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061 字 2020-04-08

三十分钟后,他就走进了影城附近的餐厅。

当然,按照他的剧本,是巧遇。

他有心让佳笙看到,故意走得慢,没几步,便看到自家弟弟对自己猛挥手。走近后,还来一番好巧,真巧之类的,接着当然相请不如偶遇的坐下。

赵凛月跟粗扩风格的赵大风完全不同,典型的学者类型,金丝边眼镜,合身的西装,文质彬彬。

佳笙看起来颇开心,“哥,你不是很喜欢古琴吗?总说找不到人谈,赵老师对古琴也有研究,你们可以好好谈一谈。”

“说研究太看得起我了,只是略有涉猎。”赵凛月谦虚了一下,“贺先生怎么喜欢上古琴的?这东西其实挺冷门。”

大概是心有芥蒂,所以即便是感兴趣的话题,贺盛泽并不是太想聊,只是基于“知己知彼”,社交一下,“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演奏,觉得那种声音很合自己的心意,不过我自己本身对艺术没什么研究,所以到现在依然只是门外汉,如果有表演,去看一看,就只这个程度而已。”

“古琴表演可不多。”

“连CD都没几张,偶而找到,还都是现场录音,音质不太好,也呈现不出古琴特有的低音。”

“组剧三天后会有一场苏小姐的琴戏,我们请了一位艺术学院的老师来当替身弹奏,她的琴是百年老琴,音质非常好,贺先生如果有兴趣,可以过来。”

“老师自己带琴过来?”

“当然剧组可以准备,只是,对于弹琴的人来说,还是自己的顺手,别的不谈,光是弦的材质就不同了。”

赵凛月似乎说得兴起,“说来,那位老师也是有缘分,稍有年代的古琴很难找到衬手的,考虑到生活习惯弹奏辅具之类的问题,或多或少总会有不合意的地方,据说她也是找了好几年,才找到现在使用的那张,跟订做的一样顺手。”

顺手?

贺盛泽想起苏若蔷第一次弹那张花魁琴时,那样顺手,没有试音,也没有调弦,自然而然便拨弄琴弦,演奏了半曲。

“试稍有年代的古琴,有没有可能第一次就试到衬手的?”

“理论上机率不大。”赵凛月说,“现在能保存下来的,通常都有些来头,不是王公贵族,便是闺阁千金所用,这些名门女子所用的琴都是琴师照着姑娘的手指长,手臂长,量身而成,当然不是说别人就弹不得,只是不可能那样顺手,至于一次就衬手,我想那可能性很低很低。”

贺盛泽想起苏若蔷弹琴的样子,以及她第一次看到那把琴的眼神,几乎是千言万语了。

男人懂了,那是她的琴。

她就是那个花魁,那个遇喜。

为什么不跟他说实话呢?

觉得自己是青楼女子,所以会被看不起吗?

所以真假参半,跟他说了花魁的故事,却不愿意承认那是自己,不知道她到底是病死的,还是病中过来。

“赵先生有听过华朝吗?”

赵凛月闻言一笑,“贺先生真是让我意外了。”

“就是有?”

“华朝短,短到只存在野史中,真假还不好说,但我个人是倾向有的,一个朝代再怎么短,也总有些东西留下来,其实我的论文原本就是想写华朝,但考虑到毕朝短。

竟不是历史承认的朝代,做为论文,论点恐怕不足,所以改写以唐朝仕女服为主,但收集的那些资料都还记得,其实也只差整理成册。”

赵凛月笑笑,“贺先生想知道些什么,若我有印象,可以跟你谈一谈。”

“有靖王这人吗?”

“有,华朝子嗣繁盛,他是唯一的赐死王爷,服毒之时,还不到二十五岁,王妃是大将军之女,大将军叛变,夫妻受到牵连,死后头悬城门数月,是他的红颜知己给收的尸身。”

“我听说,那红颜知己是青楼女子?”

“说是青楼女子,倒也小觑她了,此女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对珍物的眼力更是上等,据闻,靖王爷是先看到她的字画,才想与其相见,一些手抄书中,曾经有人录过靖王跟他这位红颜知己的几段故事,看来,靖王对她很是喜爱,还给她做了一把宣和琴。”

“既是王爷,要赎个女子,岂不简单?”

“正因为是王爷,才不愿意,再怎么精通琴棋书画,善解人意,终究是青楼女子,我们打个比方吧,贺先生若知道现在的女友过去曾从事陪酒行业,心里不会有疗瘩?就算是不得已,恐怕也还是很难说服自己没关系,现今社会都如此了,何况古时,那红颜知己再怎么秀外慧中,终究出身青楼,终究挂了牌,即便卖艺不卖身,那也是卖了,陪笑不陪夜,也是陪了,才女又如何,只要有人出价,便要出来见客,且不论那王妃能不能容,他便先过不了自己这关。”

原来如此。

难怪,她不肯说自己就是那把琴的主人,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那个“遇喜”。

前生,喜欢的男人虽然对她有情,但也是嫌,也许是最后有所觉悟,但终究为时已晚,无法相守。

可是,如果她那样喜欢那个男人,那样的喜欢甚至可以让她有勇气攀墙收尸,甚至还将火化的骨灰送去大将军处,不是强大的爱,没有哪个女人有办法做到这样,既然如此,怎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又喜欢上自己?

佳笙完全没发现气氛古怪,“赵老师真厉害,不过是一个传说中的朝代,传说中的故事,居然也知道得这么清楚。”

“一方面是我本来就有研究,一方面,我前几天得到一张画,大概是那张画的关系,这几天一直在跟几位学者要资料,都是有在钻研华朝故事的人,其中一位历史教授对当时的京城文化非常有研究,我得到不少珍贵的文章,甚至还有一些古书跟枪本的图档。”

佳笙好奇,“老师手机里有图可以看吗?”

“有。”赵凛月拿出手机,叫出档案,“衣服装饰看起来好像是处处错误,但这刚好是华朝的文化特征之一。”

“唉,真的耶,三阳开泰变成双羊,嗯,这纸太新了,是仿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