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2)(1 / 2)

靓女演怪角 叶霓 2284 字 2020-04-08

“我的小公主就这么想我呀?”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何天晴立刻转头,嘴角跟着上扬,“爷爷……爷爷,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来,让爷爷抱抱。”何长谷笑着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她,“咦?小公主好像瘦了?”

“哪有!你看,人家的腰还是这么粗。”她双手抆腰,在何长谷面前转了一圈。

望着她青春可爱的模样,再看看何长谷慈蔼爱笑的脸,袭昱扬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喜欢何长谷了。

“在爷爷眼中,你的腰一点也不粗。”何长谷开怀大笑,接着转向袭昱扬,“我们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我们见过面?”袭昱扬知道他话中有话。

“在你三岁之前,是跟我一块住的,庭院里的草皮和那棵桩树下面是你最喜爱的地方。”何长谷望着他的眼神隐含悔恨。

袭昱扬深吸一口冷空气。难怪上回去何家作客时,他会对外头的景物有着一抹挥下去的印象。

“我是你的亲爷爷。”何长谷看向何天晴,“老刘告诉我,你全知道了,爷爷向你保证,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我最爱的孙女。”

“爷爷……”何天晴心悸地抱住他,“我知道,而且我一辈子都只要当爷爷的孙女,你是赶都赶不走的。”

“哈……好,那就好。”何长谷感动得落泪。

何天晴看着袭昱扬,“看,我的第六感不会错的,你真是我爷爷的孙子!快叫爷爷呀,快呀……”

“天晴,别催他。”何长谷走近袭昱扬,却见他猛地闪开,看样子要他马上接受他并不容易。“这几年爷爷真的好想你。”何长谷落下老泪。

“有件事我想确定,你是不是愧对我父母?”袭昱扬眯起眸。

“唉!”何长谷轻叹口气,“以前我反对过他们的婚事,却强行将你抱走,限制你母亲与你见面。这是我所做过最愧对你母亲的事。”

“难怪我外公这么恨你,还说我父母是被你害的。”

“他这么说,我不怪他,当年你爸见你妈因为想你而伤心,所以想尽办法将你抱走,我知情后连忙派人追挡,他们一路逃、一路搬,我却紧追不舍……没想到居然让你叔公有机可乘,制造假车祸,害死他们。”何长谷的眼底早已充满了悔恨与伤心。

“什么?我父母是被何长风害死的?”袭昱扬紧握拳头,“太过分,简直太过分。”他又看向何长风,“既然你知道是他干的,为何不说、不查?”

“我查了,非但难以找到证据,还让天晴发生多次意外。再说,我年纪大了,又为了天晴着想,只好装傻过日子,但我知道长谷集团不能这么下去,所以想办法把你找回来。”何长谷语重心长地说。

“爷爷,那我是哪里来的?我有亲生父母吗?”何天晴忍不住问道。

何长谷走向她,“你是在昱扬的父母去世后,我到孤儿院领养的孙女,据院长说,你当年被放置在孤儿院门口,其它什么都没留,你有爷爷,还想这些干嘛?”

“哦。”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何天晴想开了,她有这么好的爷爷,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我是想用对你的爱来弥补对儿子、媳……媳妇的亏欠。”说到袭昱扬的母亲,何长谷再次泣不成声,“我从没好好待她,也没当着她的面承认过她,可是她真的很温柔,是个好女人。”

“天!”袭昱扬无力地坐了下来。

何长谷看着他,“我并不祈求你的原谅,以后长谷集团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天晴。”

“你不能原谅爷爷吗?”何天晴抓住袭昱扬的手,“别这样,都事过境迁了,原谅他吧!”

“我……”袭昱扬想说的话竟又吞进肚子里。

“别勉强他,我会耐心等待。”何长谷笑说:“你们出去聊聊吧,现在再让我坐坐这个位子,怀念一下。”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劝他原谅你的。”何天晴睨了袭昱扬一眼后,将他拉出办公室。

直到顶楼的小花园,她转身看着他。

“你说,到底怎么样?”

袭昱扬半眯起眸,眼底流露出温柔的光影,微笑地看着她,“什么怎么样?”

“你到底肯不肯原谅爷爷?”她眨着眼,“老人家都比较固执嘛,电视上不都这么演,这种老人很多呀,虽然可恨,但也可怜。”

“你说他可恨?”袭昱扬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呃……也不是啦,只是……”她搔搔耳后,“这要怎么说呢?”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这就下去告诉他,你说他可恨,看他伤心,我就会很高兴。”一抹恶作剧的笑意挂在袭昱扬的嘴角。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太过分了。”何天晴挡住他,“我已经没有家人了,你还要让爷爷讨厌我呀?”

瞧她那泫然欲泣的小脸,他笑着上前托住她的后脑,“怎么那么爱哭呢?!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爷爷的。”

“但是再怎么说,你还是他的亲孙子,我……我觉得好对不起你。”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还是滑落她的脸颊。

“你没事干嘛跟我说对不起?”他微拧双眉。

“属于你的幸福全被我抢走了,我又怎么能继续霸着不放?事实上,刚刚看见爷爷脸上的喜悦,我已经不在乎是不是他的孙女了,只要他还要我就好。”何天晴望着他,认真地说。

她低哑的嗓音让他听了好心痛,他哪里舍得她难过!

“傻瓜!我看得出来,他是打从心底爱着你。要不要打赌?我和你两个人让他挑一个,他还是会挑你。”

“真的吗?”她露出可爱的笑容,抓着他的手前后摇摆。“既然你这么不在乎爷爷挑谁,那就原谅他嘛!”

“喂,得寸进尺喔。”袭昱扬直盯着她娇笑的容颜。

“答应我啦!要不然我会哭喔。”

“你不是早就哭了?”他终于知道女人耍赖的时候,有多么让人吃不消了。

“人家答应爷爷一定会劝你原谅他,如果没做到,我会没脸见他。呜……答应人家嘛,回去喊他一声爷爷。”她偷瞄他那故作冷硬的表情。

“要我这么做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袭昱扬挑挑眉,轻咳两声。

“好,你说,只要我办得到,一定答应你。”反正他也不可能要她做什么打家劫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