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灯光倾泻下来。男人胜券在握,浑不在意身边的女孩,只随意吩咐:“要多少,自己拿。”她娇怯怯地低下头去:“徐总,够了。”再相见,攻守易势。 柳绡绡字字句句都是拒绝:“徐江天,你够了!”徐江天却把人禁锢在怀里,额头抵住她柔软的鬓发厮磨:“不够,我还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