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关于再婚(1)(1 / 2)

每逢十五,姑母都要去庙里烧香拜佛,鞠清子觉得好奇,也跟着去了,其实她很想见识一下庙会是什么样,听说热闹非凡,只是总遇不上。

名曰拜佛,人们不过是去游玩而已,眼下秋高气爽,山林中树木散发出宜人的清芬,正是郊游的好时节。

庙门前植着一棵巨大的榕树,听说有上百年的树龄了,只见树上着无数条红丝带,随风飘飘荡荡,煞是好看。

「姑母,」鞠清子不解地问道:「为何善男信女皆要在此树上系挂红丝带?祈福用的?」

「这是红丝姻缘带。」周鞠氏笑道:「榕树自古是爱情之树,即将婚配的男女在红丝姻缘带上书写自己的名字,悬挂于此,祈祷百年好合。」

「庙里供着月老?」鞠清子吃了一惊。

「对,此处是月老庙。」周鞠氏答道。

「姑母,你带我到月老庙来仿什么?」鞠清子这才发觉不太对劲,她一直以为这里只是普通的寺庙。

「姑母想着给你再找一户人家。」周鞠氏连忙道:「想跟你先商量商量。」

「姑母……」鞠清子不由怔住,「你……不愿意再收留侄女了?」

「不不不,」周鞠氏摆手道:「别误会,这些日子你帮姑母做生意,姑母省了许多力气,还赚到了那么多钱,姑母舍不得你再嫁是真的。」

「那这又是何意?」鞠清子望着月老庙。

「姑母终归希望你有个好归宿,将来生个孩子,咱们老了也有依靠啊。」周鞠氏叹道:「总不至于就一辈子跟着姑母当寡妇吧?」

「我这个弃妇哪里能嫁得了好人家?」鞠清子浅笑道:「孤寡就孤寡吧,只要能赚大钱,下半辈子吃喝不愁,有什么可怕的?

「话不能这么说,若有好人家,姑母还是希望你能嫁。」周鞠氏执着道。

「姑母难不成已经给我相中人家了?」鞠清子警惕道。

「呃……」周鞠氏不由讪笑,「实话对你说吧,姑母我本来也是不答应的,可看他诚心诚意,又于心不忍……」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鞠清子蹙眉,「对方认识我吗,何以得诚心诚意?」

周鞠氏不说话,只退开两步,鞠清子的目光顺着她的暗示望去,只见一个男人自远处款款走来。

见鬼……那人真是司徒功?

「姑母!」鞠清子顿时低声道:「是你让他来的?」因为知道她今天要跟着出来,所以姑母才安排了这一切?

「清子,别生气,别生气!」居鞠氏急忙解释,「那日他找到我,非要我帮你们劝和,我心中为你打抱不平,狠狠扇了他一耳光,他竟没有躲避,我这才觉得他颇有诚意,所以允许他来的。」

「这是有诚意了?」鞠清子不由自主地脸色一沉。

「姑母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你方才也说了,再嫁是很难的,若他悔改了,你就原谅他这一次……终归是原配啊。」周鞠氏道。

鞠清子就知道姑母是这么想的,但她一个专一的棒子女,如何能忍受花心的丈夫?倒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些。

片刻,司徒功已怯生生地走到她的面前,又不敢太过靠近,彷佛在等待她的审判。

假如她不是情感专家,或许会被他这一脸可怜相迷惑,真的原谅他,然而老虎男的这套把戏,她早看透了。

「姑母,」鞠清子对周鞠氏道:「且让我与他单独说几句。」

「好、好,」周鞠氏以为她回心转意,立刻笑道:「我先进庙里拜一拜,替你们祈祈福。」

鞠清子不语,只待周鞠氏去了,这才抬头看着司徒功。那日在茶楼的场面太过混乱,她没能细细打量他的模样。

说起来,他的确跟她现代的未婚夫相似,虽算不得英俊,但也不丑,毕竟有几个钱,家世在那里,所以气质还不错,算得上天下女子都向往的那类人。

「清子,」司徒功上前道:「那日在茶楼遇到你实是偶然,夏蓉她对你无礼,我回去已经教训过她了,还望你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