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1 / 2)

靓女演怪角 叶霓 1697 字 2020-04-08

“外公……外公……你不能死,不能死……”

袭昱扬从床上坐起身,冷汗涔涔地喘息着,而他惊慌的喊叫声同时也吵醒了何天晴。

她张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竟半裸地睡在他身旁,进而想起之前在浴室里发生的一切,顿时惊愕得无法言语。

“你醒了?”他转头望着她。

“怎么搞的,我怎么会睡在这里?”她紧抱着自己,懊恼不已的问。

“你不要一副受害者的模样,难不成刚刚的叫床声全是我逼你喊出来的?”方才的梦境混乱了他的思绪,错乱了他的时空。偏偏她又是何长谷的孙女,让他更无法原谅自己。

何天晴咬着下唇,他这句话让她更觉得委屈,索性下床,拿起自己的衣服到浴室里换上。再出来时,她拿起皮包就要离开。

“天还没亮,你要去哪儿?”他喊住她。

“回家。”

“没听见雨声吗?这回打算蹲在我的住处大楼外,看看有没有另一个男人来找你?”

她回头冷睇了他一眼,随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袭昱扬立刻跳下床铺,冲出房间,拦住她,“别走,我不准你离开。”

“你凭什么这么做?”何天晴眨着盈泪的大眼,“我从没说过我是受害者,但也请你不要以一种加害者的霸道对待我。”

“何天晴,你最好给我坐下。”他内心深处的那片混沌到现在还捉摸不定,希望她能配合一点。

瞧着他眼中跳跃的火焰,何天晴明白如果她再坚持,或许又会激怒他,于是她坐了下来,红着眼眶,难堪地问:“你到底是怎么了?对我有什么偏见吗?既然讨厌我,不喜欢我,昨晚又何必要那样对我?”

他闭上眼,深叹一口气,“我并不讨厌你,只是……算了,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刚刚我作了噩梦,心情有点糟,才会对你大声吼叫。”

他居然会低头道歉,还向她解释这一切……她错愕的看着他,慢慢放松紧绷的神经。

“坦白说,昨天你去公司找我,我很感激。”

“那没什么,我离开公司时你还在加班,况且这场雨不得又急又快,你理当会变得很无措,我不能不管你。”他说得轻描淡写。

不知道是不是男性荷尔蒙作祟,每每看着她,袭昱扬就会想起昨夜她裸露的胴体、曼妙的体态,还有那声声诱人的吟哦。

该死的!

他用力爬梳头发,深吸一口气,“等天亮后我再送你回去,房间让你睡,我想在这里坐一下。”

“你……”她突然有点不懂他了。

“快进去。”他靠着椅背,慵懒地说。

“既然你不想睡,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在的,她现在好累好累,刚刚说要离开,也不过是想在附近找间饭店休息。

何天晴站了起来,慢慢往房间走去,坐在床畔,她这才有时间好好观察他的房间。

说真的,他的房间好简单,就只有简单的蓝白双色,仿佛置身在希腊爱琴海的建筑物内,感觉清爽。

抱着被子,她闻着上头属于他的气味,这味道会让她感到紧张,但闻久了却意外地又能安定人心,让她慢慢沉睡。

袭昱扬泡了杯咖啡,走到阳台上,眯起眸,望着东方缓缓升起的曙光。

又是一天的开始,而他仍未能弄清楚何长谷的主要目的,甚至还发生昨晚的事,为什么才几天的工夫,他已将整件事搞得一团乱?

何天晴……何天晴,他又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来到公司后,何天晴立刻打了通电话回家,她知道自己一夜未归,刘伯肯定是急坏了。

“大小姐,你昨晚去了哪儿?可让我愁了一夜。”刘伯心急如焚地问。

“是……是这样的,我昨晚在公司加班,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何天晴找不到什么理由,只好胡诌了。

“什么?那你不是冻坏了?”刘伯紧张地问。

“还好,公司有暖气呀。如果你不相信,下班后我立刻回家,让你亲眼看看我不就成了!”何天晴笑说。

“大小姐,你可得说话算话,我等你回来吃晚饭,还会吩咐刘婶做些你爱吃的菜。”刘婶是刘伯的妻子,他们一直对何家尽忠职守。

“是,只要一想起刘婶做的菜,我就忍不住想马上冲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