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1 / 2)

草根系型男 可乐 1776 字 2020-04-08

那一晚过后,两人像是热血沸腾的少年、少女,在总是轻而易举便被挑起的欲火下,着了魔似的藉由一次又一次的“床上运动”,品尝性爱的美好,一同沉沦。

不管江炜宗在她之前是不是有很多女人,方嘉璇知道,她是受惠者,更清楚感觉到,两人在床上的契合程度超乎她所想象。

虽然她只有他一个男人,根本无从比较,但她就是知道他们极为适合彼此。

随着服装发表会的时间逐渐接近,方嘉璇开始带着江炜宗出席各大宴会场合,藉此提高他的曝光率。

如她所预料,江炜宗在经过仪态训练后现身,成了风靡时尚界的新宠,女人们的视线、媒体的镁光灯全落在他身上。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她所设计的服装着不但衬出他完美的体格,更彰显出他独特的时尚品味。

没多久,他的衣着打扮便带起一阵流行风潮。

江炜宗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了媒体宠儿,人人都想知道,这个由方嘉璇亲手卷掘的神秘猛男来自何方。

这一日,在出席一场时尚派对前,江炜宗因为方嘉璇穿在身上的礼服,僵持着不出门。

“怎么了?你的脸好臭。”

虽然亲自纠正了他的台湾国语,但她知道,只要他一紧张,绝对原形毕露,为了不让他因为紧张而显露出超本土的风格,她要他装酷,当个少言的酷哥。

只是,就算她希望他装酷,但也没必要连在家里都还板着一张脸啊,这样严肃的他,让她很不习惯。

方嘉璇才想再开口,江炜宗忽然早一步截断她的话。

“不要这样穿。”

“为什么?不好看吗?”

她身上是一袭剪裁简单、质感柔亮的黑色丝绸礼服,不但衬托出她雪白的肌肤,也勾勒出她秾纤合度的身材。

这款设计简单却下失优雅,她不懂江炜宗为什么不喜欢。

“露太多了。”

平口小礼服正面露出她迷人的锁骨与养眼傲人的“事业线”,背面露出她一大片美背,即使带着无媚风情的长鬈发巧妙地遮掩住白皙柔嫩的肌肤,还是让江炜宗大为火光。

他相信,她会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在场所有男性的视线绝对会黏在她身上无法移开。

只要一想到其他男人用如狼般的觊觎眼神盯着她,江炜宗心里便不舒服到极点。

他绝不接受这样的状况,她是他的……思绪一顿,他的心猛地一凛。

她真的是他的吗?

打从两人认识开始,动心的似乎只有他。

除了在床上,她从没展露出半点需要他的小女人姿态,更不像热恋中的女人,非得时时刻刻与他缠黏在一起才甘愿。

她是他的……或许只是他一相情愿的想法。

看他脸色忽然变得黯然,方嘉璇轻拧起眉,一脸不解地打量着自己。“露太多?会吗?”

“会,去换一件。”

完全不清楚他究竟为何生气,她捺着性子问:“你到底怎么了?之前几次我不也是这样穿?”

“我不喜欢,换掉就对了。”

他这莫名强硬的古怪态度惹恼了方嘉璇,挑起一直埋在她心中的不安。

这段日子,江炜宗从没说过爱她,他们之间似乎除了性,再也没有别的。

他们不是情人。

既然不是情人,他有什么资格管她、限制她?

他说他不喜欢她这样穿,为什么她就得乖乖的换下?

方嘉璇愈想愈恼,愈想愈觉得不开心。

一直以来她都是独立乐观、充满自信的女人,遇上他之后,那些让人称羡的完美性格没了踪影,反倒让她成了一个等着男人垂爱的小可怜!

“偶尔我也会亲自上场走秀,比这件更露、布料更少的服装数也数不清,今天我喜欢这样穿,你管不着。”她有些赌气地回呛,艳美的脸庞恢复在人前那高傲的模样。

你管不着……她啪啦的一串话里,江炜宗只听到这一句。

瞬间,他的心像被什么重重地撞了一下,疼得他差一点就落下男儿泪。

“我们之间除了合作关系,只有性关系?”抑下心口的痛楚,他强自镇定吔问。

“要不然你以为呢?我们之间除了性关系,还能有什么?”方嘉璇听似洒脱的语气里藏着淡淡的自嘲。

他从没开口说过一句爱她,她根本不知道他对她抱着什么想法。

虽然两人的关系是你情我愿下的结果,但受伤的是她,心痛的也是她好吗7。

听着她如此洒脱的话,江炜宗微微牵动嘴唇,木然地开口:“也许,我们之间真的只有性关系。”

他是她固定的性伴侣,炮友,仅此而已。

或许他早该看开,像方嘉璇这样的女人,是不允许男人掌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