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1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309 字 2020-04-08

基于以上种种,“贵妃新传”第一次的见面酒会,贺盛泽跟汪仕伯都到了。

主要演员,主要工作人员,电视台高层,演员的经纪公司,十分热闹。

汪仕伯是有名的富二代,平日也比较张扬,认识他的人极多,一现身就被人群淹没,相对的,现场除了赵大风之外,没人认得贺盛泽是谁—— 两次采访,都只刊出文字,不刊登照片是他的底线,他对于走到哪里都有人可能认得自己这点,不是很能接受。

低调好处在这种时候就显现了,他很自在,可以好好观察现场,而汪仕柏则被将来的娘娘后妃们团团围住,许久才脱身。

“咦,怎么就你,佳笙呢?”

贺盛泽用酒杯点了一下不远处,凌佳笙跟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聊得很开心。

汪仕柏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佳笙怎么搞的,女明星这么多,居然跟个男人在聊天,是不是被缠住了走不开,这样不行,我过去救他。”

“不用。”贺盛泽一下拦住他,“那人是贵妃新传的历史指导,你知道赵大风的历史剧为什么可以一直拍,还拍到很多老师都推荐学生看他的剧集学文化史—— 就是因为考究。佳笙将来如果真想拍古装剧,得多学习一些,顺便告诉你,那是赵大风的弟弟,拥有三个博士头衔,专精汉唐历史,佳笙一直对卫子夫的故事感兴趣。”

“那就没办法了,你呢,皇后,四妃,六仪,现在可是整个大唐后宫都来啦,这么多美女都没入你的眼?”

贺盛泽摇摇头。

“那个,安伶俐,有个玫瑰公主之类的头衔,演皇后娘娘,怎么样?”

“话太多了。”

“那个呢,苏若蔷,漂亮吧,本大爷指名的笨婉仪。”

贺盛泽点点头,“的确漂亮,不过,也看得出来的确很笨,浪费了好相貌,一点灵气都没有。”

也不知道是哪门子巧合,苏若蔷这时候转过头来—— 像她这种三线女明星,消息是最灵通不过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又不是多有力,居然能挤进赵大风的历史剧,而且第十集就出场,一直演到最后一集才死,简直开大运了,她的老板打听过后才知道,原来是资方要求的,资方也很好打听,是汪家大少。

谁不知道富甲一方的汪家啊!这时见金主看向自己,苏若蔷简单的头脑内灯泡一亮,莫非,难道,也许……不管怎么样先去打招呼。

女人拿起酒杯,扭着腰走过来,表情很是讨好,“汪先生,这次真是谢谢你了,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

汪仕柏显然久经阵仗,跟着笑得敷衍,“苏小姐太客气了,我一看到剧本,就觉得这角色非苏小姐莫属。”

苏若蔷一听,笑出一朵花,瞟了汪仕柏一眼,嘴角含笑,“我知道有间酒吧还不错,汪先生有兴趣的话,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喝一杯。”

饶是汪仕柏这样喜欢玩,瞬间也傻眼,这苏若蔷脑袋真的有问题,有人这么直接吗?通常得小聊一下确定彼此有那意思,再释放出讯号,让男生邀约,哪有人讲不到十句话就要换地方。

汪仕柏正当惊愕,一眼看到贺盛泽幸灾乐祸,立刻把好友拉过来,“其实坚持要用苏小姐的不是我,是他,帮你介绍一下,这部戏虽然汪家出资多,但贺先生也拿了不少出来,而他当初投资的条件,就是得用一个人,一个他指定的人。”

苏若蔷果然立刻被误导了—— 就说嘛,汪仕柏从来只把一线女星,怎么会突然对她感兴趣,如果是他身边这个冷脸男,就比较可能了,而且这跟她刚刚从杨谦那边打听来的消息不谋而合。

杨谦告诉她,是赵大风喝多了说溜嘴,第二位金主有指定人士进入剧组,指定人士没有古装剧经验,但也不是完全圈外人。

苏若蔷怎么想,都觉得第二位金主保的人是自己啊。

这个叫做贺盛泽的男人对自己有意思啊,嗯,虽然搞不清楚他身家背景,但能跟汪仕柏走在一块,想必也不会太差,西装是华锦的吧,手工订做,一套要十几万呢,鞋子,喔,当季男鞋。

苏若蔷花了三十秒把他扫瞄完毕,结论是,可以下手。

于是一扭腰,又走到他身边,“贺先生,您贵姓。”

贺盛泽再怎么八风吹不动,这下也忍不住笑了,哪来的奇葩?只是,笑不到一秒,他便笑不出来。

那女人怎么在这?

苏若蔷虽然笨,但却懂得读气氛,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喔的一声,“那是楚如怜,也就是这次的贵妃,别看她好像年纪轻,其实已经三十岁了,年轻的时候还结过婚呢,但命不好,嫁给一个没用的家伙,穷得要死,懒得要命,成天不工作只想靠她养,婆婆又凶,她那时才十几岁嘛,男朋友说会照顾她,她就信喽,没想到真是一场恶梦喔,婆婆把她当童养媳一样虐待,小姑也把她当下女,她后来才知道,男朋友娶她根本不安好心,就想多一个人赚钱帮家里而已,唉,真是可怜。”

贺盛泽皱起眉—— 是,就是这些谎言,让他的母亲饱受指责,就是这些谎言,让盛晴不得不转学,明明是她为了演出机会爬上导演的床,被导演妻子掀底,纯情少女偶像原来是离婚妇女,为了怕千夫所指,先下手为强,把他们一家污蔑成心理变态的妖魔鬼怪。

她在电视上楚楚可怜的说着自己离婚的过往,全身颤抖,泫然欲泣,对于隐瞒自己离婚过往很抱歉,几度想坦白,但经纪人却不准,甚至威胁她若敢坦白就解约,前婆婆用了她的名字借钱,她还欠银行一百多万,而且,她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喜欢演戏,还有很多角色想挑战,所以只能一直隐瞒下来。

期间,楚如怜几度无法言语,说到最后,掩面大声痛哭,哭声极尽委屈,所有的人都相信她的不得已,没人来问他们家,她说的是否为真,报纸上出现的都是她崩溃的模样,母亲工作的地方,他跟盛晴就读的学校,全都上了杂志,每天都有她的粉丝来闹事,为了平静,他们只好搬家,甚至要换名字。

刚开始几年,贺盛泽自然是恨她的,甚至以为自己要被这样的恨意纠缠一辈子,可是没几年,他就觉得那样不值,他不会放过她,但也不要这样一直把恨意放在心上。

当然,在偶而看到她时,还是会想起—— 一如此刻。

左手握紧拳头后又放松,几个深呼吸后,调整情绪。

原来她是这出戏的女主角,不知道这么趋炎附势的女人,在知道当初的穷光蛋前夫成了金主时,会是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