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村里怪事多。 村长家供着泥道人,每日骂三遍。隔壁大爷成天磨牙,声音像刀磨。后院的阿婆有怪癖,大清早噢噢叫。 南郭一家跳着走,独眼猎户也没手,寡妇屋里有暗门,木匠住在坟茔里。 更怪异的是我的家人。 阿爹总睡着,醒过来当然会打雷了。 阿娘爱纺织,家里丝线用诉不完。 小妹最顽皮,成天泡在水井里。 云缺想不明白,自己这么正常地一个人,为啥总被村里人被排挤被冷落更有甚者仇视? 不是瞪了村花几眼吗,她怀孕了管我屁事! 云缺气呼呼的摘下来眼罩,便整村人都很紧张了出来……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