讲,只要黎琯族人尚还处于天盛境内,那么他们就何谈自由之说?

可以看到,合达因此而整个人明显地松垮了下来,他半撑着身子才站起来。

略有些呆滞的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了一圈,竟是径直排开人墙而出。

“将军,你怎么能?”还有人不死心,依然嘟囔着以期改变什么既定的事实。

“什么都别再说了,我自有打算。”苏云起扶着怀中的凌玥走在了队伍前面。

“你可有见过我哥?”不知苏云起作何打算的凌玥只觉他是个有主见的人,能同意她的说法也定然是误打误撞契合在了哪里。

不过,究竟是哪里得以相契合,凌玥并没有打算去探究到底。

苏云起点头:“我们这就回去与他碰面,只不过不是我找到的,是他自己露面的。”

凌珏这个人啊,神龙见首不见尾。此次能得到他的消息,并非是府上散落在京都各地的下人找到并前来通传的,而是他自己先跑到了将军府上。

机灵的粗使下人知晓少将军为此奔波,这才特意寻了出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苏云起。

一夜未归的侯府世子,归来之后没有回到平阳侯府,而是先来了他少将军的府邸。

想也用不着多想,定然是凌珏发现了什么,有要事相商。

一行人再不敢耽误时间,匆匆回到了将军府。

“哥,哥!”凌玥小跑着去了前院。苏云起的府上她并没来过几次,不过会客的地点还不算陌生。

凌珏此时悠然地背着双手立于窗前,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的景色发呆。

听到了妹妹的声音,片刻的诧异过后倒也了然于心。他从未彻夜未归,料想妹妹是急坏了吧。

“哥?”凌玥的裙角飞曳,人已经站定在了凌珏面前:“你自己彻夜不归去偷着逍遥,倒是让我好找?”

她何尝不知道凌珏那是有公事在身,再者他也不是个不辞而别的人。只不过是不想让这场相逢变得沉重而已。

凌珏笑了起来,正欲打趣一番妹妹,却发现凌玥身后跟过来的苏云起。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臂将凌玥拦在身后:“少将军消息可真够及时的。”

苏云起扬了扬下巴,“玥儿同我一起来的,所以你应该感谢我的消息及时才对。”

这二人的芥蒂可笑得很,凌玥眼看着他们又在明里暗里地针锋相对,终于上前跨了一步:“哥哥,你是有发现什么?”

“仵作有问题。”提到正题,凌珏脸上才显现了几分郑重之色。

清雅的世子一向行事稳重,即便事态如此,凌珏依然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苏云起却是皱了皱眉:“你是说,昨日在义庄的那名仵作?”

他不得不在某些方面佩服凌珏,也不得不对其拜服。当时的那仵作处处谨言慎行,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他也只是觉得其中有些许的古怪,但并未多想:“你是如何确定他有问题的?”思及此,苏云起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

“一个只会检查尸身的仵作,却懂得保护案发现场,懂得清理无关人员,懂得及时为死人收敛。”凌珏当时就看出了仵作的问题,却不好打草惊蛇。

本来任何一点都无甚异常,可是太多太多需要注意的点连在一起,就算是专门查案的捕头也未必能做得各处完美。

可那仵作却偏偏就是做到了。

能让凌珏确定他的嫌疑还不是这些:“记得当时你想要上前查看那人背后的伤势吗?”

苏云起知道这是在问他自己,便点头回答:“你是从那个时候认定仵作有问题的?”

是巧合吗?苏云起刚要上前,仵作就借检查完上半身伤口之便替死去那人穿好了上衣。

是巧合吗?在仵作检查死去那人背后的伤势之时,为何他们一贯方便观察的视野里出现了看不完全的情况?

难道不是仵作有意遮挡伤势,难道不是仵作害怕被苏云起看出端倪而仓皇为其披上上衣?

“那之后我表情无异,告诉他可先行离去,若日后还有需要定请其相助。”凌珏缓缓走了几步:“为的就是看看他背后的买主是谁。”

“原来如此。”苏云起此刻才明白凌珏当时着急侧身上马离去的原因为何。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哥哥你也好歹托人带个信啊!”凌玥嘟囔起来,凌珏要是再来这么一遭,她可吃不消啊。

凌珏平静如水的面容上这才有些局促之色:“也是当时事急从权,哥哥保证,下次绝对不会这样了!”

看到变脸如此之快的凌珏,苏云起顿感有些不适。奈何凌玥还在场,他也不好便瞧了去。

便不动声色地转了个方向,接着问道:“那么,他背后的买主是谁?”

凌珏听罢,唇角微微上翘,有些自嘲地叹道:“你们应该想不到,与义庄命案相牵扯的,倒不是黎琯一族。”

说出来,那可真是既荒谬又可耻。

“莫非是……”苏云起和凌玥异口同声。二人听到对方的疑问后互看了一眼,这样的结果的确有些出乎意料。

不,不是有些出乎意料,而是太过骇人听闻。

我的如此芳邻

我的如此芳邻

  • 状态:连载
  • 类型:短篇美文
  • 作者:新月翩翩

以前有座山。山里有个道观,道观里住着一个谙世事的道士,道士会炼药制符也会算命卜卦。在每一个云卷云舒的日子里,他只会抬起头呆呆地地盯着天空。一个少年去追寻到此,放话他与此山极为若有缘,自今往前便不走了:“小爷苏山云,在此山之巅,行到水穷处,坐看山云时。你说,和这里是也不是非常若有缘?”道士定是无语,笑道:“乖徒,这位公子说与你若有缘。”女弟子凌玥不假思索地扬眉:“乌云蔽月,也不是好兆头,要若有缘也是孽缘。”空荡荡的庭院里,枝头上的薄雪还依稀尚存,是以凉意袭人。男子驻足在这冰天雪地的世界当中,双眉不禁微蹙,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家中的下人基本遣散了不少,只有几个孤苦无依的丫鬟,和自小看着他长大的张伯还在府里,还有,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她。。

带着系统救大明 |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 战婿归来 | 拐老婆上门 | 月老家的小徒弟 |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 法术真理 | 不过尔尔 | 万神记 | 制作与召唤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