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鬼跟随小说

第七章鬼跟随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8 09:24:23 作者:鱼文吉

这里免费提供更多《江北诡事》第七章鬼跟着 免费深度阅读,情节去欣赏:

>>>《江北诡事》章节目录<<<


《第七章鬼跟随》精选

二十分钟之后,夏小琪到了齐书蕾的宿舍。相传,当宅女宅到一定程度,她们的世界就会堕落到二次元。齐书蕾并未达到这个程度,但已十分接近。于是她的公寓里就形成了一个混乱无序的空间,各种大大小小的布偶公仔随处可见,犹如卫兵一般占领了个个角落。齐书蕾是小巧的,长着可爱的娃娃脸,乌黑秀发被她胡乱扎成了两根麻花辫。她带着圆圆的大眼镜,眼镜框里没有镜片。她确实有近视,不过只有两百多度,因此她脸上的这副眼镜纯纯的是为了萌。如果在冬天,你或许会看到她穿着带有熊耳朵的卡通连体衣裤。但夏天穿那样就太热了,所以她现在穿着白色带小黄人图案的宽松长T恤。她身高一米六,比夏小琪要矮一截。长T恤遮了她半截雪白大腿,让人遐想她里头是否有穿裤子。夏小琪进门就忍不住掀起齐书蕾的衣摆,原来里头还有穿条粉粉的小热裤。“啧啧啧——你这是引人犯罪啊!”“哼,偶是警察,谁敢犯罪,抓起来!”齐书蕾挺腰挥手,理直气壮的卖着萌。夏小琪本来心就挺大,身边有了人之后也就不怎么怕了。二人从小一起长大,齐书蕾文静,夏小琪就一直大咧咧的像个姐姐。哪个熊孩子敢欺负她,夏小琪就会跳出来给她撑腰。但很多时候,心细的齐书蕾又会反过来照顾着她。俩女生嬉闹了一阵,遂说起了闹鬼的事儿。齐书蕾点兵点将,四周那些布偶在她口中都成了最忠诚的卫士。身边有个活人真是不一样,夏小琪精神放松,很快就有了倦意。她已连续两天没休息好,于是俩姑娘洗洗之后上了床。一夜无话,不知道是睡的太沉还是林雪丽没跟来,总之夏小琪一觉睡到了天大亮。吃过早饭,两人又一起出门上班。上班时,她上网百度了大量驱鬼制鬼的法子。有人说去道观里请黄符,有人说鬼怕盐,有人说玉能驱邪,还有人说金银能辟鬼。夏小琪是个节省的,于是决定下班先去超市买几大包盐巴回去。如此过了一个白昼,女鬼都未出现。临近下班之时,夏小琪猜想着林雪丽是否已经离开,然而那阴森的鬼影却伴随着落下的夕阳出现了……她眼中的办公室瞬间变得阴冷惨淡。女鬼临空飘着,越过其他人的办公桌,缓缓靠近夏小琪。今日的她,明显与以往不同,似乎更加的愤怒。长发四面八方的散开了,衣裙咧咧舞动,带着腿间滴落的鲜血乱甩。她呲牙咧嘴,表情痛苦而狰狞;两只貌似白骨的爪子抬起,咧开的嘴里还吐出了舌头。这景象只有夏小琪能看见,其他同事一无所觉,有人还和她打招呼:“小琪,下班了还不走啊?”她走!拎起黑色小坤包,她风一样的窜出了办公室。惊惶的穿过走廊,急急的下了楼梯。结果走到一层,就见林雪丽阴森的拦在了办公楼的出口前。她怒了,心想你丫都欺负到警局来了,真当江北霸王花是泥捏的!于是她不但不停,反而大踏步上前,并将坤包当成了流星锤,劈头盖脸的向林雪丽的鬼脸打去。小坤包是硬壳的,黑漆漆闪着光泽,抡起来呼呼作响。然而打在林雪丽的脸上,却是一下穿透,好似拍进了一团烟雾。饶是如此,大厅里依旧传来了“啪”一声脆响,一个人影应声倒地。林雪丽消失了,夏小琪愣在原地,心想这是拍翻了谁?那人捂着脸,松手时已是一脸鼻血。夏小琪看到血先是一惊,等看清了是谁之后又是一惊!倒地上的人叫韩东,是警队的金牌王老五。他的业务能力强,三十岁的他,已然当上了刑侦大队三组的组长。以往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永远带着自信的神采,可今天同样是那张脸,却是粘满了鼻血……大厅内人来人往,登时尽数停下了脚步。八卦之火在每个人的眼中燃烧着,大姑娘上来二话不说,一包包砸得帅哥满脸花,其中的故事真是耐人寻味。夏小琪自己也吓到了,赶忙蹲地上道歉又赔礼。韩东莫名其妙的遭了无妄之灾,原本挺气——居然有人敢在警局里袭警,正要起身大动干戈。结果一看砸自己的是夏小琪,旋即大度的摆手表示没事。说起来这两人属于认识,又不太熟的状态。夏小琪是二组警员,韩东是三组组长,工作上的接触也仅限于少有的几次卷宗往来。韩东的帅是有名的,当然不能和明星比,即便放在警队内部他也未必是最帅的。但他的脸蛋配上最年轻的组长身份,再加上传言中他的家庭背景,综合在一起就给他盖上了“前途无量”的印章。夏小琪人云亦云的觉着韩东挺出色,难以免俗的有一些小幻想。两人在厕所前的洗手池洗干净了韩东脸上的血污,然而韩东衬衫上的血渍却是洗不掉。夏小琪惭愧极了,诚惶又诚恐,编着瞎话说刚才是在打蜜蜂。韩东一听乐了:“蜜蜂你都敢打,不怕它蜇人吗?”夏小琪暗自心虚,却硬着头皮往下编:“那蜜蜂想蜇我,就是袭警未遂,我正要捉拿它归案!”“结果你就造成了误伤。”韩东平日就知道夏小琪漂亮,乃是江北警队一枝花。并非没动过心思,但听说了她父亲是谁之后,就悄悄的打消了念头。今天莫名其妙挨了打,又觉着这姑娘说话真有意思,于是忍不住逗上两句:“说吧,你让我损失了这么多血。是打算私了啊还是公了?”“啊?我不是道歉了吗?”夏小琪睁大无辜的眼睛。“那可不够。”韩东摇着头,“道歉要是管用,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把人组长给打了,公了多半要受处分。于是夏小琪怯生生的问:“那,私了怎么了?”“嗯,私了嘛——”韩东拉长了声调,“请我吃顿饭,补补血。”闻言夏小琪眼睛一亮,立刻转悲为喜的点头应承。随即二人一同出了警局,说是吃饭,却是进了警局附近的一家连锁面馆。夏小琪心里有点小激动,微笑时常挂着,小脸还红扑扑。她心底里隐隐约约存着些憧憬,举止就不由得扭捏出了小女人样儿。此时正是饭点,面馆挺大,摆了三四十张小桌,类似西式快餐的布置。食客也不少,空位没剩几个。宽敞的大堂内开着空调,就见一个个脑袋埋着,哧溜哧溜的吃着面。夏小琪和韩冬在一张小桌旁相对而坐,片刻后叫过服务员点了餐。能够和男神单独一起吃饭,局里的女同事肯定羡慕死了。她看似不经意的偷瞄了韩东一眼——古铜色的皮肤不算太黑,额头是饱满的,颧骨是立体的,眼睛还是个双眼皮,配上浓黑如墨的剑眉很是精神。唉,真是帅呀!要是能够有所发展就好了,或许应该隔三岔五砸他一下,那样就能经常一起吃饭,哇哈哈哈……胡思乱想的夏小琪心里已然美开了花,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微笑。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韩东问起了杨组长住院的事儿,夏小琪只说是高血压,没敢提是被鬼给吓的。几分钟之后,一个带着红色小鸭舌帽的女服务员,端来了夏小琪点的红烧牛肉面。她随意抬头道了声谢,结果却看到了林雪丽那张被殴打得肿胀变形的脸。她大吃一惊,登时从椅子上跳起来。服务员吓得一抖手,热汤撒了出来;服务员被烫到了,整碗面“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夏小琪愣愣的盯着服务员的脸,服务员也愣愣盯着她。脸是清清楚楚的一个平凡女孩,哪里有半分鬼样。夏小琪不可思议的瞠目结舌,心想难道刚才是看花了眼?经理很快赶了过来,拉开服务员之后连连道歉。夏小琪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说错在自己,刚才脚抽筋了。又几分钟之后,新的一碗面端了上来。夏小琪却已没了半点吃面的心情。韩东愈发觉得面前的女孩奇奇怪怪,但又没那么熟,不好追问,只是意意思思的关怀了两句。心不在焉的吃了几口面,夏小琪突然抬头问道:“韩组长,你觉得世上有鬼吗?”“呵呵,要是真有鬼就好了。”韩东的话让她不解,于是歪着脑袋看他。就听他接着说:“如果真有鬼,那些谋杀案的受害者自己就去找凶手报仇了,我们警察可就轻松喽!”此时太阳已经落山,韩东说完这话缩了缩脖子,回头看了眼,莫名其妙的伸手在脖子上摸了摸。“呵呵,是,是啊。”夏小琪挤出别扭笑脸。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上瞟,心想,女鬼就在你身后飘着,只是你看不见而已。韩东笑了笑,笑出一口白花花的牙。一片菜叶夹在他的牙缝里,但他没发现,继续侃侃而谈:“世上没什么鬼魂,那些声称见过鬼的人有些是另有目的,有的只是视觉和听觉上出现了幻觉。某些地方的正粒子和负粒子产生了共鸣;又或者一些老房子,当白天和夜里温差较大时,家具就会因为热胀冷缩而发出声响。一些做了亏心事,心中有鬼的人,就会以为那是在闹鬼。”夏小琪随意的应承两句,接着低头只顾吃面。她不敢抬头,因为抬头就会看见那一对直勾勾的死人眼。她敷衍的态度令韩东一头雾水,暗忖自己答得有理有据,通常这时候姑娘应该目露崇拜才是。这夏小琪可真是有些特别……这时夏小琪抬了抬眼,本是想看看女鬼走了没有,却意外的和韩东视线有了接触。她不经意的笑了笑,眼角余光瞟去,女鬼又没了影。韩东也笑了笑,没话找话说:“你怎么问这个,不会是你见鬼了吧?”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夏小琪立刻大摇其头。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面,两人在面馆门口道别分开。神经兮兮的打量了眼四周,夏小琪快步往最近的超市走去。
江北诡事

江北诡事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恐怖惊悚
  • 作者:鱼文吉

主人公叫郭猴的书名叫《江北诡事》,是作者鱼文吉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江北市的郊外有座野豺岭。抗日战争时期山上打了场恶战,据传是死人无数。当地的老百姓装殓了国人的尸体,但总有遗漏掉;而日军的尸体更是没人管。漫山的腐尸令整座山都在变臭,活人避之惟恐还来,却惹来了成群结队的鬣狗,小山也因而故得名。野豺岭远看不险,看似怪石面目狰狞、荆棘丛生,是个实打实的恶风恶水之地。山上除了野菜、蘑菇就余下当初鬣狗啃剩的人骨头。平常没人愿往山上走,连个挖坟掘墓者的都不来。却便在这山中,他沉眠了近百年。百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