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一章 昆仑之战小说

第一章 昆仑之战小说

发表时间:2019-11-16 06:06:48 作者:花妖娘子

看见了来人,兔子四脚一伸,再伸,一张张嘴,好像是在打哈欠像。随后化成一团白光,下一刹又消失了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少年,十八八岁的模样,白衣翩翩然,无风系统自动,眉目俊秀英俊,双眉间三条符文泛着红光,扑闪扑闪着,没入眉心去了。看见来人,兔子四脚一伸,再伸,张张嘴,似乎是在打哈欠一样。随即化作一团白光,下一瞬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白衣翩翩然,无风自动,眉目清秀俊美,眉间三条符文泛着红光,忽闪忽闪着,没入眉心去了。。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章节目录<<<


《第一章 昆仑之战》精选

“言真,你又睡在我的花上!我给你讲了多少遍了啊!”

说话的女子着一袭青衣,踏着祥云而来,如瀑的黑发梳得一丝不苟,缕缕仙风吹来,千万花草香混合着女子身上独特的草药味钻进她身下的那只白兔的鼻子里,那兔子猛吸一阵,意犹未尽的再吸两下,这才慵懒的睁开眼睛。

看见来人,兔子四脚一伸,再伸,张张嘴,似乎是在打哈欠一样。随即化作一团白光,下一瞬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白衣翩翩然,无风自动,眉目清秀俊美,眉间三条符文泛着红光,忽闪忽闪着,没入眉心去了。

“绿丫头,本尊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叫本尊的名讳,你这小丫头片子不长记性是不是。”这个被叫作言真的少年捏住女子润滑的脸颊,扯扯,扯扯,再扯扯。

女子被捏得有些疼了,一掌拍过去,却落了个空。

“跟我也还要自称本尊?得了吧,别摆神兽架子,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被我养着的兔子而已,哈哈哈!”女子双手叉腰大笑着,一时间整个瑶池都充斥着她清丽的笑声。

“这是什么理!在你之前这瑶池可是我一个人的!要说也该是你被我收养的。”言真不服,反驳道,一挥手将旁边木桶里的水撩起来,直接往女子脸上洒过去,女子抬袖一挥,到她面前的水花就消散了,落在身边的仙花仙草上,泛着莹莹光辉。

“你敢朝我洒水!”女子微怒,飞身就冲了上去,手中拿着水瓢,一个华丽的转身,水瓢里的水就向言真洒了过去,言真脚尖轻点,直接飞到圣树上坐着,俯视女子,吐吐舌头道:“打不着打不着,你就是打不着,哈哈接招吧。”

言真的双手在胸前捏了个诀,就见女子身边飞扬气无数的花瓣和草叶,红得绿的粉的紫的黄的,混在一起,围成一个圈旋转起来,漂亮极了。

女子眼中露出笑意,暗叹着好美,然而那圈却越缩越小,一下子就将女子围在里面出不来了。

女子试了试抵抗,但是丝毫没有用,就在那些花叶要割到她的身体的时候,突然间旋转着的花叶就绕到了她的头顶,只听得“噗”的一声,那些花叶就散了下来,随风飘摇,落在女子的头上,发髻上,脸庞上,肩上,衣服上……

“哇!好漂亮呀!”女子忍不住感叹道。

言真坐在树上,看得却有些呆了。

女子红唇轻启,正欲说什么,但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和诧异。

言真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正襟而坐,看着东方。女子也跟着看过去,只见一道蓝光往这边疾驰而来,其后还紧随着一道金光。

只见那蓝光直直而来,丝毫没有避让的意思,果真一下子栽进了昆仑山里。随后那一带的仙气荡然无存,浓郁的死气取而代之。

女子眉头紧蹙,心想不妙,忙道:“言真,看好瑶池和圣果!”

未等言真说什么,女子已经化作一道青光往昆仑山里去了。

“绿丫头,小心啊!”言真喊道。

除了轰鸣声,言真什么都没听见。

昆仑山地脉。

当女子过来时,呈现在她眼前的一幕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那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都枯死了,要知道,那些可都是她受帝妃之命精心栽培的,损了一两株还好,这一损就是一座山,她承受得住才怪呢!再看一旁正有一人一蛇在打斗,光华流转间,女子丝毫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和出招,而他们身下的仙花仙草还在成片的枯萎。

那些可都是帝妃命她好生照料的啊!

女子登时一股子怒火涌上头来,玉手一翻,一把翠绿色长笛幻化在手。只一挥,一道光刃飞出,正好打在眼前的一人一蛇中间。这突如其来的攻势令那一人一蛇猝不及防,各自后退相让。

只是那蛇突然间幻化成了人形,那模样也算是俊俏了,但胸前直直的插着一支光箭,鲜血从伤口渗出来,染红了他那湖蓝色的锦袍。

“瑶池天女绿唤奉命看护瑶池,不知是何人在此争斗,扰我瑶池安宁,毁我瑶池珍品!”绿唤飞身而下,立于一侧。

“吾乃箭神寒夜,奉天帝之命斩杀修蛇,不料追他到此,扰了帝妃,还请帝妃责罚。”寒夜答道,还微微福身以表歉意。

绿唤也知道他只是看在这是帝妃的地盘,又毁了自家的宝,不然才不会管你这小小的瑶池天女呢。

不过听到寒夜说眼前这美男子竟然是凶兽修蛇之时,绿唤着实被吓了一跳。不过这样说来也对,想想这世间的凶兽,除了修蛇,说还能让所到之地花草尽毁,生灵绝迹?而寒夜单靠一己之力,能伤他至此,也是令绿唤心生佩服了。

“孽障!哪里走!”

未等绿唤接话,修蛇就想要逃了,可寒夜“箭神”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只见他将手里的那柄金色长弓拉满,对准了修蛇的方向,一支凌冽的光箭疾射出去,听得一声长长的厮鸣,修蛇现出蓝黑色的真身向着瑶池的方向直直的摔了过去。

“咔咔咔……”瑶池外的结界破了一个大豁口。

这是令绿唤始料未及的。

“言真!”绿唤喊道,疾驰过去。

同样的,瑶池内的花花草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绿唤一声悠长的笛声响彻瑶池上空。花草凋零的速度瞬间停滞了。

她是修炼千年的人参,可以起死回生。

然而那些已经死掉的花草,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让它们都活过来。

绿唤怒了。

连续几声高亢的笛声响起,本已经被寒夜打成重伤的修蛇此时已经来不及再接绿唤这一招了。

笛声入耳,修蛇七窍流血。

可是修蛇怎么甘心就这样死了呢?它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箭伤有多痛了,狠心将一把光箭震出体外,倒是毫无征兆的插进了绿唤的身体里,不,是心脏。

鲜血流了出来,红了大片衣衫。

绿唤神色一滞,目光涣散,长笛从手中滑落,自己也再无力腾空,就这样毫无保护的从百米高空落了下去。

“绿丫头!”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花妖娘子

“我在瑶池守了一千百年,落个这么个下场,可算我命贱?”“我本有意害她,却害了她这么多,可算我造孽?”“我那么不喜欢她,却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别人,大约此生,我们真的一轮游。”她是一株在蓬莱岛修练千百年的人参,得帝妃亲睐渡化得道成仙,守护着昆仑与瑶池之圣果。他是一只在青丘国修练千百年的九尾狐,莅临指导君王之宝座,完全掌握狐族与青丘之命运。她曾被他摘去一粒人参子,只为重生他至爱多年的女子。他从瑶池偷了圣果,却害她被贬凡间,轩辕剑台剥了她的法力,她却再现在他面前,青纱下玉体妙曼。孽根早以埋在命薄中,却情爱相互交错,命运轮回,曲折坎坷背后,是至爱,刚走到天生殿的台阶下,绿唤就嗅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一股她守了五百年的圣树的味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