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狂躁如魔小说

第十九章 狂躁如魔小说

发表时间:2019-11-16 06:06:49 作者:花妖娘子

紧然后,她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被什么东西从脖颈间吸走,这种感觉,她才经历过不久,她还也没忘了。紧接着,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被什么东西从脖颈间吸走,这种感觉,她才经历不久,她还没有忘记。。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狂躁如魔》精选

突然脖颈间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感,她的眼前有丝丝黑气在游走,将她包裹着,腰间有什么东西缠得很紧,肩膀被利器刺破皮肤,勾住她的锁骨和肩甲骨,使她瞬间动弹不得。

紧接着,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被什么东西从脖颈间吸走,这种感觉,她才经历不久,她还没有忘记。

绿唤整个人都呆滞了。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暮暮竟然会和那九尾狐一样扑上来,毫不留情的吸食她的血液。

她看见言真一个闪身就到了她的面前,同样是血红的双眼,狰狞的表情,狂发无风自动,一身戾气,像魔一样。

五百多年来,这是绿唤第一次见到言真这个样子。

言真一掌拍过来,掌中蕴含着极强的功力,压抑得绿唤有些呼吸不过来。

顷刻间,那一掌就到了绿唤的眼前,就在绿唤以为那一掌要拍中自己的时候,却见它偏向了自己的身侧,正中埋在自己脖颈间吸血的暮暮。

紧接着,她就感到自己的肩头一阵撕裂的疼痛,火辣辣的,估计是暮暮的爪子和牙齿将她的皮肤撕破了吧。

暮暮被言真这一掌直接拍得倒飞了出去,晕在地上了。

绿唤眼前一黑,也倒了下去。

言真接住绿唤,退去一身戾气,看见绿唤的肩头鲜红一片,登时怒火中烧,抬掌对着趴在地上的暮暮,又想要一掌打过去,然而看看怀里的绿唤,他终究是收回了手。

若不是怕绿唤恨他,他真想一巴掌就将眼前的暮暮拍死。

算了,如果打死了暮暮,绿丫头一定会很伤心吧。

于是想要出掌的动作化作托举,将暮暮招过来夹在怀里,与绿唤一起抱回了房间里。为了防止暮暮突然醒过来又要吸食绿唤的血液,言真在暮暮的床边设下了一个结界,凭暮暮的本事,是无论如何都解不开的。

言真将绿唤抱到床上躺下,掏出补血丹来给绿唤服了,又给绿唤输了一些真气,这才让绿唤醒过来。

“暮暮呢?”绿唤忙问道,就要起身出去,没想到动作太大,牵扯了身上的伤口,绿唤才停下来。

绿唤伸手摸摸脖子,触到伤口,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背部也疼得厉害,让她都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

“已经送回房间了。别动,我给你上点药。”言真从柜子里拿出药箱,打开一看,烧酒白布什么的都有,还是很齐全的。

言真伸手就要脱绿唤的衣服,触到衣领的时候又停下了。

“我还是自己来吧。”绿唤觉得莫名的尴尬,干笑着说道。

言真“嗯”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绿唤。绿唤解开腰带,将衣服脱到肩胛骨以下,露出整个肩膀来。绿唤没看见的是自己原本光滑如玉的肌肤此时已经变得血迹斑斑,特别是背上,足足有六道深刻的抓痕,其中有三条从左肩锁骨一直划到了后背脊柱的位置,皮肤绽开来,被鲜血染红。

“言真……”绿唤轻轻的叫道。

“嗯……”言真转过头来,这才看清绿唤身上的伤口。那一道道鲜红的印记,看在言真的眼里,就像是谁用刀子在自己的心头划了一样,让言真的眉头一皱。

如果可以,他真想去杀了暮暮!

言真先用干净的纱布蘸了烧酒将绿唤的伤口清理了两遍,酒精从伤口渗进肉里,强烈的刺激让绿唤疼得直吸凉气,不过她还是忍住了没喊疼。清理完伤口,言真又拿着三七粉从前往后洒在伤口上,由于三七粉对伤口的刺激性更强,绿唤疼得身子都禁不住有些颤抖。

“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了。”言真安慰道。

“嗯。”绿唤点点头。

言真快速的上好药,然后用白布缠了几圈,将伤口包裹着。正要帮绿唤穿好衣服的时候,才发现绿唤的衣服早已经是破烂不堪的了。

“衣服坏了,换一件吧。”言真说道,目光避开绿唤曲线优美的背。

“额……没事,你先回去吧,我睡一会儿,等伤口好些了再换也不迟。”绿唤的脸瞬间就变得通红,三两下就把衣服重新穿上来。一时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息,氛围略显尴尬。

“好吧,你睡吧,我在这儿守着。”言真扶着绿唤让她躺下去,掖好被角。

“不用了,你回去吧,我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绿唤拒绝道。她的脑海里还有言真突然间变得狂躁如魔的样子,可怕极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与自己相处了五百多年的言真,总是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样,笑起来连她都觉得美,也总是被她欺负得没有还手之力,原来一直都是在让着她,特别的让着她。

帝妃曾对她说:“讹兽生性狡诈乖戾,莫要走得近了。”

她不信,几乎每天都和他待在一起。

倒是今日,表现在她面前的言真,确实是与往日里大相径庭,让绿唤有些接受不了。

言真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道:“好,你睡吧,等会给你送午饭来。”

绿唤点点头,闭眼睡了,言真关好门出去,设了个结界在门外,以防万一。出了绿唤的房间,言真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往生殿,找草药子。

言真飞身落在殿门外,看着“往生殿”三个大字,心头十分的不愉快,于是抬脚大踏步的往殿里去了。

草药子正坐在主坐上看药方子。

“草药子,你倒是给本尊解释解释今天这个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言真的话里隐隐有些怒气,当时他那一掌拍过去,若不是草药子赶来,暮暮这时候就已经一命呜呼了,哪有晕过去那么轻松。

草药子放下手里的药方,看着言真气呼呼的模样,说道:“只是暮暮在被蛊毒侵蚀的情况下对绿唤血液的渴求罢了。”

听草药子这么一说,言真更气了,这么说来已经不是绿唤要不要以血作药给暮暮治伤的事,而是如果暮暮的蛊毒不解,那么他就会不停地渴求绿唤的血,就像今天一样,若不是自己及时阻止,绿唤就可能会血尽而往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这和以命换命有区别吗?你说你有把握,那么怎么会出现刚刚的事情!”言真气极了,想到绿唤被暮暮缠住吸血的模样,他就觉得心里抽搐着疼得厉害,压抑着的怒气让他有种直接杀了暮暮的冲动。

“老夫说的有把握,是在暮暮清醒或者昏睡的状态下,言公子难道觉得暮暮今日被蛊毒攻心是老夫的错?言公子别忘了,可是你故意让暮暮知道实情的,说到底,今天可是你害了绿唤。”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花妖娘子

“我在瑶池守了一千百年,落个这么个下场,可算我命贱?”“我本有意害她,却害了她这么多,可算我造孽?”“我那么不喜欢她,却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别人,大约此生,我们真的一轮游。”她是一株在蓬莱岛修练千百年的人参,得帝妃亲睐渡化得道成仙,守护着昆仑与瑶池之圣果。他是一只在青丘国修练千百年的九尾狐,莅临指导君王之宝座,完全掌握狐族与青丘之命运。她曾被他摘去一粒人参子,只为重生他至爱多年的女子。他从瑶池偷了圣果,却害她被贬凡间,轩辕剑台剥了她的法力,她却再现在他面前,青纱下玉体妙曼。孽根早以埋在命薄中,却情爱相互交错,命运轮回,曲折坎坷背后,是至爱,刚走到天生殿的台阶下,绿唤就嗅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一股她守了五百年的圣树的味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