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1)(1 / 2)

王样温柔男 慕枫 1680 字 2020-04-08

谁也没有料到华笙这一学就是三年多,不曾间断。

每个星期二、五,她都会准时来席家报到,就算没有要练拳的闲暇时间,她也经常跑来找席蒲月,有时只是想告诉他当天发生的事,有时他们会一起看书,当然席蒲月看的是电脑程式设计相关的原文书,而她看的则是武侠小说。

相较于早期初学的辛苦和紮实的训练,后期就显得轻松多了,有时她自己演练完一整套拳,有时他会和她对练过招;若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耐心地听她发完牢骚,如果是「好朋友」来不想动,他会陪她坐在庭院里喝喝花茶、闲聊。

说到「好朋友」来,她这辈子就算想忘都忘不了,去年来了初经之后,间隔两个多月「好朋友」才又再一次来报到的情形——

那天,她一如往常地准时到席家。

「你怎么了?」席蒲月一见她就问。

「我?」她微微一怔,而后摇了摇头。「没事。」

「真的没事?」他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是没有发烧的现象,但是他总觉得她的样子看起来有极细微的不同,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别逞强,身体不舒服的话要说出来。」

「我……」

正好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席荷月嘲讽道:「拜托,她壮得跟头牛似的,哪里有生病、不舒服的样子!」

她没好气地道:「就算牛再怎么强壮,也会有虚弱生病的时候好不好!」

席荷月漂亮的眼眸在她身上兜了一圈,「哦?」

「怎样?」她有点不爽。

「得到狂牛症了喔。」他坏坏地一笑,挥手。「离我远一点!」

她气得跳脚,「你才有猪瘟啦!」

他们两个非得要这样互相攻击不可吗?一个是得到狂牛症的牛,一个是有猪瘟的猪,有谁占到便宜了?

席蒲月出面制止,「荷月,你别老是欺负小笙。」

「哼,谁教她碍到我的眼!」每回见面他总得说几句话刺她几下,心里才会舒坦一些。

她笑得很假,「对啦,我就是长得没你漂亮,当然碍你的眼了。」呼呼,痛快多了!

「华、笙——」他咬牙切齿地道。

「怎样?要单挑吗?」她没在怕的啦。

「你这个家伙——」

「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他真是拿他们两个没辙,三两句话就有办法吵起来。

席荷月哼了哼,朝门口走去。「我出去一下。」再跟她待在同一个地方,他的脑细胞会多死上几千几万个。

「小笙,我教你搏击武术是让你防身用,不是要让你更肆无忌惮地去挑衅别人。」他仍是一贯温和的语调。

「是荷月,他老是故意找我麻烦!」她不平地控诉。

「你们大概是天生八字不合,才会一碰面就吵。」他轻叹了一声,「好了,现在跟我说,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若要说身体哪里真的很不舒服,其实也没有,只是一整个下午都觉得肚子闷闷的、胀胀的。「肚子有点怪怪的而已。」

从中午开始,她的肚子就微微不适,但是一直到放学,一起上课的好友也都没有发觉,只有他,一眼就察觉出她的异样。

「吃坏肚子了?」倘若有腹泻的情形得尽快就医。

「不是。」

「还是你又跟人打架,受了伤不敢让我知道?」这种事以前也曾经发生过。

「我没有和人打架。」她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懒得动而已。」

「今天不练拳,休息一下,晚点我再送你回去。」他没那么严苛、不近人情,况且他教她搏击武术是要让她健身、防身,并不是要她参加比赛夺牌。「要是情形没有好转,要马上跟我说,知道吗?」

「遵命。」

她跑席家像是在走自家厨房一样,席家俨然就像是她的另一个家,席家上上下下的人也都习惯了她的存在,早把她当成一家人,除了席荷月。

半小时后,她已经舒适地窝在他的床上,看他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打着报告。

忽然,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从桌上摊开的原文书里飘落。

席蒲月倾身将信捡起,顺手放进桌边的一个纸箱里。

又收到……情书了!

他还真不是普通的受欢迎呢,三天两头就收到一封情书!

没由来的,她的心里有一丝无以名状的不痛快悄悄地萌了芽。「对方是个大美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