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1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231 字 2020-04-08

贺盛泽突然心领神会,她大概是看过盛晴的报导。

盛晴在东区经营一间宠物咖啡厅,真的是不赚钱,不过盛晴很开心,母亲也常常过去,他觉得如果有间店能让妹妹觉得充实,母亲也有地方走走,那就好了,何必要赚钱。

由于一杯饮料才八十元,因此很受到宠物主人的欢迎,猫猫狗狗都会在那,成了毛小孩爸妈口耳相传的好去处。

两三个月前,城市杂志说想采访,盛晴于是答应。

记者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写出的文章非常令人不舒服,盛晴气得要死,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却遭受故意扭曲。

譬如说,被问到定价问题,她说我把开心放在赚钱前面,最好大家都能来这里交朋友,哥哥也支持我这么做,记者却写因为有哥哥的支持,店长希望让花不起太多钱的人也来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宠物咖啡。

又问起现在流浪动物的议题。

盛晴明明是说,店里的动物都是领养来的,我有在做绝育支援,其他方面虽然受限于时间,还没开始,但希望以后能接触,譬如说中继之家,紧急救援,这些都希望以后能尽力协助的。

记者写出来却变成,我时间宝贵,中继之家,紧急救援,这些实在做不来,动物们需要?就先交给爱心人士喽。

非常的扭曲,报导出来后,盛晴被骂得要死,还有人说绝对不去这间店了,店长没爱心,又自以为了不起。

盛晴第一次知道此道邪恶。

佳笙安慰她说,本来就是这样,有些记者有专业素养,有些没有,而这记者明显仇富,羡慕姐姐好命,所以姐姐说什么都是错的,不过姐姐也不用放在心上,口碑胜于报导。

盛晴那篇自大又没爱心的扭曲报导,自然是有牵连到快捷商务。

好事者纷纷在网路上贴文,要大家别买快捷商务的东西,盛晴很自责,觉得都是自己害了哥哥——贺盛泽觉得,苏若蔷选择沉默是因为这样。

这算是保护吗?

男人想,是吧,女人用她的沉默维护着他。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男人率先走了出去——她有些习惯还是改不了,譬如说,男尊女卑,她不曾走在他前面,并肩而行时,也会稍微往后离他半步距离。

上次注意一个人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时的他,很年轻,因为喜欢,所以全心全意对对方好,没想到这份感情让全家陷入前所未有的糟糕情境。

后来忙于工作,没时间想感情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最近,又开始有一些些少年情怀,他可以不承认,但是骗不了自己,她没有跟自己示好,也没有主动亲近,但他就是被“勾引”了。

她在沙发上看书时,他会忍不住打量她看书的模样,阅读的表情,这哪里是青楼女子,分明是大家闺秀。

他总觉得这女人好像是为他量身打造出来的一样,他怕吵,她爱静,他怕相对无言,她便努力了解。

该怎么说,她用一种沉默的冷俐对待他。

而他,很受用。

看着手中的草莓盒——他都忘了上次自己买礼物是什么时候了,虽然只是简单的果物,但就觉得她会喜欢。

刚刚看到她被团团围在记者中间,无法脱身的模样,真让他觉得有点……心疼。

他没有跟她说过自己的想法,也没表示过好感,当然也没给她所谓的特权,她因为没有底气,所以什么都不敢说吧,怕跟盛晴一样,被曲解后害了他。

虽然没有认识很久,但他觉得自己喜欢这个古代人。

也许以后会更喜欢也说不定。

回到自己家,舒服多了。

苏若蔷抬头问他,“我去做饭?”

“等等,不急,我有话跟你说。”

“嗯?”

电话很不合适的在这时候响起。

苏若蔷笑了笑,“你接电话吧。”

贺盛泽拿出电话时想,如果汪仕柏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他绝对要宰了他。

男人按下接听键,“如果是废话我就挂电话了。”

“兄弟怎么这么无情呢。”汪仕柏嘻嘻哈哈,“我可是因为几个星期没见特别打电话关心你。”

“你哪这么好心,有话快说。”

“两件事情,第一,苏若蔷下周一进棚,别忘了送她过去,她的经纪人当天会到摄影棚跟她会合,你可以跟对方交接一下,当然前提是你还想送她回家的话。”

对了,他都差点忘记她的本业是艺人,苏若蔷得回到苏若蔷的世界。

居然这么快就一个月了,几乎不知不觉……

“第二件事呢?”

“第二就是,你到底来真的还是玩玩?”

“不关你事。”贺盛泽说完就挂了电话。

一秒后,铃声又响了,切掉,再响。

第三次,贺盛泽知道他不接,汪仕柏会打到他电话没电,“你再打我的电话,我就把你的号码发送给所有想嫁入豪门的小明星。”

“喂!我问你那问题是有原因的。”

贺盛泽从鼻子发出一个声音表示不信任,“给你一分钟。”

“我最近听到一些消息,如果你对苏若蔷有兴趣,我就该跟你说,但你如果对她没兴趣,那就算了,所以,你现在要听,还是不要听?”

“给你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