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1 / 2)

花魁嫁总裁 简薰 2356 字 2020-04-08

贺盛泽这回真的头大了。

贺盛泽,三十二岁,早在三四年前便已经是商业周刊亟欲访问的人物,但由于本人低调,因此一直没人知道这位突然窜起的网购新贵到底生做什么模样,如何起家,各种传言甚嚣尘上。

一说他去赌城旅游时,一时兴起拉了一元美金机台的吃角子老虎机,没想到幸运女神降临,中了连线累积大奖,抱回一千一百万美金,而那笔大钱就成了他的创业基金。

另一说,他是北部望族汪家的孩子,汪家富可敌国,但却人丁单薄,汪老就生了一个儿子,而那独生子不到三十岁便过世,只留下一子一女,传言,贺盛泽便是那独生子的外遇所生,原本也是无人知晓,直到前几年汪老夫妇去墓园看儿子,却遇上那外遇对象带着刚上高中的贺盛泽。

外遇对象两老自是认得—— 自己儿子的秘书,在儿子离开之前,也常常出入汪家,而秘书身边的少年,那容貌,那眼神,绝对是汪家的孩子,不会有别人,汪老既然知道自己还有个孙子,又怎么可能让他受委屈,他想创业,钱自是要多少有多少。

两种说法,都不曾被证实,但后者显然较多人相信,因为不少人都知道汪仕柏,汪仕宁兄妹跟贺盛泽来往密切,贺盛泽虽然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一些政商私聚却是参加得颇频繁,他跟汪家兄妹常常联袂出席,汪仕宁爱玩,有时喝多,贺盛泽也会直接拿走她的杯子,俨然是兄长模样。

中大奖,天赋商才,首次创业就成功云云,比起这样的好运与神话,大家更宁愿相信他是有了强力的后援:汪老。

政商关系极好的爷爷给予他不虞匮乏的资金,以及可以辅佐他的人才,他才会成为年轻一辈的经营家。

他手上的“快捷商务”是台湾最早的网路商城之一,而且在同行还在尝试阶段,他便已经大胆结合物流跟便利商店,让顾客对“便利”产生全新的体验,进而惊艳,不管要什么,滑鼠点一点,二十四小时内送到,太方便了,很快的,“快捷商务平台”便从混战中成了这块市场的领头羊。

贺盛泽并不因此自满,而是更努力开发各种可能性商品,卖豪宅,也卖原子笔,发展至今雄踞台湾商务平台的半壁江山,年年业绩是以三成的比例在增长,商业周刊一直想访问这位从不露面的总裁,但却总不得其门而入,代替他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永远是他的两位特助。

特助对老板的故事总是三缄其口,语带暧昧,成功的保持了话题性,让记者更疯狂的想挖出秘密。

这样一个从不露面的人,在半年前接受了采访,众人终于可以一窥他的传奇故事。

不是赌城的连线大奖,也不是汪家的孙子,创业成功之前,他没出过国,而他跟父亲的最后一面是七岁,父母离婚后,他没再见过父亲,但他很肯定,父亲不姓汪。

七岁前,一家四口,七岁后,家族成员剩下母亲,妹妹,以及他。

单亲妈妈并不容易,十几岁的孩子又正是花钱的时候—— 贺盛泽高中时期还在申请学贷,大一时便凭着发明竞赛的设计专利,获得汪氏科技总裁的赏识,以三百万买断了专利权,而那三百万,就成了他的创业基金,他有网路购物的想法,但要卖什么,还是问题。

在他还在考虑时,有次听到妹妹盛晴跟同学讲团购的事情,一群女生为了想要的睫毛膏,集资,托人从日本买,盛晴一面抱怨麻烦,但还是非得要那枝睫毛膏不可,贺盛泽顿时知道自己可以从哪里下手了—— 女人永远爱美丽。

那个夏天,他自己去了日本与韩国,谈了四个代理,都是盛晴建议的口碑品牌,比起代购,他的东西便宜,而且现货供应,女孩子们口耳相传,原本预计要卖半年的货,不到两个月就没了,净利超过一百万。

本钱有限的当时,他专攻美妆美容市场,大四时,开始卖健康食品,大四下学期考完期末考那天,同学有的要去面试,而他则是约了厂商去看仓库,接下来六年,他在事业版图上,顺风顺水。

记者最后问贺盛泽为什么婉拒了邀约两三年后又接受采访,他笑说因为他开始投资电影了,导演非常有个性的坚持用素人演员,自己编剧,外加原创故事,没有媒体感兴趣,他有点头大,由于钱已经砸下去了,所以只好尽可能的宣传。

采访他的记者觉得很有趣,在文章后面特别替他投资的新电影“恋爱讲习”宣传了一下。

“恋爱讲习”无光环加持,票房不出意料的十分糟糕,全台票房不到二十万,不到一周草草下片,可神奇的是这部电影后来到欧洲电影展参赛,居然得到最佳电影的奖项,评审团给予相当高的评价,消息传回台湾,观众纷纷想看一下这部得奖佳作,于是再次上映,这次上映不但有了两亿多票房,还卖出多国版权。

贺盛泽手上的素人男女主角一下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女主角进录音室录歌,预备趁热发片,抢暑假的商演市场,男主角则被安排到武术中心学习,因为公司替他接下了一部六十集的古装大戏,在跨出熟悉的商务平台领域后,贺盛泽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开头。

那位记者后来又采访了贺盛泽一次,问道,“投资了两千多万,总票房只有二十万不到时,您心理怎么想?”

贺盛泽笑说,“没怎么想。”

“两千多万不是一笔小数目呢,有人传言您跟编剧兼导演的凌佳笙关系匪浅,所以才花大钱投资,您对于这个传言,有什么说法?”

说关系匪浅是客气话。

“恋爱讲习”得奖消息传回台湾,新闻台纷纷播出得奖画面,所有人都看到上台领奖的导演兼编剧是多么俊秀出众,那眉,那眼,就像从漫画中走出的男主角一样。

才念大一的孩子,又没有相关经历,哪来本事说动人家投资?

这些不合情理的地方,立刻触动八卦记者的敏感神经,领奖回国的小孩子不知道那些记者除了在机场等他,还安排了车子跟他,完全没戒心。

接他的车子一走,后面四五台车子立刻跟上,为了怕被他发现,还彼此掩护,而凌佳笙完全没有让八卦记者失望,回台湾的第一晚,直奔贺盛泽位于信义区的豪宅,而且还是从自己的包包拿出门卡,一路刷进去。

记者们的八卦魂顿时熊熊燃烧,但碍于贺盛泽现今的商业地位以及庞大的咨商律师团,因此还没有动作,毕竟那栋大楼上百户住家,既然没证据他是开贺盛泽的大门,自然只能先押着,等有决定性的证据再同时刊登。

记者是见问得差不多了,才抛出这最后一问,假设贺盛泽因为生气拂袖离去,也不会影响专访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