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1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895 字 2020-04-08

女人知道自己依然貌美,只要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会心软的,因为当初,只有她知道他是多么为自己疯狂,感情的世界里,恨的另一面就是爱,贺盛泽恨到现在无法放手,那就代表他忘不了过去。

“盛泽,我知道当初那样说不对,但我也是不得已的。”女人想办法挤出眼泪,“我,我一直很想跟你道歉,还有跟妈和盛晴道歉。”

“喔,是吗?真觉得自己不对?”

“盛泽……”

“你该回去了,我还有客人。”

眼见男人完全不为所动,楚如怜牙一咬,“我知道不该为了脱身,而诬赖你跟

妈,可,可我也是没办法,我不能得到观众的支持,前途就毁了,我后来又跟银行借了三百多万,如果我不能在演艺圈立足,那三百多万我要怎么还?”

“所以就把我妈形容成心理变态的婆婆,我妹是蛮横的小姑,而我是不求长进的暴力丈夫?”

“我想,你跟妈都这么好,一定可以理解我的不得已,其实说那些谎我也很难过,真的,只是我没想到,那些记者那么神通广大,找到妈工作的地方,还有你跟盛晴的学校。”

“是记者神通广大,还是你主动告知的?”

“盛泽……”

“我的时间很宝贵,如果你只是来说废话,可以走了,我刚刚应该跟你说过,我有客人。”

女人想了一下,心一横,“是我跟他们说的,因为有些记者不信,我只好把妈工作的地方还有你的学校名称说出来取信他们……”

“你自己跟导演上床换工作,还登门入室,直接住到人家家里,和导演老婆大小声,导演老婆把你这位处女偶像结过婚的事情抖出来,结果遭殃的却是我们家,你觉得这样合理吗?”

“我那时年轻不懂事,真的很慌,有人这样建议,我,我就照着做了。”

“当时年纪小,现在可不小了吧,那撞车的事情怎么说?”

楚如怜这下真的吓到了,撞车,他怎么知道的?

当时是现金交易,后来陈勤勉想来勒索她,她跟张正飞讲最近被个无赖缠上,有点害怕,他说有认识的人可解决,她就把事情交给张正飞了,贺盛泽是怎么知道撞车这件事情的?

女人原想抵赖,但看贺盛泽的脸,大概也知道赖不掉了。

糟糕,这下要说什么才好,这……啊,有了。

“我,我那天看到你,心情就不太稳定,其实,这十几年来我一直很愧疚,想跟你道歉,所以突然见到,真的很惊讶,后来心情有点受影响,张正飞以为我对你还有意思,吃醋了,才找人去撞你,我知道后也很难过,跟他吵了一架,想去医院看你跟苏小姐,又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女人泪眼汪汪,“陈勤勉去撞你的事情,我事先真的不知道。”

“真的?”

“真的。”

贺盛泽笑了笑,“那你怎么知道“陈勤勉”三个字?我从头到尾都没提过这个名字。”

啧,没想到——

女人眼见抵赖不掉,索性也不管了,擦擦眼泪,三秒钟瞬间变脸,“我来是要你跟我解除合约,无条件,你不缺那两千万,我缺。”

“听说你跟唐家二代走得很近,对方对你很有好感,两千万对唐家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话又说回来,我凭什么要白白损失那些钱呢?”

“苏若蔷怀孕了,你要是希望她平平安安生孩子,那就接受我的提议吧,老实告诉你,陈勤勉是我找的,你该感谢我,我交代他撞一下,给个教训就好,但是啊,下一次我可没那样好心了,我无父无母无兄弟,你嘛,有母亲,有弟弟,妹妹,有老婆跟即将出世的孩子,你应该不会想冒险吧。”

“我是不想冒险。”

楚如怜一笑。

“所以我这次得把你打得一蹶不振。”

“算了吧,我这么楚楚可怜,只要我出来说那一切都是误会,根本不认识陈勤勉,再请人放出消息,你就是我的前夫,那个暴力狂前夫,你说,观众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男人从抽雁拿出一叠照片,“那如果,观众看到这叠你跟各大导演和制作人上床的照片呢?”

“那我只好说自己被下药了啊。”楚如怜翻着那些照片,完全没有羞耻心,“这些人的老婆,就是不死心,自己管不了丈夫,怪到我头上来干么,花大钱装监视器,又请征信社,简直浪费钱,说实话,怨恨我干么,要感谢我才对吧,跟我上床之后,那些男人回到家都对老婆比较好了,何况我也只是交易而已,交易的话分手简单,要是来真的,反而不是比较麻烦吗?”

随着楚如怜啧的一声,她身后传来电话铃响的声音。

女人原本不以为意,直发现有人接听,这才警觉不对,他的办公室还有别人。

女人回过头,发现盆栽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微胖,不修边幅,表情十分错愕。

“贺盛泽,你陷害我?”

“我可是两次提醒你说,“我有客人”。”

女人想了想,的确,他有说过,但谁知道他讲的是办公室另外有人,她以为那只是推托之词。

以中年男人的表情看来,也知道她是谁,啧。

女人站了起来,“不管你是谁,嘴巴都闭紧,别忘了我是谁,我可是影后楚如怜,你要敢多说一句,我就说,你是我的狂热粉丝,跟踪狂,还有妄想症,跟我求婚很多次,没人会信你,你只会毁了你自己。”

说完,又对贺盛泽说,“总之,你想清楚,一星期内我没收到解约书,你就叫苏若蔷或者贺盛晴出门小心一点,世界上坏人这么多,难保哪天运气不好遇上你说是不是,当然你如果能在高楼大厦锁她们一辈子,也算你本事。”

女人说完,拿起包包走了。

盆栽旁的中年男人惊愕过度,无法回神,直过了三五分钟才说,“她,她真的是楚如怜?”

贺盛泽点点头。

中年男人一脸幻灭,“我还加入她的会员俱乐部,每年会费两千元,我缴了六年,她居然是这种人?”

“她一直是这种人。”

男人叫做康尚彬,是贺盛泽特意请来的人。

两小时之前——

“贺先生,我刚刚已经不小心让楚如怜看到那份资料。”电话里,人在台中的蔡菲菲跟他报告着,“司机说,车子朝台北那边过去了。”

“好,谢谢你。”

贺盛泽接着让朱学云联络康尚彬,康尚彬是“世界商务周选”节目的制作人,跟他约了好多次,由于是电视节目,因此要露面,故他都一直没兴趣,此刻,为了保护他的家人,也只能有兴趣了。

“跟康尚彬说,我下午有空,可以接受采访,但希望他精简人数,不要太多人。”

对康尚彬来说,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一个多小时后,他就带着摄影机直杀快捷商务的总裁办公室。

要精简,那简单,他自己拍摄就行。

把两部摄影机架在角落,两人开始先闲聊,大概半小时,内线电话响起。

“贺先生,楚小姐来了。”是朱学云的声音,“我已经请接待拖延她。”

“拖延她五分钟后,再把她带到我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告诉她,我做完公事才能见她。”

男人接着跟康尚彬说,“等一下有位小姐会进来,你如果能够不让她发现的话,会是一个有趣的独家。”

对新闻媒体,没有什么比“独家”更吸引人,康尚彬在门板推开之前,就已经悄悄站到沙发旁边,那里有一棵大概一人高的室内植物,可以完美遮住他,接着他就直击了女神崩毁的真面目。

太丑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