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当众表心意(2)(1 / 2)

「你这话说得……」延国夫人敛了神色,「那么,假如雅侯爷的父亲也是鸡呢?」

呵,这话大概并非是指奚老太爷,而是暗指那位袁先生吧?鞠清子佯装不知情地道:「两只鸡在一起,恐怕要打架了。」

「真的吗?」延国夫人蹙眉,「难道非得一物降一物?两个同类的人在一起,岂不更好吗?」

「若同类在一起,你身上有的毛病,他也有,那可要犯冲呢。」鞠清子答道:「比如一人不愿持家,另一人也不愿意持家,这个家可怎么办呢?谁来管呢?」

鸡都是利己主义者,最先考虑的都是自己,像延国夫人这样,为了一己的快活,不顾名声,抛夫弃子,在这个时代是罕见的,而像袁怀山那样,独居山林逍遥,也是罕见的。

两个极端自私的人在一起,如何长久呢?生活中任何一点小小的冲突,都会毁了他俩之间的关系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延国夫人道:「可同类在一起,毕竟心意相通,快乐的时候是极乐的,别人没法比的……」

看那眉间缠绵悱恻之意,鞠清子觉得一时半会儿也劝不了延国夫人,她就像一个吸毒的人,明知毒品万般不好,还是上了瘾。

「夫人——」忽然有婢女匆匆来报,「禀报夫人,皇后娘娘驾临,请夫人移步正门接驾。」

「皇后娘怎么来了?今年也没有大操大办,我以为她不来了……」延国夫人诧异道:「快,快接驾!」

楚音若来了?鞠清子连忙退到一边,低下头去。今日与延国夫人的一席话就说到这里吧,女人若变了心,要她再回头迁就供养者,恐怕有些难,何况她本身也不缺亲职投资。

「参见皇后娘娘——」

鞠清子跪在庭完的角落里,看到延国夫人将楚音若迎进正门,而奚浚远与奚老太爷也携满堂宾客上前拜见。

「平身吧。」楚音若笑道:「今儿是喜庆日子,也不是在宫里,诸位不必拘谨。」

「娘娘亲临,臣妇满门荣幸。」延国夫人亦笑道。

「表姊,你就不必与我客气了。」楚音若随和的道:「咱们还是像从前在家时一样。」

「给延国夫人请安。」高兰郡主显然是跟楚音若一块儿来的,此刻上前讨好未来的婆婆道:「祝夫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郡主今日好漂亮啊,」延国夫人夸赞道:「娘娘,或许你不知道,臣妇此番能回来过生日,多亏了郡主呢。」

「哦?」楚音若道:「为何?」

「前阵子臣妇在外散心,是郡主好意将臣妇接回来的。」延国夫人道:原本这个生日,臣妇也没打算大操大办,若非为了请郡主过来喝杯酒,大概宴席也不会摆。」

鞠清子偷偷观察奚浚远的神情,听了这话,奚浚远果然脸色一变,他这才发现,母亲此番回来,是为了帮他跟高兰郡主牵线搭桥。

「原来如此。」楚音若莞尔道:「高兰也算懂事了。」

「娘娘,臣妇觉得,高兰郡主与我家浚远是天作之合。」延国夫人忽然道:「臣妇想向娘娘讨一件生辰礼物——请娘娘给这两个孩子赐婚吧!」

奚浚远不由一惊,「母亲,你说什么?」

不只奚浚远,四下皆是一片错愕,谁也没料到,延国夫人竟在这样的场合,当众提出这样的请求,就连高兰郡主自己也是始料未及。

鞠清子发现,延国夫人果然是个鸡女,非常懂得利用别人的情绪。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又正值她的华诞,大概不论她提什么要求,别人都会被迫答应,这虽是险招,却快狠准。而且先前皇帝已经给两人赐婚,只不过奚浚远不愿领旨,可皇后再次赐婚意义就不一样,不是轻易能拒绝得了的,更别说这赐婚还是他母亲亲自求来的。

「先前皇上就有给这两个孩子赐婚之意,只不过,须得他们两个自己点头才好。」楚音若却道:「皇上的意思,是全凭孩子们自个儿做主。」

「孩子们腼腆,」延国夫人道:「不如娘娘今日就替他们定下来,以免耽误来耽误去的,白白浪费大好时光。」

楚音若瞧着奚浚远,倒没有马上答应。毕竟她是来自现代的人,爱情观念推崇平等自由,并不迁就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道:「表姊,你一直说这两个孩子如何合适,不过我看他俩平日也没少争吵,大概还需要一些时日多加了解彼此吧?」

奚浚远不由得对楚音若充满感激之情,方才,他几乎要冲动得顶撞母亲了。

「这些日子,臣妇听到一个新鲜的说法,不如就当众说给娘娘听?」延国夫人却道。

「好啊,」楚音若颔首道:「说来听听。」

「这世间之人分为三种——棒子、老虎、鸡。」延国夫人道:「棒子配老虎、老虎配鸡,鸡也配棒子,两两相配,一物降一物。」

这不就是她的理论吗?鞠清子微微一怔。

楚音若道:「这个说法,本宫也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