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1 / 2)

王样温柔男 慕枫 1472 字 2020-04-08

华笙一直睡到隔天中午十一点多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脑袋还未开始运转,全身的骨头却像移了位似的又酸又痛,发出严重的抗议。

她昨天有做什么激烈的运动或不符合人体工学的动作吗?不然怎么会全身酸——昨夜激情缠绵的画面蓦地像一道闪电劈进她的脑海,唤起她的记忆。

真的做了!

华笙的脸蛋迅速染红。她清清楚楚记得五哥的唇温柔地吻遍她每一寸肌肤的感觉、记得他的爱抚、记得他深深埋进她体内那一瞬间的悸动和充实感,她与他,在那一刻终于圆满完整。

席蒲月饶富兴味地凝睇着她,柔声问:「想什么这么专注?」她脸上的表情很丰富、很有趣。

她闻声抬头,对上一双盈满宠溺的眸光。他、他什么时候醒来的?又看了她多久?她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和动作吧!

他探手将她挪进怀里,关切地问:「你的身体……还好吗?」他没弄伤、弄痛她吧?

老实说,他也没想到自己昨夜竟然会那般失控,像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冲动地做了三次,真是糟糕!

她清了清喉咙,「呃……我很好,只是全身的骨头好像快要散了一样。」她也很意外,原来五哥有那么火热狂野的一面。

「真的只有这样?」他的手在她的腰背上轻轻地按摩。

她舒服得想叹息。「真的。」

其实除了最初无法避免的痛楚外,五哥一直很温柔,细心体贴地探索能令她感觉到舒服愉悦的方式,而不是只顾着宣泄自己的欲望。

「那就好,」他顿了顿,话锋倏地一转,「现在你还会怀疑我对你的身材不满意吗?」

捕捉到他悄悄漾深的眸色,她的背脊蓦地窜上一股酥麻,全身发软。还有他的手在摸哪儿啊……「没有了、没有了。」

他噙着笑,像一头餍足的狮子。「真的没有吗?我会很乐意向你证明。」

「不用了、不用了……」等等、现在几点了?她制止他不规矩的手,徐缓地转头朝墙上的钟看去——吓!十一点半「啊!」

「怎么了?」他好整以暇地问。

她慌慌张张地起身,拉着薄被下床去捡拾地上的衣物。「该不会大家都知道我昨晚在你房里过夜了吧!」

他好笑地注视着她忙碌的背影,「知道又如何?」他和她,男未婚女未嫁,而且还是交往中的热恋情侣,有亲密关系是很正常的事。

「我会不好意思……」华笙微微困窘地钻进浴室去把衣服穿上,从浴室出来时,席蒲月也已经着装完毕。

「这个时间该上班的上班、该上课的上课,说不定没人在家呢!」他安慰她,却在打开房门时看见老六正好从房门前走过,想关上门已经来不及了。

「五哥……小笙」原本只是经过的席荷月又转了回来。

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的眼里闪烁着了然的光芒,一抹促狭的笑悄悄地爬上他漂亮的嘴角,像花一样地盛开。

席蒲月态度自然地问:「今天不用去荷月居?」

华笙只觉得热气尽往脸上冲,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

「我回来拿个东西。」没想到却让他撞见非常有趣的事情了,不趁机调侃一下五哥怎么行!「小笙。」

她防备地瞥了他一眼,「干……干么?」

「我五哥的功能都还正常吧?」他笑得很欠扁。

功能?什么功能?她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而后粉脸一瞬间红透,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哪有人这样问的?让她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荷月——」席蒲月又怎么会不明白老六的意图,连忙沉声喝止。

席荷月不怕死地又问:「举而不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