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小说

第18章 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小说

发表时间:2019-12-04 06:09:58 作者:谁家mm

柳蔚望着儿子,突然说:“小黎,你几岁了。”柳蔚看着儿子,突然说:“小黎,你几岁了。”。

>>>《法医狂妃》章节目录<<<


《第18章 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精选

柳蔚抿着唇呼吸几下,才勉强镇定了心中的情绪。

柳蔚看着儿子,突然说:“小黎,你几岁了。”

柳小黎懵了一下,回答:“我四岁,娘亲你忘了?”

“NO,你五岁的人。”柳蔚捉着儿子的肩膀,认真的说:“以后但凡有人问你几岁,你就说你五岁,尤其是外面那个叔叔,他往后若是问你,一定要这么说。”

“往后?”柳小黎不明白:“爹,这个叔叔我以后也要见到吗?”

“估计是。”

“为什么?”

“他要我们去帮他一个忙。”

“我们可以不帮吗?”

“不可以。”

“为什么?”

为什么,好一个为什么。

柳蔚有点咬牙切齿的说:“因为你的付叔叔多事,非要给你娘亲我报一个官衔,害的你娘亲不止天天穿男装,还彻底担上了欺君之罪的名头,这也就算了,现在还成了谁都能使唤的低品官员,那人官衔比我大,他让我做事,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柳小黎苦着脸,小脸皱成一团。

柳蔚深吸了口气,心头乱成一团浆糊。

她不知道她有没有认错,也不知道那人认出她没有,但是小黎这张脸她可是天天看的,跟外头那男人的容貌,不说很像,也有个五分像,不过小黎如今还小,脸蛋圆,下巴胖,乍一看倒是看不太出来,不过再长两年,只怕就越看越像了。

柳蔚心里很烦,说实话,那时候她才刚刚穿越过来而已,那会儿她在京都的柳家挣扎求生,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脱离柳家,趁夜赶路时,就是晚间走了个乡间小道儿,就碰上个中了椿药,倒在路边的妖孽男人。原想着正好挣点盘缠,就问那人,要不要解药,解一次两百两,她的针灸之法传承自前世的爷爷,那位全球著名的中医学者。

柳蔚很有信心,扎上几针,便能解了那男人身上的毒。

可没想到药没解,自己倒是搭进去了,只是春风一度,她第二日醒来,匆匆看了一眼那男人的摸样,就拿光了他身上的钱,只留了十两散碎银子给他,便跑了。

这一跑因为有钱了,叫了马车倒是跑得快,可是两个月后,她就悲剧了。

柳小黎就这么落在她肚子里头了。

柳蔚没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小黎的父亲,主要是当初他们连对方姓谁名谁都不知道,那晚纯粹是一场战争,他药性惊人,她反抗不能,最后两人都是筋疲力竭,根本无暇说话,甚至连交谈都仅限于她单方面的嚷嚷他慢一点,再慢一点。

可是现在,那个极有可能就是小黎父亲的人,就在门外,并且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要与他朝夕相处。

柳蔚很焦躁,她只得继续反复叮嘱儿子:“记住,我是你爹,以后不能说漏嘴,还有你今年五岁,不是虚岁,是实岁,实岁五岁,知道吗?”

看娘这般郑重,柳小黎只得乖乖点头。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

柳蔚神色一凛:“是谁?”

外面传来女子的声音:“柳先生,是奴婢。”

柳蔚松了口气,过去开门。

外面站着衙门的女婢,她说:“柳先生,大人叫您去前厅,说是您明日就要跟京里来的大人走了,要您今日无论如何要帮帮他。”

明日就走?柳蔚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黑的不行。

那女婢见她面色不好,声音也迟疑了:“柳,柳先生……大人他还说,李庸的认罪状……”

“好了,我现在过去。”柳蔚面色不愉,转头对儿子道:“小黎,你在屋里收拾行李,还有珍珠,一会儿它回来别让它出去了。”

柳小黎不干,他听到了“李庸”两个字:“爹,你要去牢房吗?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法医狂妃

法医狂妃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谁家mm

他是21世纪女法医,医剖双学,一把术后刀,治疗得了活人,验得了死人。一朝穿成京都柳家不得宠的庶出大小姐! 初遇,他绝世无双,裆部支起,他笑眯眯地想问:“公子可是药了?解么?一次二百两,童叟无欺。”他危险蹙眉,似在评判他的姿色是否能令他甘愿献身…… 他愠怒,手中银针翻飞,刺中他七处大穴,再玩味地盯着他萎下的裆部:“看,马上就焉了,我厉害吧。”话音刚落,那地方竟再度膨胀,他被这死王爷粗暴扯到身下:“你的针不管用,换个法子解,本王给你四百两。”“靠!”他悲剧了,儿子柳小黎就这么落在他肚子里了。“回禀王爷,致命伤便是插在芳侧妃胸口上的匕首。”方仵作语气肯定地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