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章 以强攻众弱小说

第五十章 以强攻众弱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9:35 作者:袖唐

这是一个士人阶层自由的的时代,也可以随便的抒发情感情怀,也可以有彻底颠覆基本认知的学术言论,这是一个对士人非常宽容的时代,也可以时弊时事,也可以逆流而行,更有甚者也可以对国君失德的行为通过谴责,更有甚者也可以指指对着国君破口大骂。却也要要对自己的言行主要负责。假若所言确实有然而也必须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倘若所言的确有理,不但不会被责罚,反而会得到礼遇和尊重,但君主拥有至高的地位,岂是能骂完之后发现骂错了,随随便便一句误会能了事?。

>>>《江山美人谋》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以强攻众弱》精选

这是一个士人阶层自由的时代,可以随意的抒发情怀,可以有颠覆认知的学术言论,这是一个对士人十分包容的时代,可以针砭时事,可以逆流而行,甚至可以对国君失德的行为进行指责,甚至可以指着对着国君破口大骂。

然而也必须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倘若所言的确有理,不但不会被责罚,反而会得到礼遇和尊重,但君主拥有至高的地位,岂是能骂完之后发现骂错了,随随便便一句误会能了事?

穆绪以死谢罪的行为虽然激烈,却也的确是时常会发生的事情。以生命为自己的言辞担负起责任,这是令人称赞的行为。

宋初一抿了一口米酒,醇香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来。

穆绪也不是随随便便挥剑自裁,他是有一腔热血一颗爱国的心,才会用自己的鲜血染上这次的声讨。有了士人鲜血的融入,这次的声讨便会更有力度。这对宋初一的计划无疑很有利。

穆绪的尸首被恭敬的请出酒馆,众士人冒雪相送。

一时间,酒馆里就剩下了宋初一一个文士打扮的人,不过好在她坐在雅舍里,并不会太引人注目。

吃了些炙肉,酒喝到一半,已经有士子返回,安静的酒馆里又热闹起来。

众人满腔的悲怆,纷纷要店家取来竹简和笔墨,拿出自己的最高水平开写下发自肺腑的声讨之言。整个酒馆俨然变成了文学馆。

“先生不写一篇吗?”侍女不知何时也取来了竹简,供着身子,双手举过头顶。

宋初一怔了一下,问道,“何人令你拿竹简给我?”

“是……”侍女有些迟疑。

对面的雅舍里一名华服青年端起酒爵走过来,“小兄弟如何知道不是这婢子想请你留下一篇佳作?”

这名青年约莫二十五上下,脸盘方正,下颚蓄了短短的胡须,整齐干净,分明是一副商人的打扮,却没有多少市侩俗气。

宋初一接过侍女手中的竹简,在几上摊开,却没有提笔的意思,只伸手请来人坐下。

“小子才疏学浅,虽心有余而力不足,写出来贻笑大方,难免有损此次声讨威严,反观先生气度不凡,腹内必有绝艳文章,不如一助声势?”宋初一微笑着将摊开的竹简推至那人面前。

那人连忙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在下是一介商贾,囫囵吞枣的读了几卷书,哪里写的出什么文章!更当不得‘先生’二字!”

宋初一不再劝他写,只是笑道,“既然我二人都无此才,还是安心等着看别人的吧!”

侍女将这人那间雅舍里的食物端出来,与宋初一的放在一起。

“在下余奢,是楚国商人。请教先生高姓大名。”余奢拱手问道。

宋初一注意到他方才还称“小兄弟”,转眼间却称“先生”,她沉吟一下,道,“宋怀瑾。”

“怀瑾?难道是那位解卫国之危的怀瑾先生?”余奢惊讶的看着她。

宋初一亦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余奢兄怕是消息有误吧,解卫国危局的,不是闵迟先生吗?”

宋国上上下下都觉得此次卫国与宋国得以修和,是闵迟斡旋的结果,大多数人还不知道有个宋初一。宋初一之所以有些名声,是因为昨日那番弱国争霸论,她的名声也仅仅止于濮阳城,甚至可能只有这一条街上的士人知道,根本比不上闵迟。

“哈哈,明人不说暗话,我等商人消息最是灵通,宋卫修和,闵迟先生只是明面上的,但怀瑾先生功不可没。”余奢笑道。

宋初一心想,你可没和我说明话,这就怪不得我了。余奢见到她只惊讶于她的身份,而非如一般人那样,对她的年龄表示吃惊。这说明之前他就已经见过她,更甚至已经调查过她,却还是装作只耳闻却未见过的样子,也不知有何企图。

“余奢兄果然消息灵通!不过余奢兄将功劳都归诸我身上,未免对闵迟先生有所不公。”宋初一喝了一口酒,道,“余奢兄消息灵通,应知道近来有一派崛起,曰纵横家。”

余奢心有疑惑,不知宋初一为何提起此事,但还是点头道,“有所耳闻,据说是出自鬼谷一门,却未有幸拜读纵横之论,不知其所行何事。”

“余奢兄颇有为纵横家风范。”宋初一道。

余奢好奇道,“哦?不知此话怎讲?”

宋初一咧嘴笑道,“最擅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把商人与士人相比,本身就是一种抬高,并不算讽刺挖苦,而是打趣的成分要多一些。

余奢哈哈一笑,他对纵横家很有兴趣,接着问道,“先生读过纵横之论?不知纵横家所行何事?”

“未曾读过,不过略有耳闻。”宋初一说的十分诚恳,然而事实上,她不仅读过,而且曾经仔细研读数年。

所谓纵横家,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她所行的灭国之道,与“横”不谋而合,虽然所用的方法不同,但都主张事一强攻众弱,因此她也十分赞同连横之说。

“先生可知道,鬼谷所出的纵横家都有哪些?所出何地?”余奢问道。

宋初一微一挑眉,抿了一口米酒,道,“余奢兄是不是太心急了些?”

商人逐利,听这些无关生意的事情也不过是纯属好奇。一般商人,最多只会对纵横的论说感兴趣,而不会在不知道纵横论的情况下,去打听纵横之士的所在。除非他想亲自去找纵横之士了解,一个商人,找纵横之士做什么?

余奢愣了一下,才明白自己早被宋初一看穿,她不动声色的把话题转移到纵横之士身上,可不是单纯的想打趣他,而是为引出他真实目的。

余奢被拆穿,不但未曾羞愧,反而隐隐带着兴奋,一甩宽袖,给宋初一施了一礼,“余奢他日定当登门拜访先生!”

宋初一只淡淡一笑,也不说欢迎还是不欢迎。

仿佛宋初一的表现让余奢很满意,他心满意足的起身离去。

宋初一垂眸,看他从大堂穿过的身影,若有所思。片刻对侍女道,“笔墨。”

侍女双手奉上沾好墨的毛笔,宋初一将那空白竹简摊在自己面前,放下酒盏垂头飞快的书写起来。

江山美人谋

江山美人谋

  • 状态:完本
  • 类型:耽美同人
  • 作者:袖唐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所有收藏,请选择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可分上下两部,共四册。此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切记买错了。****谋士,运筹帷帐之中,最后决战千里之外。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摧眉折腰。远处山坡上灰蒙蒙的一片,大纛旗在风中烈烈作响,苍劲有力的“魏”清晰可见,彷如窥伺猎物的猛虎,随时可能一跃而起,吞掉面前比它巨大千万倍的城池。而大纛旗下,炊烟袅袅,魏军正在扎营烧饭,浓郁的谷香肉香四溢。。

杰东中短篇小说 | 相公有事吗 | 达人街Ⅰ未婚少东 | 人善变人妻 | 睡了上司怎么办? | 我的奶爸人生 |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 踏星 | 都市极品医神 | 极道猎梦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