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拜访袁先生(2)(1 / 2)

所谓「亲子的不确定性」,其实就昰一种本能的直觉,假如母亲PU值过高,孩子去讨好父亲,则能帮母亲降低,所以,她一直给为人子女们的忠告就是,当父亲跟母亲吵架的时候,一定要帮着父亲。

君不见多少豪门的外室子女,就算他们的母亲进不了家门,但孩子如果乖巧听话,却能得到家族长辈的投资照料。

比如香港李首富之子与一个姓梁的女明星未婚生子,李首富对这个孙子却相当的满意,常去探望。握说,因为在饭桌上,他发现这个孙子被教得很好,饭乖乖地吃得一颗不剩。当然,也可以说,自己的孙子他当然疼爱啦,但多的是女人能帮李首富家生孩子,给一笔钱就能随便养活,何必常去探望?

梁小姐虽然进不了李家的门,但那阵子也搏了个贤慧的名头,后来又让她生了一对双胞胎。

「真的吗?」奚浚远半信半疑。

「侯爷与其把精神都花在那位袁先生的身上,不如多多关心令尊。」鞠清子道:「至于延国夫人那里,民女会好好相劝,希望不负侯爷期望,能劝夫人早日回家。」

顷刻间,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感激,那种绝望中的惊喜,让她心中多了一分对他的怜惜。可想而知,他该到了怎样走投无路的境地,才会求她相助,他,一个高高在上的侯爷,会向她这个低到尘土里的小女子救助?为着这份信任,她也会倾尽全力的。

「清子,」奚浚远忽然很郑重地唤她的名字,彷佛还是第一次用这样柔和的口吻,「每次跟你说话,我都觉得心里忽然变得很舒坦,这些日子,我一直忐忑不安,但不知为什么,方才忽然就平静了。」

其实对鞠清子而言,这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她一向很懂得给别人提供情感方面的建议,但他如此称赞,她还是有些高兴。这一次虽然有些棘手,也不太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但她会尽己所能为他想一个解决的办法,这似乎就是对他最好的慰藉。

抬眸之间,她发现他正凝视自己,眼睛里隐隐闪着如日落长溪的光泽,似乎也是第一次,他这样看着她。

感觉他要爱上她似的,这种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深深的凝视。

只能说,他长得太美,星眸如水,才会给她这样的幻觉。

虽知梦幻,但她不排斥享受片刻,难得有人视若珍宝一般看着她……

「清子,明日随我进皇宫一趟吧。」他忽然道。

「什么?」鞠清子一愣。

「皇后娘娘上次说想见见你。」他揉了揉额角,「瞧我这记性,居然忘了,这阵子总是把要紧的事给忘记……」

这什么跟什么啊?好端端的话题拐个大弯,让鞠清子一时错愕得有些接不上话,「皇后娘娘……什么事啊?」她结结巴巴地问。

「不知道,」奚浚远摇头,「明日进宫自然会知晓。」

「是,侯爷。」她只得答道。

皇后娘娘要见她,为何?难不成上次的翡翠镯子岀了什么问题?总不至于皇后娘娘听闻了她「情感专家」的名号,也要找她排忧解难吧?呵呵,那她可没那么大本事了……

因为被打了岔,方才那四目相对的美好时光间变成泡沫,她又被打回了现实的世界,彷佛从云端坠落,方才只是阳光下的幻影。

马车继续前行,而这一次,换成她心绪不宁。

萧国的皇后楚音若,出身名门,本是太师之女,萧皇端泊容待她十分痴情,六宫独宠她一人,令天下称羡。

据闻,她年轻时与当时还是陵信王的端泊容在患难中相互扶持,最终助端泊容登上太子之位,所以才得此伉俪深情。

鞠清子觉得,萧皇端泊容应该是个专一的棒子男,这楚音若很懂得投资,年轻时选对了男人,而且楚音若本人应该长得非常漂亮,伴侣介值很高,但是PU却很低,善解人意,情商满分,方能巩固后位,让一代帝王对她死心塌地。

「民女给皇后娘娘请安——」俯身跪在地上,悄悄抬眸间,鞠清子就知道自己的判断非常正确。

楚音若果然美丽非凡,但这种美却非咄咄逼人的艳丽,而是有温婉大气、和善明媚之感,果然从外貌看,PU很低。

「平身吧。」楚音若对她抬手笑道。

「谢娘娘。」鞠清子缓缓站起来,仍旧低着头。

「浚远,」楚音若先对外甥说道:「高兰进宫哭诉了好几回,说你不肯理睬她,好歹看在本宫的面子上,别对她太狠了。」

奚浚远道:「为臣待她一向有礼,若她的要求无理,那就如臣不能答应了。」

楚音无奈地道:「你们这两个孩子啊,就喜欢闹别扭,不过婚姻大事,本宫也不勉强你们,还是两情相悦最重要。」

「谢娘娘。」奚浚远的眼角立刻浮现笑意。

「你母亲还没回家吗?」楚音若又问道:「这个生日她是不打算过了?」

「臣无能,」奚浚远回答,「不过离母亲生日还有几天,臣一定会想到办法劝母亲回来的。」

「毕竟是你母亲,」楚音若话中有话地道:「若父母有什么做得不妥当的地方,你当儿子的该包涵才是,平日里要多替父母给对方说好话,父母若有不睦,你得从中多加周旋,才算真正尽孝啊。」

「是,臣知道。」奚浚远连连颔首。

楚音若依旧笑道:「好了,今日本宫也不跟你啰嗦,本宫是想见一见这位鞠娘子,才唤你入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