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张 夜半小说

第十八张 夜半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8 09:24:21 作者:鱼文吉

夏小琪家里有个中等大小的饭厅,坐落于客厅和厨房之间。饭厅里摆了一张精致优雅的黑色长方形木桌,桌子上方吊着一盏好看的装饰灯,暖暖的的灯光给人温馨浪漫的感觉。夏飞虎进浴室随意洗了洗,随即三人一同吃饭时。米饭是正太预先煮好的,只煮了他和夏小琪两个人的量,因为夏

>>>《江北诡事》章节目录<<<


《第十八张 夜半》精选

夏小琪家里有个中等大小的饭厅,位于客厅和厨房之间。饭厅里摆了一张精致的黑色长方形木桌,桌子上方吊着一盏漂亮的装饰灯,暖暖的灯光给人温馨的感觉。夏飞虎进浴室随意洗了洗,随后三人一起吃饭。米饭是正太事先煮好的,只煮了他和夏小琪两个人的量,所以夏小琪只能给弟弟煮了碗泡面凑数。夏飞虎在餐桌上一直对正太瞪眼歪嘴的,结果正太不理不睬,兀自吃的挺香,还不忘给夏小琪夹菜。夏飞虎的俩眼珠子就没停过,越看正太越像小白脸。夏小琪被弟弟的一番话,说得心里不太痛快,饭嚼在嘴里总觉得不香。她偷瞟了一眼坐她对面的正太——光滑饱满的额头,皮肤是挺白的,最近养的不错,脸面更俊了些。要说当小白脸,他的确有资格。正太注意到了她在看他,随即回以傻笑。笑的时候他两腮鼓囊囊,鲜红的嘴巴紧闭着,唇上油光振亮,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夏小琪也对他笑了笑,心中又想,小样儿呆头呆脑的还挺好看,如果真是小白脸,应该去找富婆才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小警察,有什么好怕被人骗的。如此一想,她愈发觉得弟弟心里阴暗,自己可不能被他感染了。“咦,你怎么今天只吃两碗饭?最近你食量好像减小了啊。”饭后夏小琪问正太。“靠,两大碗米饭还少啊?”夏飞虎神情夸张的感慨:“姐,你是在养猪——吗?”夏小琪再次瞪眼,夏飞虎识趣的闭嘴,还抬手在嘴巴前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正太有点把夏飞虎当空气的意思,对其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他收拾着碗筷的同时只对夏小琪说话:“这两天是不怎么容易饿。我想,明天吃一碗半就够了。”“你可别听那小子胡说,你该吃多少吃多少,别饿着!”夏小琪以为正太是在介意夏飞虎的话,心中不由得暗恼弟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然而正太却是微微一笑,很认真的回答她:“我想一碗半应该是够了,如果不够我再加。”收拾好了碗筷,夏小琪穿着清凉的短袖短裤,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正太如往常一样,拿上平板电脑挨着她坐了。夏小琪想起了手机的事儿,掏出诺基亚之后教正太怎么用。正太很开心,觉得这东西太神奇了,有了它,自己就可以随时和夏小琪说话。数字机没啥功能,两句话的功夫就介绍完了。两人随即和往常一样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夏飞虎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如此和谐的一幕,心中顿觉不爽。于是他嘴巴一撇,走到沙发那儿,撅起屁股,摇头摆尾的愣往两人中间挤。“哎呀,你干什么你!”夏小琪好气的在弟弟屁股上拍了一下。“看电视啊!咋,不让看?”夏小琪没啥说的,只能是无奈的瑶瑶头。正太却是站起身,引得夏飞虎立时警觉。可就看他绕了一圈,搬了张凳子,走到了夏小琪身边坐了。夏飞虎一怔,心中嘀咕:好一招以退为进,高手啊!电视是网络电视,可以随意点播节目。夏小琪最近正在追一部韩剧:《我的见鬼女友》。以往她一个人在家,有鬼的片子她是不敢看的。现在家里有了正太,她倒是觉着这样的韩剧看起来另有一番刺激。正太也看的津津有味,两人一边看,时不时的还嘁嘁喳喳的讨论两句。夏飞虎没头没尾的跟不上剧情,见边上两人挺热乎,心里酸酸的不是味儿。于是他就开始插嘴,问这个是谁,那个是谁,那总裁为什么那么拽,那个女的怎么能看见鬼?看电视最烦有人在边上一直吵,没多久夏小琪就不耐烦了,皱起小巧的鼻子怒道:“闭嘴,自己看!”然后转头又和正太叽叽喳喳。夏飞虎心里好失落,感觉老姐被人拐跑了……过了十一点,到了该睡觉的时候。结果怎么睡又成了一个问题——夏飞虎想睡房间,又不愿意和正太挤一张床,所以就想让正太睡沙发。正太倒是无所谓,可夏小琪不同意。她心中思忖:人家每天都在房间里睡得好好的,结果你弟弟一来,就让人家腾位置。虽不是大事,但如果真这么干了,多让人寒心啊?夏飞虎气死了,觉得老姐今天处处偏向那个小白脸!悲愤之下他怒而撒泼:“反正我不和他一起睡,要睡你和他睡去!”窜升的红霞犹如火箭,“噌”一下爬满了夏小琪的脸蛋。她当即怒喝:“说什么呀你!”正太听了夏飞虎的话,歪着脑袋眨巴眼睛,若有所思之后欲言又止。而夏飞虎还要进一步发表他的高论,冷不防夏小琪已经操起茶几上的一本杂志,卷成了卷儿杀将过来!鸡飞狗跳的一通胖揍之后,夏飞虎含泪缩在了沙发上。夏小琪给他甩下一张薄毯,气哼哼的回屋去了。路过正太身边时,见这货还傻愣愣的望着自己,她皱眉咕哝一句:“看什么看,睡觉!”随即“嘭”一声把门关了。其实正太觉着夏飞虎的提议不错,可惜夏小琪不同意。挠了挠屁股,他看到沙发那边,夏飞虎还在不服不忿的冲他瞪眼,于是他也回房去了。客厅里的挂钟滴滴嗒嗒的走着,转眼到了凌晨2点59分。秒针懒懒的,一步一步的,迈动慵懒且拖拉的步伐,挪向12点方向。夏飞虎睡得仰面朝天,嘴巴微微张着;一只手上抬,搭在脑袋旁边;一只脚滑下了沙发,耷拉在地上。终于,秒针指向了59分,然而迈向12点的最后一步,它却怎么也无法迈出。长长的秒针在跳动,依然发出“嘀嗒”响声。可那只是原地的颤抖,好似前方筑起了无形的墙,令它跨不过,冲不破,只能不停的原地迈步。空调的温度显示在23度,夏飞虎吧嗒吧嗒嘴,睡得很香。客厅里没来由的起了风,轻轻撩动阳台边上的窗帘。沙发底下,无声无息的探出一个脑袋。脑袋有着微卷而披肩的长发,拉扯着僵硬的脖子,接着是穿着睡裙的身躯,缓缓的爬到夏飞虎身上。睡梦正酣的夏飞虎觉得有点凉,手在身上摸了摸,摸到了另一只纤细冰冷的手。他睡得迷迷糊糊,迷瞪着睁眼瞧了瞧,嘴里咕哝:“菲菲,别闹。”遂一伸胳膊将人影裹入了怀中。女人不老实,双手在夏飞虎身躯上下来回摩挲,摸得夏飞虎心痒难耐,双手不由得也开始在对方身上游走。“宝贝儿,来亲一个……”夏飞虎闭着眼睛撅起两片嘴唇,等了两秒没亲到东西。他努了努撅长的嘴唇,撒娇似的“唔唔”了两声。睡意稍稍褪去了些,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我晚上好像是睡在老姐家啊,菲菲怎么来了?心里纳着闷,他睫毛眨动着勉力睁开了眼。冲怀里的人看去,那漂亮的鹅蛋脸确实是菲菲;可菲菲的眼窝子里装着俩白蒙蒙的眼球,脸蛋死灰死灰的,没有半点活人气。大惊之下,夏飞虎登时清醒。但不知什么时候,菲菲的双手已然摸上了他的脖子。他只短促的喊了半声,喉咙便已被他性感的女友掐住。他从不知道菲菲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瞬间袭来的窒息感令他慌了神。他想把对方的手掰开,可那哪里是手,根本就是两只铁箍;无论他如何使劲,他的喉咙始终被狠狠掐着。菲菲骑在他的身上,漂亮的脸蛋已变成了呲牙咧嘴的狰狞模样。惶恐之中,夏飞虎抡臂向女友脑袋打去;结果一打打了个空,菲菲的头脸像是3D投影,被他的大巴掌直接穿透。夏飞虎一怔,心里诧异非常。他脸都憋红了,舌头也吐出了半截。不及多想,他伸手想去拽菲菲的头发,结果手指都已探进对方脑壳,还是无法抓到任何东西。他慌了,是真的慌了,双脚开始乱踢乱蹬,一只手臂胡乱挥舞拍打。可这些举动根本于事无补,他的舌头越伸越长,眼珠子在抖动中渐渐上翻。他的胸腔里如同灌进了辣椒水,痛苦与窒息在剥夺着他的意识。完了,要死了!他心中出现了绝望的念头,在他年轻的生命走向终点时,他看到了光。那光是如此的温暖圣洁,有一位天使从白光之中向他走来。天使有着深眼窝,直鼻梁,嘴唇鲜红的扎人眼睛。夏飞虎心想,这位天使咋这么眼熟?下一刻,天使洒下了圣水,接着抡起了大巴掌,冲他脸上狠狠来了一耳光。“啪!”耳光脆生生的,宛如耳畔炸响的惊雷。夏飞虎顿时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口鼻之中吸进了气。“咳咳,咳咳咳咳……”咽喉上的束缚消失无踪,他翻身滚下了沙发,剧烈的咳嗽着,咳嗽的同时贪婪的吸着气。唾沫从他喉咙眼里溢出,他直接啐了一口,把口水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天旋地转了好一阵子,他才恢复了完整的意识。眼前的天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穿着短袖和大裤衩的正太。夏小琪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顶着一脑袋乱发,穿着粉色短袖睡衣裤出了卧房。她揉着眼睛,就见弟弟一脸湿哒哒的瘫坐在沙发旁的地板上,而正太则皱眉看着空无一人的玄关方向,也不知道是在摆什么造型。“怎么回事啊你们?”她以为两人又打架了。“咳咳,咳咳,姐,姐!”夏飞虎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冲他老姐伸着手,“有鬼,鬼要杀我!”
江北诡事

江北诡事

  • 状态:已完结
  • 类型:恐怖惊悚
  • 作者:鱼文吉

主人公叫郭猴的书名叫《江北诡事》,是作者鱼文吉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十分我的推荐。主要原因讲的是:江北市的郊外有座野豺岭。抗日战争时期山上打了场恶战,据传是死人无数。当地的老百姓装殓了国人的尸体,但总有遗漏掉;而日军的尸体更是没人管。漫山的腐尸令整座山都在变臭,活人避之惟恐还来,却惹来了成群结队的鬣狗,小山也因而故得名。野豺岭远看不险,看似怪石面目狰狞、荆棘丛生,是个实打实的恶风恶水之地。山上除了野菜、蘑菇就余下当初鬣狗啃剩的人骨头。平常没人愿往山上走,连个挖坟掘墓者的都不来。却便在这山中,他沉眠了近百年。百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