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留在蓬莱小说

第十三章 留在蓬莱小说

发表时间:2019-11-16 06:06:49 作者:花妖娘子

暮暮吃痛,却娇嗔不饶,仰起头指指言真道:“他是谁呀!”暮暮吃痛,却不依不饶,仰头指着言真道:“他是谁呀!”。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留在蓬莱》精选

绿唤伸手往暮暮头上一敲,道:“你瞎说什么呢。我哪里勾搭别的男人了。”

暮暮吃痛,却不依不饶,仰头指着言真道:“他是谁呀!”

“我?”言真玩味的接话。

“对,就是你!你是谁呀!师傅说了闲杂人等不许随意出入碧游宫,你赶紧打哪来的回哪去,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暮暮挽起袖口,露出像肉包子一样的拳头来,像是要打人。

“我可是你师傅带过来的,你这小屁孩儿竟然说我是闲杂人等。”言真伸手直接拎起暮暮的后衣领,拎到自己的眼前来,用另一只手捏暮暮肉嘟嘟的脸颊。

“放我下来!大坏蛋!快放我下来!”暮暮扑腾着小胳膊小腿道,对言真拳打脚踢的,可就是够不着言真,于是气恼极了。

“我就不放你下来,就不放,知道错了没?”言真笑道。

“你勾引我的小唤唤就是大坏蛋!我才没有错!”暮暮一脸的憋屈,怪自己太小了,在言真面前没有丝毫挣扎的余地,就连打他两下都碰不到人。

“暮暮,不许乱讲话。言真你快把他放下来。”绿唤终于看不下去了,言真的性子她了解得再清楚不过了,再由着他俩闹下去暮暮保证会吃亏。

这一大一小的凑一块儿,恐怕没什么好事。

“好,我放下来。”言真说着就将暮暮放下了,暮暮双脚一落地就要过来对言真拳脚相加,没想到又被拎了起来。

“暮暮,不许胡闹,他是小唤唤的朋友,和小唤唤一起守护瑶池的,你得叫他言哥哥知道不?”绿唤抱紧了暮暮。

暮暮勾住绿唤的脖子,瞪了一眼言真,转过来哀怨的看着绿唤,道:“不,我才不叫他哥哥,看他那样子就是觊觎我的小唤唤,我讨厌他!”

听了这话,绿唤的脸都黑了,尴尬的对言真一笑,道:“别瞎说。”言真不讲话,只看着绿唤和暮暮,嘴角微微上扬。

“我才没瞎说呢。”暮暮托着绿唤的脸,认真的看着绿唤,那又气又委屈的眼神看在绿唤眼里,煞是可爱。

“暮暮。”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暮暮转过头去,看见的是一个年近五十岁的男人,一双剑眉英气十足,眼睛修长而深邃,皮肤偏黑,一身米白色的衣服紧贴着身体,袖口处被袖带缠紧,挺胸抬头的站在台阶上,看着十分的沉稳老练。

“师父。”暮暮小声的喊道,从绿唤的身上跳下去走到草药子的身边。

绿唤也跟着叫了声师父,怎么说草药子在一千多年前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如今又好心收留她,她理应尊称于他,于是就随着暮暮叫了。

草药子摸摸暮暮小小的头,瞧了言真一眼,道:“都进来吧。”

于是四人前前后后的进了天生殿门。

“绿唤,你此番被贬下凡来,怎么没有堕入轮回?”草药子坐在主位上,两眼平视着绿唤说道。

“这个……徒儿就不知道原因了。只记得那日自己被推下了诛仙台,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前来偷圣果的贼人的暗室中。”绿唤如是说道,言真和暮暮细细听着,也不闹了。

“这么说,你知道是谁偷了圣果?”草药子又问。

绿唤却是摇摇头:“我只认得他的模样,却不知道他是谁。”

草药子顿了顿,长叹一口气,道:“那好吧,暂且先不管这些,你身子有些弱,这两天好生补一补,往后就待着碧游宫中潜心修炼吧。”

“是。”绿唤微微福身,对于草药子,她还是挺了解的,虽然看上去很严肃的样子,其实内里很是护短,对暮暮这个唯一的亲传弟子也很是疼爱,当然,对她也不差。

“绿丫头……”言真若有所思,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算了,随你吧,既然你想待在蓬莱,那我就在这而陪着你。”

绿唤点头,对他微微一笑。

暮暮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就变了,他正要说什么,却撞上草药子有些凶狠的目光,立刻就把话憋在嗓子里了。

“你还是在华生殿上与暮暮一起住,左右你二人也好有个照应,这几日身子不好就别和暮暮到处瞎折腾,别以为你们在凡间干的好事我不知道。言公子既然过来了,那便是我碧游宫的客人,当以礼相待。老夫已命人备好了客房,就在旁边的往生殿中。”草药子说着,深深的看了绿唤和言真两眼。

言真拱手行礼道:“有劳了,不过言真有个不情之请。”

“但说无妨。”

“我也想住华生殿,离绿丫头近些。”

听了这话,暮暮的小脸又耷拉下来了,横着眼看向言真,满脸的不同意。转头想说话,撞上草药子严厉的目光,倒是一个激灵上来,再也不敢看草药子,憋着话两眼水汪汪的看向绿唤,很是委屈的模样。

然而在这件事上,绿唤可是向着言真的,不管怎么说,言真住得离她近一点总是好的。

“行,老夫着人安排便是。若无其他事,你们先回去吧,暮暮留下。”

闻言,绿唤和言真行了礼便离开了,暮暮瞧着绿唤二人离开的背影,泪眼汪汪的,像是伤心极了。绿唤虽不知草药子为何要将暮暮留下,但是隐约也觉得前两日她带着暮暮去凡间玩的事情怕是已经被草药子知道了,若真是那样,暮暮便少不了被草药子责骂一番。

绿唤带着言真回到华生殿,刚落脚便有个弟子来给言真安排房间和生活起居什么的。言真的房间就在华生殿的偏房里,隔着不远。绿唤趁着那弟子得空,也要来了一间独立的房间,虽说暮暮还是个孩子,但是老睡在一起,多少还是不方便的,但她又怕暮暮因为这事闹腾,就寻了间离暮暮不远的房间。

等房间都布置妥当之后,已经是傍晚了,暮暮还没有回来,绿唤和言真一同吃了晚饭,坐在院子里乘凉,中元节刚过,天气还是有些燥热的。

“对了言真,你可知道那日来偷圣果的是什么人?”绿唤双手撑着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不知道,我虽与他交了手,但是没能看清他的样子,不过以他的修为来看,定然不是一般的人。”言真说着,看着天上的星星,伸出手来,似要去触碰那些星星,又道:“绿丫头,你知道为什么寒夜杀了修蛇,立了这么大的功,天帝却只赏他一壶玉露琼浆么?”

听言真这么一说,绿唤才想起来“寒夜”这个帮凶,若不是他将修蛇赶到瑶池,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

绿唤从来没有想过言真的这个问题,此时说起来,倒是觉得是很不对劲了,斩杀修蛇那么大的功劳,天帝若真只赏了一瓶玉露琼浆,未免也太小气了些。

“为什么?”绿唤迟疑。

言真收回手,转过头来看着绿唤,道:“我听说其实他并没有将修蛇杀死,只是毁了修蛇的肉身,其魂魄却逃了。”

“啊?没死透?”绿唤惊讶的说道。“也对,毕竟是凶兽,哪有那么容易死,只怕是日后又有祸端了。”

“那日你被贬下来之后,他来瑶池看你,你不在了,我也没见他。”言真继续说道。“后来他将玉露琼浆留下了,可能是想给你请罪吧。”

绿唤听着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人都已经不在瑶池了,留壶琼浆在那里又有什么用,若真想请罪,何不来找她当面说?

“我就一瑶池天女而已,劳烦他箭神挂念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啊,这说到底就是他的错,他该是来给你请罪的。”言真又说道。

“罢了,都过去了,就别提了,多说无益。”绿唤摆摆手,不想再说那些事情。“我想明天就开始重修,可是上哪去找书呢?这蓬莱的藏经阁里都是些药方子,学着不得劲儿啊。”

言真想了想,道:“那我明天回瑶池一趟,帮你把以前那些心法什么的拿过来,顺便将瑶池里剩下的事情都处理干净。”

“这圣果一熟,你也终于清闲了,再也不用担心出什么事了。”绿唤调侃道,长呼一口气。

“那是自然,还是在下界待着自在,在瑶池那些年,真是憋死我了。”言真深呼一口气,直接躺在了草地上。绿唤与他并肩躺下去,看着星空,感觉就像是回到以前和言真躺在圣树下一样。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花妖娘子

“我在瑶池守了一千百年,落个这么个下场,可算我命贱?”“我本有意害她,却害了她这么多,可算我造孽?”“我那么不喜欢她,却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别人,大约此生,我们真的一轮游。”她是一株在蓬莱岛修练千百年的人参,得帝妃亲睐渡化得道成仙,守护着昆仑与瑶池之圣果。他是一只在青丘国修练千百年的九尾狐,莅临指导君王之宝座,完全掌握狐族与青丘之命运。她曾被他摘去一粒人参子,只为重生他至爱多年的女子。他从瑶池偷了圣果,却害她被贬凡间,轩辕剑台剥了她的法力,她却再现在他面前,青纱下玉体妙曼。孽根早以埋在命薄中,却情爱相互交错,命运轮回,曲折坎坷背后,是至爱,刚走到天生殿的台阶下,绿唤就嗅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一股她守了五百年的圣树的味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