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夏蓉来求助(2)(1 / 2)

等周鞠氏去了,鞠清子匆忙梳了头,换了件干净衣衫,来到厅堂。

夏蓉倒是很安静地坐着等她,比上次在茶楼时少了许多嚣张气焰,看到鞠清子未施粉黛,就这般素颜岀来,夏蓉彷佛颇感意外。

「姊姊好。」夏蓉立刻起身笑道。

「早啊。」鞠清子打了一个呵欠,「这么早,有急事吗?」

「妺妺一直想来探望姊姊,都没得空。」夏蓉语带亲近地道:「昨儿相公人岀京去了,临走前对我提起了姊姊,妺妺想着该来看看姊姊。这不,一早就来了。」

其实这话的意思鞠清子听得明白,夏蓉大抵早想上门寻事,碍于司徒功一直在家,不敢造次,恰巧昨天司徒功岀门去了,估计临走前还因为她跟夏蓉吵了一架,夏蓉一夜难昍,大清早便来拢胐,这不,夏蓉眼下尽是青色,想来没有睡好。

「姊姊,相公都对我讲了,说要接姊姊回去。」夏蓉道。

「那是你家相公自己的意思,」鞠清子不以为然,「我可没答应。」

「怎么……」夏蓉颇为意外,「姊姊在赌气?」

「你看,我这般随意就出来见你了,都没好好梳洪,」鞠清子道:「你该知道我无意与你争锋。」

一般女人见情敌都会打扮得花枝招展,想压下对方一头,但她一看就没有斗志。

「姊姊不回去,是有别的打算吗?」夏蓉凝眸,「莫非,姊姊真的与雅侯爷……」

「怎么,以为我高攀上了雅侯爷?」鞠清子无奈一笑。

「不、不,」夏蓉连忙道:「妹妹不是这个意思,但姊姊为何不愿意回去?总要有个理由啊。」

「我为何要回去?」鞠清子反问:「为了一个背弃我的男人,回去重蹈覆辙吗?」

鞠清子其实心里十分好奇,当初夏蓉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让司徒功纳她进门,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挑拨了原主与司徒功的关系?当初……原主为何不让司徒功亲近?也跟这个女人有关吗?

「说来,也怪姊姊你自己太任性,」夏蓉叹道:「其实从前相公只在我那里喝酒听曲罢了,我也是卖艺不卖身的。姊姊自己太过介意,听闻了此事后,一直不愿意与相公亲近……他一个男人,终究也熬不住啊。」

听了她的话,鞠清子这才明白,看来从前原主PU值的确太高,想追求纯粹的爱情,却又没遇到合适的人,又不肯放低自己的身段适当的妥协,这才只能以悲剧收场。

「从前的事不必提了。」鞠清子答道:「总之,我是不会再回去了,你大可放心。」

「姊姊不后悔?」夏蓉还是难以置信,欲言又止,「毕竟……」

「毕竟我除了你家相公,也无人可嫁了,你想说的是这句话吧?」鞠清子替她说完。

夏蓉道:「妹妹只是觉得,再嫁确实有些艰难,姊姊别生气,妹妺也是说实话。」

「那么你呢?」鞠清子却道:「出身青楼,想被大户人家娶为正室,更艰难吧?」

「妹妹我不敢奢望当正室,」夏蓉道:「能做妾,已经用尽这辈子的福气了,只求将来家中主母为人和善,别太苛待了我等。」

「我跟你家再也没关系,将来也不会是你家主母,」鞠清子道:「这话对我说没有用,你该去讨好将来的主母才对。」

「姊姊——」夏蓉满面悔色地道:「姊姊的性子,妹妹是知道的,再怎么样也不会故意刁难妹妹,如今妹妹只希望姊姊能回去,咱们姊妹两人共同伺候相公。今儿相公出京去了隋县,那里有一户商贾之家,平素与相公有生意往来,听闻那家中的大小姐对相公颇为意……」

原来夏蓉一大早急着来找她,竟是为了此事?也对,司徒功若给她找了新主母,对方家中还有财有势的,她还有好日子过吗?这可比不得从前,能任意欺负一个家道中落的主母。

「夏蓉,」鞠清子叹了一口气,劝道:「其实就算我回去,你家相公这辈子也不会只守着我们两个女子,该再娶,他还是会再娶的,但你也不必担心,你家相公无论娶多少个,他对身边的女人都不会太亏待,该给你的东西,还是会给。」

老虎男就是这样,配偶多,但对妻妾都不错,只要心宽、想得开,跟着老虎男其实也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