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那一寸秋波小说

第七章 那一寸秋波小说

发表时间:2022-05-15 07:39:32 作者:袖唐

暮色中,赵倚楼粘满水的黑发零乱,几缕长长的发丝贴着脖颈蜿蜒到胸膛,那张脸只比巴掌大些,了隐约有了些棱角,长眉斜斜飞进鬓,被发丝半遮半掩的那双眼明明就是饱含怒气,却让宋初一会觉得如同天际遥远的的寒星,再加之笔挺的鼻梁,面相显露出来出性格中的执拗和刚毅。在这般容色之下,赵倚楼唇边的伤痕竟也不难看。。

>>>《江山美人谋》章节目录<<<


《第七章 那一寸秋波》精选

暮色中,赵倚楼沾满水的黑发凌乱,几缕长长的发丝贴着脖颈蜿蜒到胸膛,那张脸只比巴掌大些,已经隐约有了些棱角,长眉斜斜飞入鬓,被发丝半遮半掩的那双眼分明是充满怒气,却让宋初一觉得犹如天际遥远的寒星,加之笔挺的鼻梁,面相显露出性格中的固执和坚毅。

在这般容色之下,赵倚楼唇边的伤痕竟也不难看。

“朗朗如日月之入怀。”宋初一赞他如怀揣了日月一样的容华慑人。

这是极高的评价了,赵倚楼还是少年的身量,因长期饥饿,在加上正在抽条长高,看起来十分瘦削,但好在他的长相便不是柔弱型。

赵倚楼被她灼灼目光看的有些窘迫,转身走到石壁下,钻进草堆里,背对着宋初一,不再理会她。

“少年,咱们商量点事儿。”宋初一抄手立于他身后,笑盈盈的道。

“莫要如此唤我,你分明也不比我大。”赵倚楼硬邦邦的道。

宋初一在看见赵倚楼容貌的时候便冒出一个想法,原本并不打算与他商量,但想到免不了需要他配合,便道,“此事关乎我二人性命。”

赵倚楼闻言才从草堆里坐起来,靠在石壁上盯着她,等着聆听下文。

宋初一怔了一下,原本他若是还是原本的模样,做出这样的动作,旁人只会觉得他是个孤僻的孩子,然而眼下这等模样,竟是隐隐有些气势。

“你可知我们在哪国?如今是哪年?”赵倚楼无意间露出的气质,让宋初一临时改变了主意。

她问这话时并未报多大希望,时下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这样闭塞落后的情形下,各国之间大战小战不断,土地一会被这国占领,没几天又被那国打下,能知道自己是哪国人,国家的国君是谁,已经是很有见识的人了。

但赵倚楼显然算是一个比较有见识的人,“这里是齐赵之间,如今是齐王后某年。”

宋初一听着,猜测赵倚楼大约也就只知道这么多了,便道,“我们去宋国。”

“你不是要嫁到赵国……”赵倚楼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露了,立刻吞声。

贯穿这几日赵倚楼的表现,分明与她并不相识,宋初一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了干草上,懒懒的道,“让我猜猜……”

赵倚楼紧张的盯着她,仿佛生怕被她知道真相。

“看你扒人衣服那么顺手,不是第一次了吧?”宋初一压低声音道。

她故意说得十分有些歧义,其实心里很清楚,赵倚楼定然是靠扒尸体上的随葬物件来换取食物。他许是无意间遇见送嫁的车队,发现新娘奄奄一息,便一路跟随。

这个年头到处都是死人,能有一方席子卷了入土已经是比较高级的待遇了。而这身体的原主嫁的地方可能比较远,没有十天半个月到不了,为了防止尸体腐败的不堪入目,便找个清静安全的地方把尸骨葬了,等过段时间与新娘夫家商议之后,再带了棺材前来接尸骨回去。那么,她身边的那几个坟包很可能就是殉葬之人。

赵倚楼面色有些发白,他七八岁便流落在外,不敢与旁人抢食,为了活命只能做这种事。

人们敬畏鬼神,即便赵倚楼也不过是胆子稍大一些,更何况他刨的士族坟,倘若被那些规矩多的士族知道,赵倚楼必定会被挫骨扬灰。

宋初一见好就收,就如同赵倚楼不信任她一样,她也不信任他,谁知道把他逼急了,会不会做出杀人灭口之事。

“点火堆,把头发烤干再睡。”宋初一轻轻踹了他一脚。

赵倚楼从善如流,起身去点火。

宋初一钻进草堆里,打了个哆嗦,翻身看向赵倚楼。火光的映照下,他的眼熠熠生辉,真正是一寸秋波,千斛明珠觉未多。

便是千斛明珠也抵不上明眸的一寸秋波吧。宋初一觉得昨晚实在有些亏得慌,纵然她也没什么兴趣去猥亵他,但旁边躺着一个美少年和躺着一个浑身臭味的泥人,睡眠质量显然不一样。

画面美好,宋初一看着看着,渐渐觉得困意袭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不知道睡到什么时辰,听见赵倚楼在唤她,“喂!喂!起来。”

宋初一意识朦胧之中想起了昨日似乎答应和他一起出去狩猎,便半睁着眼起来,拥着干草坐了一会。

赵倚楼丢给她半块干硬如石的饼,“吃完这个就出发。”

宋初一睁开眼,身子微微一动,那半块饼便从腿上划了下去,“哈?”宋初一赶紧趴在草丛里找。

赵倚楼烧好了水,端着瓦罐蹲在一块大石上,沾着水将饼子泡的松软些,一边看着宋初一撅着屁股趴在草丛里找饼子,一边啃的欢快。

天才朦胧,光线不好,亏得两人睡觉时把下面的草压平了些,宋初一好不容易找到那块鸡蛋大小的饼子,一转脸便瞧见赵倚楼一副看热闹的模样,不禁恨恨的骂了一句,“小王八蛋!”

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衣服,只有身上蔽体的一件,因此只简单清理了一下,享用完饼子,便匆匆上山。

现在是秋末,很多动物都开始冬眠,猎物不好找,而且找到了也不见得能幸运的猎获,他们甚至连工具都是在山上现找的木棍,上山也纯属撞大运。

不过虽然动物难找,但山上还有一些残留的果子、草药之类的东西,宋初一和赵倚楼都没有放过。

昨日捉到一只山鸡,今日便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两人从早上到傍晚,别说打猎,甚至连一个猎物的影子都不曾看见,倘若非说有的话,便是曾经从眼前飞过一只鸡蛋大小的鸟,而且动作快如闪电,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影子。

“还好有些收获,这附近麻黄很多,到了人多的地方里能换到不少好东西呢!”宋初一也只能画饼充饥,这方圆五里有没有人聚居的地方都难说。

赵倚楼张口方欲答话,便听得一阵地动山摇,以及冲天而起犹如雷震的呐喊声,这是成千上万人声音汇集起来才有的阵势。

“打仗了!”赵倚楼一惊,拽着宋初一便准备跑。

宋初一扯住他,“跑什么呀,远着呢,打不到这边儿!看看!”

赵倚楼定了定心神,仔细听声音好像真的不近,便随着宋初一走到山顶,才发现这座山是一个峭壁,另一半塌陷下去,十分陡峭。

宋初一鄙视的看了赵倚楼一眼,“你早就知道这里的地形吧?那还吓的屁滚尿流?”

“胡说,何曾屁滚尿流!”赵倚楼脸色发黑。

宋初一也不理他,兀自笼着袖子在山头上坐了下来。

秋日干燥,因此放眼望去,远处的平地上到处都是被激起的烟尘,滚滚如浪,弥漫在天地之间,只能隐隐看出是两军厮杀在一起,也分不清谁是谁。

战鼓震天而起,两方都甘示弱的为军士鼓气。

“太脓包了!”宋初一不禁咂嘴,“明明比对方多了一半人马。”

宋初一骂的自然是领军,大概看起来,两边兵卒实力差距应该不大,怎么能让他们发挥最大的作用,还是要看领军之人的水平。

赵倚楼心下惊奇,他只看见烟尘滚滚,人潮如浪,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便也学着宋初一眯起眼睛去看瞧。

江山美人谋

江山美人谋

  • 状态:完本
  • 类型:耽美同人
  • 作者:袖唐

本书出版实体书有两个版本,如想所有收藏,请选择购买《江山美人谋》典藏版,可分上下两部,共四册。此外一个版本未出完,大家切记买错了。****谋士,运筹帷帐之中,最后决战千里之外。她非美人,美人是她手中的棋子,她非权贵,英雄竞为摧眉折腰。远处山坡上灰蒙蒙的一片,大纛旗在风中烈烈作响,苍劲有力的“魏”清晰可见,彷如窥伺猎物的猛虎,随时可能一跃而起,吞掉面前比它巨大千万倍的城池。而大纛旗下,炊烟袅袅,魏军正在扎营烧饭,浓郁的谷香肉香四溢。。

仗剑江湖笛声绕 | 诸天游魂系统 | 吞海 | 前妻变女仆 | 妖孽狂医 | 神宠进化系统 | 不语相思 | 朕法 | 遮天纪元 | 制作与召唤师 |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