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当众表心意(1)(1 / 2)

鞠清子想给奚浚远沏壸茶,才发现家里没有好茶叶,于是连忙拆了一包本来打算卖给客人的红砖茶,烧了热水泡了。

「你别忙,我也不渴。」奚浚远在一旁道。

「这是礼数,」鞠清子道:「民女不敢对侯爷不恭。」

「不过你亲手沏的茶是什么滋味,本侯还没有尝过呢。」奚浚远却忽然笑道:「品一品也好。」

她泡茶不在行,泡咖啡倒是不错,也不知能否从西域弄些咖啡可来,或许还能在他面前露一手。

「这是什么茶?」奚浚远尝了一口,称赞道:「好浓郁的香味,这汤色也好看。」

「这是发过酵的砖茶。」鞠清子答道:「没侯爷平时饮的茶那么清香,不过想让侯爷尝尝新鲜。」

「好喝!」奚浚远赞道:「你这里的货,本候全要了!」

「还真没有存货,这里有几包,是订了卖给别人的。」他能不能别这么十豪,每次都要在她面前一掷千金?

「下次……下次的货,本侯全要!」他依旧道。

她发现,他又用上次那种目光瞧着她,那种波光闪烁的目光,不过这一次少了些可怜,倒是多了些神秘的喜悦。

他能不能别这样,仿佛眉目传情一般,弄得她双颊微微发烫,虽然她知道,他绝不可能爱上自己,但这种时刻总能产生爱情的幻觉……她真是疯了。

大概太缺少关怀和凝视,她心里的渴盼也超过了常态,只一滴水珠滑过,对她而言,就如同碧海长川。

「侯爷,你怎么知道民女住在这里?」鞠清子连忙转移话题,「冯七哥说的?」

「还用问吗?每回都让他送你回家,他当然知道。」奚浚远道:「不过今天他没来,在府里张罗呢。」

「侯爷大清早就来民女这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鞠清子心下有些忐忑。

「大喜事,」奚浚远笑逐颜开,「刚才我娘亲捎了封信,说同意回府过生日了。」

「真的?」鞠清子亦是一喜。

看来高兰郡主的劝说果然有效,延国夫人还是卖了未来儿媳妇这个面子。

「清子,本侯真心感激你。」奚浚远却忽然由衷道:「说吧,想要什么,本侯都能给你,只当报答!」

「报答?」鞠清子佯装不解道:「侯爷,民女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需要侯爷报答?」

「你劝我母亲冋家,这还不了得?」他道。

「不不不,」鞠清子连忙摆手,「此事与民女没有关系啊,延国夫人自己想通了要回家,民女并没有帮上什么忙啊。」

这份功劳,是要给高兰郡主的,她当然要装胡涂。

「我母亲那脾气我还不知道吗?十匹马拉不回来!」奚浚远倒是很清楚,「肯定是你平日的劝说奏效了,虽然她没说搬回来住,但生日能在家里过,已经算难得了。」

「真的不是我。」鞠清子坚持道:「我不过去延国夫人那里几次,都是送东西,什么都还没劝呢。」

「真的?」奚浚远凝眉,「那就古怪了。」

「等夫人回了府,侯爷再好好问问她是如何回心转意的。」鞠清子莞尔道:「总之,不论原因如何,这是件大喜事,民女为侯爷高兴,给侯爷道喜!」

奚浚远瞧着她,有些半信半疑,心中仍旧觉得母亲之所以回心转意是她努力的缘故,但她不承认也没办法。

「这只是第一步,」浚远道:「该想个法子把那位袁先生打发了才好。」

「侯爷想到法子了?」她试探道。

「那人爱赌钱,该带母亲去一趟赌场才是。」奚浚远道。

「男人赌不赌钱,跟女人爱不爱他,并没什么关系。」鞠清子摇头道:「那位袁先生也不曾向延国夫人借钱,他自己作画为生,说不定延国夫人还会觉得他有骨气呢。」

「那就带母亲去见见他那位原配夫人。」奚浚远忿忿道:「看看别人是什么下场,或许母亲就知道害怕了。」

鞠清子觉得不妥,「他与原配夫人早已和离,如今除了孩子的赡养费,再无瓜葛,那位前妻过得好与不好,延国夫人并不会在乎,说不定看到那位前妻凶恶的模样,延国夫人还会心疼袁先生娶错了女人呢。」

「那该怎么办?」奚浚远有些发怔,「就没法子了?我娘亲就要一辈子被这只『鸡』迷惑了?」

「再想想吧,侯爷,别着急。」鞠清子安慰道。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作家,能为世间每个人都写上最合理的结局,鞠清子相信,两个不合适的人迟早会分开,若能在一起,他们年轻的时候早就在一起了,错过了本该共结连理的年纪,都这把岁数了,还能天长地久到几时?

延国夫人对那位袁先生也并非忠贞不二,否则,她当年也不会嫁给奚浚远的父亲了。

人心本就脆弱,何况是两个脆弱的人,又禁得起多少考验呢?

「对了,我母亲生辰那天,你也来吧。」奚浚远忽然道。

「啊?」鞠清子一时没听清。

「来喝喝酒,大家热闹热闹。」

「民女……民女草芥之人,不敢前往。」鞠清清子慌忙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