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见眉目如旧小说

第二十七章 见眉目如旧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9:33 作者:袖唐

北宋初期一抬起头,见主座上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男人,形貌端方,颇有些温文儒雅的气度,虽然两鬓微霜,一副疲态,显然纵欲过度过甚。北宋初期一早料想到可能会会碰见卫国使节,但她不惧,只要你目的不相逆,她不信前去使臣宋国之人是个笨蛋,会在殿上与她双方对峙出来,“少主之意,怀宋初一早料到可能会撞见卫国使节,但她不惧,只要目的不相逆,她不信前来出使宋国之人是个笨蛋,会在殿上与她对峙起来,“主上之意,怀瑾不敢揣度,但怀瑾确是为那几万将士而来。”。

>>>《江山美人谋》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见眉目如旧》精选

宋初一抬头,见主座上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形貌端方,颇有些温文儒雅的气度,但是两鬓微霜,一副疲态,显然纵欲过甚。

宋初一早料到可能会撞见卫国使节,但她不惧,只要目的不相逆,她不信前来出使宋国之人是个笨蛋,会在殿上与她对峙起来,“主上之意,怀瑾不敢揣度,但怀瑾确是为那几万将士而来。”

“哦?”宋剔成君垂眸,冷眼看着立于下面的两人,“卫侯倒是有意思,派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年幼,嘲笑寡人吗?”

闻言,宋初一转头,在看到那人容貌时,面上不由错愕。

那是一名年约十八九岁的男子,身材颀长,一袭月白深衣,深蓝色的领口和袖口,高官华服,映衬一张俊美的脸,萧萧肃肃,爽朗清举,却是……闵迟。

前世,宋初一第一次遇见闵迟时,他已然二十余岁,那时候的风姿自非现在可比,但眉目依旧。

闵迟见她直直的盯着自己,不由蹙起好看的眉,也不再理会她,拱手回答宋剔成君的话,“宋君言重了,并非是嘲笑宋君,而是我卫国实在无人。”

满殿文武陡然爆发出一真大笑,在空旷的殿内轰如雷声。宋初一也不再纠结是事后是否要捅闵迟几刀泄愤,趁着众人笑的正欢,她当即以袖掩面哇的一声嚎了起来。

笑声几乎是戛然而止。一名约莫三十五岁上下的华服男子满脸轻蔑的笑意,颇感兴趣的问道,“小儿因何殿上啼哭?”

呼一国使节为“小儿”并言“啼哭”,这是极其无礼的行为。

倘若是个顾忌颜面的清高士人,必然已经怒不可遏,但宋初一从来不在意这些,掩面抽噎,“怀瑾亦是宋人,今见母国将亡,心中哀伤欲绝,故而失态。”

“无稽之言!”那华服男人面上笑容倏地敛起,从一只笑面虎陡然肃然起来,他朝宋剔成君拱手道,“君上,此人妖言诅咒我宋国,该叉出去砍了!”

“上卿莫急,寡人倒是要听他如何说。”宋剔成君道。

原来是宋偃!宋初一陡然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刻薄,因为她来到宋国之后并没有去拜访他,而是去求见陶定,他定然以为她带了许多金银珠宝献给陶定,故而心生不快。

瞬息之间,宋初一便明白缘由,她也无暇顾及,立刻答宋剔成君,“魏军屡屡战败,魏国声势大衰,兵力更比不上庞涓统领军队之时。但这也正是宋国最危险之时!”

宋剔成君虽然纵情酒色,但他能够篡位成功,就绝非一个庸碌之辈。

他略一想,便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不禁坐直身子问道,“此话怎讲?”

“众所周知的,秦魏两国几乎一年三小战,三年一大战。如今魏国国势衰落,而秦自商鞅变法之后,国力大增。太子赢驷长于兵略,秦人亦好战,如今新君即位,势必要与魏国血战到底。魏国必将备战,但短期内如何获得粮饷兵马?”

“何也?”宋剔成君问道。

“以战养战。”宋初一微笑着缓缓道,“以最小的战争获得最大利益。齐、楚、韩、赵、宋,君上以为,魏国会选择向哪一国挥兵?”

宋初一说的这五国,均与魏国接壤,除了宋国之外,其他四过都列数战国七雄。其中齐楚实利最强,而韩赵魏三家分晋之后,便有过数次结盟,在这等情形之下,魏王应当会忙着与这几家交好吧!

宋初一见众人面色凝重,姿态越发从容,“外臣曾听闻一趣事,想讲给诸位听一听。”

“先生请讲。”宋剔成君态度比方才严肃的多了,并且也给了宋初一足够的尊重。纵然他说是趣事,殿中也没有几个人抱着听笑话的态度来听。

宋初一娓娓道来,“外臣经过睢水时看到一只蚌露出水面在晒太阳,正巧飞来一只鹜鸟去啄蚌肉。蚌马上合拢其壳,将鹜鸟的长嘴紧紧地挟住,鹜鸟言:今日不下雨,明日不下雨,你就会被晒死。蚌回道:今天不放你,明天不放你,你就会被憋死。双方都互不相让,此时一渔翁经过,轻而易举的便将二者擒获。”

闵迟静静立在殿上,与其他人一样看着宋初一。她着了一袭素色广袖宽袍,墨发在头顶松松窝了个髻,用一根木簪簪上,浑身上下,既无环佩装饰,亦无过多颜色,正衬她素净的面容。

“先生这故事讲得有趣。”宋剔成君话如此说,心却是提了起来。魏国便是那等着鹤蚌相争的渔翁啊!

大殿上一片默然。

陶定垂眸,昨晚宋剔成君交代他今早要想法子戏弄宋初一一番,他便想了《芄兰》的法子。她虽未做全套的装扮,但小小年纪便能以气度撑起成人之衣,当真十分难得。

宋初一叹道,“此次攻宋,实在是我主上受魏王胁迫,不得已而为之!我卫国与周皇室同宗,这一遭,魏王不过是找个由头,让周天子无话可说罢了!唉!如今恐怕魏王已经以借道为名,占了国土。”

大军从别国境内经过,要与之商议,大多数情形下,须得付出一定报酬。魏王定然以此为由,名正言顺的吞并卫国城池。

虽说眼下礼乐崩坏,但兵家说,师出无名,人心涣散,故逢战必败。所以便是为己方军队人心、气势,也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

闵迟知道是时机说话了,便紧接着道,“我主上,愿奉上六车珠宝,百匹骏马,七十名美姬,以及铜器若干,和解此事,还请宋君三思!”

“哼,区区物品,便想将此事了断?”陶定冷哼道。

宋初一心中诧异,这些东西即便对于一个大国来说都已经不少了啊!还不知足?是不是狠了点?

上卿宋偃大概是私囊饱满,所以便也并未太多刁难。有士大夫建议,“我宋国如此轻易的便放过此事,未免让临边强国以为宋国好欺,不如便让卫侯亲自致歉吧!”

这对于霸国雄主来说是侮辱,但在卫侯这儿却是最简单的事情,只要能揭过此事,别说亲自致歉了,就是为宋剔成君牵马驭车,他也是肯的。

“老夫,还要再加一条。”陶定忽然插嘴道。

江山美人谋

江山美人谋

  • 状态:完本
  • 类型:耽美同人
  • 作者:袖唐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所有收藏,请选择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可分上下两部,共四册。此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切记买错了。****谋士,运筹帷帐之中,最后决战千里之外。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摧眉折腰。远处山坡上灰蒙蒙的一片,大纛旗在风中烈烈作响,苍劲有力的“魏”清晰可见,彷如窥伺猎物的猛虎,随时可能一跃而起,吞掉面前比它巨大千万倍的城池。而大纛旗下,炊烟袅袅,魏军正在扎营烧饭,浓郁的谷香肉香四溢。。

杰东中短篇小说 | 相公有事吗 | 达人街Ⅰ未婚少东 | 人善变人妻 | 睡了上司怎么办? | 我的奶爸人生 | 小精灵的奇妙冒险 | 踏星 | 都市极品医神 | 极道猎梦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