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1 / 2)

草根系型男 可乐 1590 字 2020-04-08

天气晴朗,灿烂的阳光下,宽敞的产业道路被晒得热气蒸腾。

踩着虚浮的脚步走在路上,方嘉璇无力地望着前方因为热气而显得扭曲的建筑物,接着停下脚步,直接坐在地上叹了口气。

明明文具店就在前方不远处,她却有种永远走不到的感觉。

她不过是想买一卷牛皮纸回家打样版,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哀叹之余,她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回老家活受罪。

在老家,美其名是放假,但她根本没有半点想放假的心情,她闲不下来,闷得快发疯,偏偏心里不知打着什么鬼主意的老妈就是不放她回台北。

不想镇日闲得发慌,她不得不把平常总是交给助理去处理的基础打样版工作,拿来耗时间。

这如果让她那票好友知道了,非得笑她天生劳碌命,有假可休还不知及时行乐,但是天知道,在这个除了茉莉花园、果园外就是稻田,以老人、小孩居多的村子里,她要及时行什么乐!

正当方嘉璇抬起眼,幽怨地朝文具店的方向瞥去时,看见一道挺拔的身影朝着她的方向定来。

由于距离太远,她看不清楚路上的人是谁,但仍努力强忍不舒服的感觉,迅速站起身。

大热天坐在大马路边实在奇怪,她还是赶快站起来,省得引来路人疑惑的目光。

没料到一站起身,她忽觉晕眩,眼前一黑,满是金星。

在她觉得自己就要倒下的瞬间,一道疾风倏地袭来,接着,一双强壮的手臂适时勾住她的腰,稳住她的身子。

“‘荒’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那操着台湾国语的男性嗓音,方嘉璇一愣,仰头便看见江炜宗那张阳刚的俊脸映入眼帘。

她眨了眨眼,不确定“恶梦”为什么会再度出现在她眼前。

看着她呆傻的恍惚神情,江炜宗担心地问:“‘荒’小姐?‘荒’小姐,你还好吗?”

他的态度很自然,仿佛他们之间啥事也没有发生过,再听到他频频吐出让她火大的台湾国语,旧恨顿时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他,母亲也不会没事把她骗回老家“度假”。

如果不是他一大早就来到她家,她也不会因为睡眠不足而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他面前,大泄春光而不自觉。

再听见他擅自替她改姓,心里那把火燃得更炽。

“你……你走开啦!”抬起纤纤玉手,她气恼地推了他一把。

江炜宗天生热心助人,纵使莫名其妙被用力推开,往后踉跄了好几步,也好脾气的没有发火。

“你还好吗?看起来很不舒‘胡’耶!”见她不及巴掌大的小脸发红,唇却发白,他露出忧心的神情。

“不用你管。”

她懊恼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踩着虚浮的脚步从他身边“飘”过。

没有被她愤恨的眼神及坏脾气吓到,江炜宗急急地跟在她身边。“别逞强,前面有一间诊所,我还是带你过去给医生看看比较好。”

话一落下,他不等她反应,轻而易举便拦腰将她抱起。

身子倏地腾空,方嘉璇吓得惊叫。“喂!你、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我带你去看医生。”两人虽然不熟,但他并不打算因为她使性子就放着她不管。

“我不用看医生!”她倔强的嚷嚷,挣扎着想离开他的怀抱。

虽然她被毒辣的太阳晒得头昏脑眼,整个人真的不是很舒服,但一想到自己正被他抱得紧紧的,她一张脸窘得几乎烧起来了。

他的身体很热,结实阳刚的胸腹肌肉像世界上最安全坚固的堡垒,将她保护着。

仿佛感觉不到她在怀里挣扎,江炜宗充满耐性地道:“你不要动来动去,这样会更不舒‘胡’喔。”

真不知她哪来的精力,明明看起来那么虚弱,竟然还有力气在他怀里扭来扭去。

听着他的台湾国语,方嘉璇真是欲哭无泪。

成为设计师后,她一直沉浸在充满流行时尚的绚丽世界中。这个充满草根味的男人完全和时尚背道而驰,让她从头排斥到脚,想离得远远的。

偏偏身体不听话,她愈是挣扎,想吐的感觉愈是明显,不得已只好不再剧烈摆动。

好不容易见她稍微安分,反倒是江炜宗心里开始不安分了。

怀里的人儿很轻,四肢纤细,身体香软,当他忍不住垂眸偷偷看着她时,他不得不承认,琴姨把她生得真好。

密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轻轻地半覆住她漂亮的眼睛,在白皙的肤上落下暗影;鼻子俏挺、小嘴形美丰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