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1 / 2)

王样温柔男 慕枫 1353 字 2020-04-08

席蒲月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华笙的学校,和校门口的守卫点头打过招呼之后,他便直接到保健室找人。

他熟稔得犹如在走自家庭院,事实上,就连这所学校的校长、老师、守卫和工友都认得他了。

在门口就遇见了保健室的护理小姐——

「席同学,又见面了!」

「你好。」他微微颔首,「小笙的情形如何?」

「华笙同学的喉咙红肿,应该是扁桃腺发炎,扁桃腺发炎很容易发烧,你最好先陪她去医院看诊后再送她回家。」

「好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虽然席蒲月才二十三岁,但是他沉稳内敛的气质令人折服,要是她再年轻个十来岁,肯定也会倒追他。

他推门而入,「小笙。」

「五哥,咳咳……」华笙立即坐起身,下床拉了席蒲月就要走人。「我……要回去。」

她一点都不想再和罗敬钧多相处一秒钟。

「好。」

「等等。」罗敬钧将挂在椅子上的书包递给席蒲月,「这是她的书包。」

他伸手接过,「谢谢你照顾小笙。」

「没什么。」

「小笙,罗同学一直在这儿陪你,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席蒲月提醒她。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她还是乖乖地开了口,「谢谢。」

罗敬钧倒退了两三步,「你不要把病毒传染给我就是最好的谢礼了。」华笙的个性冲动火爆,很多时候她动手比动嘴快,没想到席蒲月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就能让她温驯地依言照做。

由此可见,席蒲月在她心中的分量不容小觑。

她朝罗敬钧哼了一声,挽着席蒲月的手臂。「我……们走。」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粗嗄,跟鸭子的叫声差不多,说起话来也显得有点吃力。「喉咙很痛?」

她点点头。

他掏出方才在来的路上顺道去药局买的喉糖。「药剂师说这种喉糖可以稍稍纾缓喉咙的疼痛不适。」

她立即剥出一粒喉糖放入口中。

他背着她的书包,被她拉着走向校门口。「小笙,你不觉得你对罗敬钧太凶了吗?」

「哼。」

听起来是不觉得。「其实他对你还不错……他很关心你。」不然他不会注意到她的身体不适,也不会一直在保健室陪着她。

华笙皱眉,「哼哼。」最好是啦!

显然她一点也不认同他的看法,不过他只能说这么多了。在爱情里,不论男女都是小眼睛、小鼻子,容不下一粒沙的。

他不会再替罗敬钧将心意传达给小笙。

席蒲月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前座,顺手替她扣上安全带,然后探了探她的额温。唔,果然发烧了。

他带她去医院看诊,拿了药之后才送她回家。

这阵子华伯母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华伯父立即着手安排行程,带她出国旅行去了。而这个时间,筝姊应该还在公司上班。

席蒲月本想让她吃点稀饭之后再吃药,免得伤胃,但是又肿又痛的喉咙让她难以吞咽,吃不下任何东西,只好作罢。

他动作轻柔地将用毛巾包裹着的冰枕放到她的头下方,让她枕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她很累,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却不想闭上眼睛。「你要回去了吗?」虽然管家和佣人会把她照顾得很好,但是他们都不是他。

她想要五哥留下来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