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失忆病人小说

第九章 失忆病人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8 09:24:23 作者:鱼文吉

半夜的凌晨3点,一排排路灯在空阔的大道旁杵着,撒下桔黄的光。两侧高楼一座座,却没几户亮着灯,千家万户都沉寂在梦乡里。天空中疏疏落落的装饰点缀着几个银星星,一弯白月亮勾着几缕云。男子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他漫无目的,却瞅啥都是很新鲜。他早想出看一看,但白

>>>《江北诡事》章节目录<<<


《第九章 失忆病人》精选

深夜的凌晨,一排排路灯在空旷的大道旁杵着,撒下橘黄的光。两侧高楼林立,却没几户亮着灯,千家万户都沉寂在梦乡里。天空中疏疏朗朗的点缀着几个银星星,一弯白月亮勾着几缕云。男子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他漫无目的,却是瞅啥都是新鲜。他早想出来看看,但白天里医生和警察不让,于是他只好晚上溜了出来。他只是想出来看看,看完了还是要回去的。因为那里有吃有住,偶尔还有人陪他说话。他最喜欢那个叫电视机的东西,里面有大千世界,他一天到晚也看不够。楼好高,街好宽,一辆高速行驶的红色小车急急刹住了,车窗里探出个黄毛脑袋,对着马路中央的男子一通骂。男子回头看他,虽然有些词儿他听不懂,但却觉得对方嘴里说出的话很有意思,于是有样学样的重复:“你丫脑子有病吧?”“嘿,哥几个,今儿还真碰上个不要命的!”黄毛回头冲车里说了句,随即推门下了车。接着其他的车门开了,里头陆续下来三男两女,脑袋五颜六色,带着耳环鼻环。男子盯着几人的脑袋看,感觉花花绿绿的真有意思,于是他笑了。三个流里流气的混子围住了他,带头的黄毛鼻孔朝天的横眉瞪眼:“傻逼,是不是想死?!”“不想死。”男子笑嘻嘻,诚实的回答。他还是瘦,但相比前两天,身上已多出了不少肉。黄毛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伸手推了他一把,口中骂道:“笑个屁啊笑!”男子后退一步,一头雾水的拧起眉毛,歪着脑袋暼着黄毛。他不傻,该懂的人事他都懂。只是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太过陌生,好些东西他都不认识,所以难免显得懵懂迷茫。“哟,还敢瞪我!”话音落时,黄毛已然卯足了力气,上前一脚踹向男子腹部。不料男子却是轻巧的闪开了,黄毛猛的踢了个空,差点扯了裤裆。“妈的还敢躲!”黄毛作势还要追打,却冷不防对上了男子冰冷的眼睛。傻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扎得人心底发寒的冷漠。黄毛莫明的打了个哆嗦,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正在他进退犹豫之际,边上紫色头发的小子插了嘴:“哎我说,这家伙不会是神经病吧。你看他还穿着病号服呢。”黄毛一听是精神病,心里头有点儿虚。传说精神病发起疯来力大无穷,逼急了还喜欢用牙咬人,就算把人整死了也不用负刑事责任。犹豫之时他打量那人,那人也打量他,但那人眼睛不老实,很快就瞟到了边上去。就见这人脑壳上一层泛青的头发茬子,年纪看起来二十七八;微陷的眼窝里,俩眼珠子乌溜溜的冒着单纯的傻气。黄毛感觉这人比自己还要高一些,能有一米七八左右;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松松垮垮的穿在他身上,是个瘦弱的病样子。此时他们同行的一个女人也抱着膀子开了口:“就算不是神经病,也肯定是个有病的。你万一把他打出个好歹,小心他以后讹上你!”黄毛一听还真是,不由得心里头有些后怕,还好刚才那脚没踹上。骂骂咧咧的啐了口唾沫,他和几人回到车上,不一会儿红色小车就开走了。大马路上又只剩下男子一个人,他挠了挠脑袋,继续不紧不慢的溜达。他脑子里依稀记得世界的模样,但记忆里,楼没这么高,天没这么窄;地上跑的是马,天上飞的是鸟,五颜六色的是鸟毛,而不是人的头发。世界不一样了,女人穿的也不一样了,裤子那么短,把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头。他觉得露在外头也挺好,起码他喜欢看,刚才就看了好几眼。可惜那两个女的长的不甚水灵,还是前两天见到的姑娘好看。也不知道姑娘怎样了,那个女鬼有没有难为她。女鬼自然是难为了姑娘,而且还难为狠了。一柳柳的长发飘荡得肆意且张狂,夏小琪双眼之中满是惊恐,脸蛋微微抽搐;她想喊,却发不出声音,她记得床边就有一脸盆的盐,但手脚却不听自己使唤。鲜红的血泪滴在她的脸上,她害怕到了极致,无助的从小鼻子里挤出微弱的“哼哼”声。林雪丽几乎要和她脸贴脸,青紫浮肿的鬼脸扭曲,嘴巴张开了,窜出一股子黑气。夏小琪听到女鬼沙哑且模糊的说着,依稀只有两个字:“报——仇”夏小琪感觉冰冰凉的寒气刺痛了她的脸皮,明明屋子里没有光,可靠近自己的那张鬼脸却如此清晰。她也不知道是看到好还是看不到好,总之她恐惧极了,不敢闭眼也不敢呼吸。浑身上下唯一能用力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珠子,于是眼睛被瞪大了,瞳孔颤颤的发抖……又一滴血泪滴落,她看得清楚,麻木的脸上却没有感觉。她窒息了,快要被憋死。可就在这时,边上睡着的齐书蕾突然直直坐了起来。齐书蕾一头乱发,睁着她那略带近视的朦胧睡眼,愣愣瞧着飘在边上的女鬼林雪丽。她的梦无疑是二次元的,一时之间,睡迷糊的她还无力回归现实。于是就见她张开小嘴,露出雪白的细牙,拉长声音喊道:“喝啊!美少女光波——啾啾啾啾啾啾……”她双手做十字交叉,嘟着嘴对女鬼“啾啾”个不停,搞得跟女奥特曼也似。女鬼张大嘴,歪着脑袋看他;夏小琪则瞪大了眼,斜着眼珠子也在看她。一人一鬼全都愣怔了,被这位二次元少女不着边际的举动所惊呆。女鬼的惊讶显然大过夏小琪,她完全无法理解边上这妹子在唱哪一出。于是当齐书蕾回身操起枕头向她砸来时,她也是毫无反应。洁白蓬松的枕头砸在林雪丽的脸上,如同砸中了一团烟雾,毫无阻力的从头脸一直横扫过了上半身。枕头带起的风,令阴气、怨气微微扭曲,但女鬼依旧飘在那儿,并未受到多大影响。她像是被激怒了,嘴里嘶哑的吼了声:“报仇!”双手就往齐书蕾的脖子掐去。针对的目标一变,夏小琪突然感觉自己又能动了。她立即伸手抓住床头柜上的脸盆,“哗啦”一下将盆里的盐巴泼洒在了林雪丽身上。“啊——!”女鬼在尖细鬼叫声中失去了踪影。夏小琪登时坐起身,就听齐书蕾在边上“呸呸咳咳”的喘个不停。这姑娘刚才被鬼给扑倒,盐巴洒下时弄了她满头满脸。夏小琪紧张打量四周,同时嘴里问着:“蕾蕾,你没事吧?”“呸!好咸!”齐书蕾拍着脸上的细盐也坐了起来,“怎么样,女鬼消灭了吗?”“不知道呀!”话音刚落,夏小琪就在窗帘旁看到了林雪丽的身影。依旧是阴森,脸上却更显愤怒。她立刻从床上抓了把盐甩过去,然而女鬼的影子又转眼消失无踪。俩姑娘不敢睡了,把被子上的盐归拢归拢,瞪着眼坐到了天亮。期间林雪丽在客厅里“呜呜”的闹了点动静,两人不出去,单是守着床,攥着盐巴以静制动。哈欠连天的进了警局,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夏小琪心想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虽说林雪丽好像有些怕盐,但看样子怕的有限。最主要的是瞧不见她,非要等她现身作怪了,才能知道盐往哪儿丢。但要真等她做起了怪,自己又未必有还手的机会。一想起昨晚林雪丽恐怖的模样,她就不由得缩着脖子打了个哆嗦。思来想去的苦恼了一整天,她觉得有必要再和林雪丽沟通一次。于是傍晚下班之后,她和齐书蕾打了声招呼,就直奔医院而去。因为怕有危险,所以她没打算让齐书蕾跟着,只说是要值班。男子作为枪击案的证人和受害者,并没有被医院随意的丢到大街上去。不仅如此,他在吃掉了正常的一日三餐之后,还一天到晚的和看守他的警员喊饿。警员被他吵的烦了,买来了泡面和许多大白馒头。你不是饿吗?看你能吃多少!然而男子的食量是惊人的,以至于警员担心他会把自己撑死。吃饱了这家伙还不老实,不让他出去吧,夜里还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逛荡了一圈。当夜值班的小赵不过是迷瞪的打了个盹儿,再睁眼时人就没了,把他吓了个透心凉。都以为这家伙是趁夜跑了,结果没等天亮,他溜溜达达的自己就回了来。问他去哪了,他心满意足的笑着回了句:“出去看看。”由于男子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所以医生护士都以他的床位号称呼他。而他住五楼,床号“502”,恰巧与万能胶同名。夏小琪再次见到男子的时候,发现这家伙不过三天没见,却是有了大变化——手脚有肉了,两腮不再瘪瘪。脸上还是白,却有了些许血色。虽说依旧是偏瘦,但看起来至少不那么病态。一眼瞅去,俩大眼睛黑白分明,镶在深深的眼窝子里。嘴唇不厚又不太薄,是个有棱有角的,红艳艳的像刚吃过辣椒。虽说头发短得没了造型,但总体来说,还是个好看的俊秀小哥。关于他的来历,周边人多有猜测。说他是流浪汉吧,可他皮肉细嫩,白得让女生都嫉妒,哪有点风吹日晒的痕迹。可要说他不是流浪汉,却又被饿成皮包骨头的惨样。有小护士闲来YY,猜他是哪个富豪家的公子。因为被人绑架,关起来不给饭吃,所以才细皮嫩肉又皮包骨头。这推断乍一听起来还颇为有理,男子大眼睛高鼻梁,看起来就不是一个穷酸相。于是乎待嫁的年轻护士们起了心思,有事没事的就来502面前转转。失忆这种事情没准儿,有的几年都无法恢复记忆,有的短期失忆,“嘎嘣”一下就什么都想起来了。万一他真是个富二代,那或许就是现实版的灰姑娘与白马王子。退一万步讲,即便人家真啥也不是,好看的一张脸蛋还摆在那儿。没事过来聊上两句,着实也不亏了什么。男子也喜欢和人聊天,男的女的他都笑脸相迎。他有太多不认识、不知道的东西;看了电视,知道有那么个东西了,却又不知道那东西叫啥。不过他记性好,人家说过一遍他就能记住,于是这几天已学了不少知识。夏小琪进门之时,男子正坐在病床边上看电视。见到漂亮姑娘来了,他快乐的笑出了两排白牙。可是当她走进,他不仅收敛了笑容,还皱起了眉头。灯光在他脸上投下阴影,他的双眼隐藏其中;瞳孔黑得犹如夜色,而他的视线,则凝重的移向了她的身后。
江北诡事

江北诡事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恐怖惊悚
  • 作者:鱼文吉

主人公叫郭猴的书名叫《江北诡事》,是作者鱼文吉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江北市的郊外有座野豺岭。抗日战争时期山上打了场恶战,据传是死人无数。当地的老百姓装殓了国人的尸体,但总有遗漏掉;而日军的尸体更是没人管。漫山的腐尸令整座山都在变臭,活人避之惟恐还来,却惹来了成群结队的鬣狗,小山也因而故得名。野豺岭远看不险,看似怪石面目狰狞、荆棘丛生,是个实打实的恶风恶水之地。山上除了野菜、蘑菇就余下当初鬣狗啃剩的人骨头。平常没人愿往山上走,连个挖坟掘墓者的都不来。却便在这山中,他沉眠了近百年。百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