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2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309 字 2020-04-08

不对,最好的是,有钱的前夫认出她,但完全不以为意,不恨她,不报复她,待她跟待其他人没差别,不用特别看她,也不用特别不看她,对她来说,会是最难忍受的。

就在楚如怜身体微微转过之前,贺盛泽微低下头,开始跟苏若蔷说起话。

转过身的楚如怜先是看到汪仕柏,微笑点了头,然后看到笑得跟花痴一样的苏若蔷,而她花痴的对象是个男人,背对她,不知道是谁,但苏若蔷那死女人见钱眼开得很,如果不是有钱人,她才不会这么殷勤的笑。

女人皱起眉,想起赵大风跟她透露,表面上虽然是汪家独资,但其实最后两千万是快捷商务的总裁投进来的。

快捷商务的总裁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年收破百亿的电子平台,去年第一次投资电影,居然因为得奖回锅卖了上亿台币,凭他的财力如果朝影剧发展,那可是无可限量,难怪苏若蔷巴着不放了,将来的金主呢,何况大家都知道那个无脑怪进入演艺圈只是以为可以嫁个有钱人,所以……

十七岁进入演艺圈至今十三年,楚如怜比谁都知道,资方对於戏分变更的影响有多大,女主变成女配,女配变成女主,这种事情每年都有,她的第一部戏就是靠着跟金主出游欧洲一趟,才得以从跑龙套变成固定演员。

看到苏若蔷连手都挽了上去,整个人几乎贴在那男人身上,楚如怜更肯定两件事情,一,那个男人是快捷商务的总裁没错,二,苏若蔷对婉仪的出场集数可能并不满意,想藉由自己的优势加戏分。

想了想,楚如怜稍微整理一下自己,跟着走了过去,“汪先生,好久不见了。”

“楚小姐,楚贵妃,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美。”

“您过奖了。”

楚如怜很满意的看到那个背影转过身来—— 今时今日,谁不知道她“楚如怜”三个字,而来这个场合的人,谁又不知道演出贵妃的是谁。

只是当她看到那背影的庐山真面目时,演技再好,也无法掩饰惊愕。

“盛泽,这位就是我们的贵妃,楚小姐,这位是快捷商务的总裁,贺盛泽,也是这部戏的合资者,两位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贺盛泽?是了,他随了母亲的姓氏。

他之所以改名字,大概也是因为那件事情—— 她敢胡言乱语,除了对自己的演技有把握,当然是因为他们贺家人微言轻,他们讲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可是,如果他以现在的身分说话,托出所有实话,记者会信谁,会偏袒谁,她可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有可能吗?他现在才三十二岁,快捷商务,连她都在上面买过东西。

对了,她想起来自己看过那篇专访,为了显示自己有内涵,她不只娱乐版,连政经新闻都会涉猎,没错,那位没露面的总裁的确大自己两岁,白手起家。

天哪……

她的戏分不保已经是其次,万一他掀她的底,她就完了。

她跟张家富二代刚交往没多久,几次跟他要豪宅的备用钥匙,他都不肯给,才想着拍完这部戏后要对他大下功夫,最好能在今年嫁掉,如果陈年往事被掀出,别说嫁入豪门,恐怕连普通人都不会娶她了——

贺盛泽很满意的看着她的惊疑不定,这下可好,接下来有半年多的时间,他可以好好的想个办法怎么让她不好过,既不会砸了这出戏,又要为母亲跟妹妹出口气。

接着他装作从来不认识楚如怜,简单打了招呼后,便问苏若蔷有没有兴趣跟他去兜兜风—— 既然要频繁出现在片场,总要有个理由,跟苏若蔷来往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会想办法给她加戏,给她优于女主角的现场待遇,让所有人众星拱月的对待这位小女配,光是这样,就足以让楚如怜气愤难当。

至于感情嘛,他倒不担心,他不会爱上这种无脑怪,而苏若蔷这种女人他见多了,她们只对钱有兴趣,钱就是感情,钱就是真心,到时候给她一笔钱,她绝对会笑咪咪表示分手愉快。

事情发生在贺盛泽开车带苏若蔷离开不久。

苏若蔷捏着嗓子说最爱看星星,贺盛泽忍笑,说还是先去首饰店吧,今天第一次见面,没送花,至少送个礼物。

苏若蔷一听到首饰店,眼中尽显贪婪之色,立刻表示,“贺先生您说了算。”

就在他预备转弯时,一辆车子侧面冲撞上来,让他翻了两圈才停住——安全气囊虽然弹开,但他还是觉得胸口一阵痛,所幸时间不太晚,后面车子看到立刻报了警。

贺盛泽即便痛,但还清醒,要求送到汪氏医院,并打了电话给汪仕柏,于是,当他们到医院时,自然受到最迅速的检查与照护。

他就是一些挫伤,基本上无碍,至于苏若蔷,也无大碍,醒来若没不舒服就能出院。

这让贺盛泽大大松了一口气,但很快的,他发现自己松得太早了。

一两天没醒,还能说正常,三天没醒,已经有点怪了,而此刻,苏若蔷已经进入第四天的昏睡。

贺盛泽担心有其他问题,不过负责医生表示,苏若蔷最严重的也只是挫伤,照顾她的护士也说,她不但会自己翻身,偶而还会说梦话,虽然没办法听全,但有一些词句还算完整,她都有记录下来。

贺盛泽拿过苏若蔷的照护日记,她什么时候自己翻身,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梦话,都清清楚楚。

原来他给我画了这么多画像……若有机会,真想看一看大海。

是命好,可也是福薄。

贺盛泽看着这几句话,皱起眉——这家伙,到底作了什么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