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见前夫(2)(1 / 2)

「清子,这人到底是谁?」司徒功再度问道。

「在下奚浚远,」奚浚远却微微一笑,上前道:「不知阁下是谁?」

「奚……」司徒功显然听过这个名字,当场僵住,「雅……雅侯爷?」

「正是,皇上赐了本侯这个『雅』字为封号,想不到阁下也知晓?」奚浚远从容答道:「阁下究竟是何人呢?本侯所在的包间,竟然说闯便闯了进来!

司徒功连忙跪倒在地,俯身道:「草民……草民给侯爷请安。」

「雅侯爷?」一旁的夏蓉亦惊得呆了,「相公,别弄错了吧?这人……真是雅侯爷?」

「快跪下!」司徒功恼怒地冲她吼道:「侯爷面前,岂容你无礼!」

「候爷……」夏蓉这才害怕起来,颤巍巍地磕头道,「民妇……给候爷请安。」

奚浚远道:「这位鞠娘子如今做着卖婆的生意,常到本侯府上送些货物,今日她替本侯办事,本侯请她吃些点心,怎么就有违礼法了?碍着你们俩什么事?」

「不敢、不敢……」司徒功连忙道:「侯爷,都是我家这婆娘乱说话,侯爷勿怪。」

夏蓉亦战战兢兢地道:「民妇无知,侯爷恕罪……」

「鞠娘子,」奚浚远故意道:「你给本侯解释解释,这两人究竟是人?怎么我们好端端地在这里喝喝茶,却来添乱?」

鞠清子低声道:「这是民女的前夫,跟他新娶的夫人。」

想来她离开司徒府后,司徒功便把小妾扶正了,这夏蓉总算得偿所愿,却仍旧不肯放过她,心肠何其歹毒。

「哦,即是前夫,你如今不论做廾么,应该都与他无关了。」奚浚远道:「何需他两口子多管闲事?」

鞠清子垂头不语,此刻有人替她出气,她自己就不必多言了。

司徒功急道:「侯爷,都是草民的错!草民对妾室管教不严,都是草民的错——|

一旁的鞠清子狐疑了,妾室?怎么,他还没把夏蓉扶正吗?难怪夏蓉对她这前妻耿耿于怀。

「这次就算了,」奚浚远忽然换了凛冽的语气道:「识相的,别再让本侯看见你!」

「是、是,草民告退……」司徒功连忙拉着夏蓉连滚带爬地退岀去,引来冯七一阵偷笑。

「这就是你前夫?」奚浚远回过头来,对鞠清子挑眉道:「你怎么嫁了这种人?」

「小时候定的娃娃亲,没办法。」鞠清子答道。

其实她心里也忍着笑,忍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没展露出来,今日真该感激奚浚远,帮她挣足了面子。

难怪大家都喜欢结交有权有势的朋友,关键时刻就派上用场了,否则还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

虽然,她跟奚浚远算不上朋友,一个地位比天高,一个地位比泥低,但不知为何,他站在她身边,竟令她产生可以依靠的安全感,这是她来到萧国后头一次感受到的安全感,就像风中飞舞的蒲公英终于落了地,未生根,却少了仓皇。

她觉得,能认识奚浚远,真是一件好事。

她挖了一小勺豌豆黄塞进嘴里,古代的点心她都觉得太甜,但这块豌豆黄却甜度适宜,极是难得。

「好吃吗?」奚浚远看着她。

「民女这么久以来,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呢。」她答道。

这是实话,这彷佛是她来到萧国以后,吃过最对胃口的东西了,就连上次高兰郡主赏的宫廷点心都没这么可口。

「本侯就知道你们女人喜欢这个。」奚浚远得意地笑道。

所以,他到底带多少女人来过这里?他竟是个花心的人吗?鞠清子故意问道:「除了民女之外,还有谁夸赞过这豌豆黄?高兰郡主吗?」

「本侯哪里晓得她喜欢什么。」奚浚远连忙撇清关系,「我是指我母亲,还有皇后娘娘,她们都对这点赞不绝口呢,我每回进宫都要给娘娘带一些。」

「原来如此。」鞠清子莞尔,原来,是她想多了。

「你也怪可怜的,丛前就往在这附近,却没尝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奚浚远同情地叹道:「也难为你了,嫁了个那样的男人,不过我朝民风开放,你若再嫁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也算因祸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