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银针放血小说

第二十章 银针放血小说

发表时间:2019-11-16 06:06:48 作者:花妖娘子

是啊,他实际上早已明白暮暮站在门外,他是故意地让暮暮听到他和绿唤的对话的。是啊,他其实早就知道暮暮站在门外,他是故意让暮暮听见他和绿唤的对话的。。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银针放血》精选

听到这话,言真身上的气势明显去了一大截。

是啊,他其实早就知道暮暮站在门外,他是故意让暮暮听见他和绿唤的对话的。

他只是想要让暮暮知道实情,然后拒绝绿唤用那样的方法救他。

他只是想护着绿唤而已。

可是他没想到暮暮太脆弱了,竟会被蛊毒反噬到失去心智,而且无限的渴求绿唤的血液。

这么说来,似乎他是有错呢。

“就算是本尊故意让暮暮知道实情,那你又如何解释暮暮失去理智后对绿唤做的事情!那分明不是在寻求解药,而是在捕食!”

看暮暮变回真身后禁锢着绿唤吸血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头凶狠的野兽在猎杀食物,所以下手丝毫没有留情。

“若是你被那蛊毒迷了心智,你能保证你不会像暮暮一样对绿唤?”草药子反问道。

言真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回去吧,今天的事老夫当你是救人心切一时失手,若还有下次,老夫可不就是跟你理论理论这么简单了。”草药子下了逐客令,言真也不想继续与他争执,此时心情十分烦躁,冷哼一声就离开了。

房间里,绿唤睡得很熟,言真坐在她的床头思量着什么,伸出手来握住绿唤稍稍有些冰凉的手,心头很是不悦。

绿丫头,不如我带你离开吧?离开暮暮,离开碧游宫,离开天界,天下这么大,我带你到处走走看看可好?

言真想着,暗叹一口气,回想起以前与绿唤在瑶池打打闹闹的日子,言真就觉得心里很踏实,他很享受和绿唤一起守护圣树和圣果的感觉,而如今,他得到了他一直以来想要的自由,却还没来得及带绿唤到处玩玩逛逛,就出了这么些事。

被贬凡间这事,绿唤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很难过吧……

绿唤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傍晚时分,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异常的舒畅,大概又是吸收了不少圣果的仙力的原因吧。

打开门,绿唤走出来,看见外面太阳都要下山了,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

左顾右盼的没见着个人,于是就快速跑去暮暮的房间里。推开门,看见草药子正在给暮暮探查病情。

此时暮暮已经恢复人形了。

“师父,暮暮怎么样了?”绿唤小声的问道。

“受了点轻伤,现在没什么大碍了你的身体怎么样?”

绿唤挥挥手,道:“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草药子继续进行着自己手里的工作,从药箱里取出一卷白布摊开,里面别着的全身银针,长短粗细不等,大概有二十来根。

草药子取出一根较粗长的出来,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针尾,中指和无名指固定针身,先把银针在烧酒里泡了泡,然后用左手握住暮暮肉嘟嘟的小手道:“来,帮我抓紧了。”

“哦。”绿唤走上前去,抓着暮暮无力的手掌,草药子用左手抓着暮暮的食指,将手里的银针从指间缓慢的旋转刺进去,随着银针越刺越深,暮暮的食指也越来越黑,当银针的针尖部分完全刺进去的时候,暮暮的食指也完全变黑了。

“师父,怎么会这样?”绿唤惊讶,她见过中毒的人可以用这种办法放毒血,但是通常都只是手指的末端变黑,这种全部手指都变黑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就足以见那蛊毒有多厉害了。”

草药子不急着将那根银针拔出来,而是取出另一根同型号的银针,同样在烧酒里泡了泡,然后旋转着扎进暮暮的中指,很快,暮暮的中指也变黑了。

当草药子将暮暮的无名指也插进银针之后,他才拿过来一个小银盆,放在地上,然后将第一根银针旋转着拔出来,当他完全拔出那根银针的时候,一股细长的黑血就喷进了那小银盆里。

拔下中指的银针,同样一股黑血喷出来,无名指也是一样的,而且三根银针拔出来之后,那黑血就像是地下水一样一直往外涌,很快就将那银盆的盆底淹没了。

“怎么会这么多黑血啊?”绿唤惊叹道。

“这还不是全部,若是蛊毒迟迟不解,这种情况会越来越严重,之所以要用你的血,就是你的血没那么容易被侵蚀掉,又蕴含着极其丰厚的生命力,可以起到洗血的作用。”草药子说道,又拿了一根银针往暮暮的右手指扎去。

绿唤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从暮暮的六根小手指里流出来的黑装了足足一小半盆才停下来。

“师父,除了我的血之外,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抑制这噬心蛊么?”绿唤又问道,尽管之前草药子就说过除了找到种蛊人之外被无他法,但是她仍希望在这两天里草药子找到了什么办法,哪怕是一点线索都行。

草药子摇摇头,道“只知道蛊毒是起自于南蛮之地,也找到一些简单的蛊毒的解法,但是始终没找到这噬心蛊的解法。”

“南蛮?这么远啊。”绿唤思忖着,道:“师父,要不等明天过后我就去南蛮走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法子,您就留在碧游宫里照看暮暮吧?”

草药子抬起头来看了绿唤一眼,道:“不行,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师父放心,有言真陪我的,不会有事的。”绿唤肯定的说道,她知道草药子在顾虑什么,但是她相信有言真在,会保护好自己的。

“言公子他……恐怕……”草药子犹豫着,看言真今天想要杀了暮暮的样子,可见言真并不怎么想要救暮暮,所以让他跟着绿唤的话,只怕是又会出些问题。

“没事的,我去跟他说,我相信他会理解的。”绿唤坚定的回答道。

“这南蛮可是妖术横行,你可要想好。”

“为了救暮暮,我可以去试试的,而且我也要重新修仙,这次去南蛮,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件坏事呢。”

听绿唤这么一说,草药子细想来,也觉得不错,若是既能救暮暮,又能让绿唤有所突破,去闯一闯,又有何不可?

“那好吧,你就去试试看吧。等过了明日,把身体恢复好些了再走吧。”草药点点头,同意了。

“好。”绿唤简单的回答道。

给暮暮收拾好了之后。绿唤就回房间去了,刚回去不久,言真就端着晚饭进来,道:“绿丫头,吃饭了。”

绿唤赶忙跑过去,将那一盒子的饭菜端出来,仍有雪莲乌鸡汤,还有红枣莲子粥、红烧鲤鱼、仙鹤烩熊掌、糖醋荷藕。绿唤将每一样菜都放在鼻子前深吸一口,然称赞道:“好香啊!”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旧青衫之大梦长歌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重生穿越
  • 作者:花妖娘子

“我在瑶池守了一千百年,落个这么个下场,可算我命贱?”“我本有意害她,却害了她这么多,可算我造孽?”“我那么不喜欢她,却亲自动手将她作为礼物别人,大约此生,我们真的一轮游。”她是一株在蓬莱岛修练千百年的人参,得帝妃亲睐渡化得道成仙,守护着昆仑与瑶池之圣果。他是一只在青丘国修练千百年的九尾狐,莅临指导君王之宝座,完全掌握狐族与青丘之命运。她曾被他摘去一粒人参子,只为重生他至爱多年的女子。他从瑶池偷了圣果,却害她被贬凡间,轩辕剑台剥了她的法力,她却再现在他面前,青纱下玉体妙曼。孽根早以埋在命薄中,却情爱相互交错,命运轮回,曲折坎坷背后,是至爱,刚走到天生殿的台阶下,绿唤就嗅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一股她守了五百年的圣树的味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