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双亲不和子之苦(2)(1 / 2)

奚浚远凝眸,半晌之后忽然道:「这样吧,我出一笔钱,只当给你的辛苦费,你替我去劝劝那位夫人。」

鞠清子一时没听清,讶异地重次确认,「侯爷……让我去劝和?」

「既然你说得这么有本事,就去试试呗。」奚浚远道:「若她真能回家,我定当重谢于你。」

没料到,他还真的如信任她。方才鞠清子只想从奚浚远这里打听一下延国夫人的情形,他竟忽然委重任,倒吓了她一跳,看来,他真是走投无路了,父母关系僵化至此,他顾及颜面,对外不能言,还要从中维系两人感情,这段时间,他也过得挺辛苦的吧?所以,才会把她当作救命稻草。

「那好,民女就去试一试。」鞠清子只得答应,「虽然民女每次劝和,十之八九都会成功,但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二意外……」

「去劝劝呗,不成也不会怪你。」奚浚远一副心力憔悴的模样,「死马当活马医吧。」

说真的,鞠清子觉得他实在可怜。就算没有利益可图,她这颗助人为乐的心大概也会多管闲事吧?情感专家需要一副古道热肠,如此才有精力去研究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在千奇百怪的纠葛之间,找出一套男女的相处之道。没有耐心啊,是不会成功的。

冯七打起帘子,将鞠清子扶上马车,恭恭敬敬的模样,倒让鞠清子不太好意思。

「冯七哥,」鞠清子道:「别这么客气。」

「总听秋月念叨鞠娘子你,」冯七笑道:「说来,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

冯七便是秋月的老公、奚浚远的小厮,这一次,奚浚远差鞠清子到延国夫人那里去,冯七负责驾车马接送她。

鞠清子连忙道:「冯七哥言重了,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全靠你们小两口努力。」

「我家娘子脾气不太好,全靠鞠娘子劝和。」冯七真心感激道:「也不知该怎么报答,鞠娘子将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便是。」

鞠清子道:「冯七哥,真不必挂怀,你若要谢我,一会儿见了杏霖街的那位夫人,多帮我说些好话,多卖岀几件东西,我便知足了。」

「那是肯定的。」冯七驾着马车,稳稳当当往前行去。

「说来,侯爷跟那位夫人似乎关系匪浅,他们是亲戚吗?」鞠清子趁机道。

「呃……」冯七老实地答道:「按理,不该瞒鞠娘子你,但侯爷的家事,我们下人也不便多语,总之这位夫人对我家侯爷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就是了。」

其实,鞠清子早已猜到那定是延国夫人,不过随口一问,当下她笑了笑,不再深究。

车轮辘辘,不一会儿,便停在了杏霖街那座宅子的门前。

「杨嬷嬷、杨嬷嬷——」冯七上前叩门唤道。

吱呀一声,门扉开了,那日鞠清子见过的嬷嬷探出头来。

那嬷嬷看到冯七,便笑道:「原来是你,怎么,又送东西来了?」

「侯爷差我带这位鞠娘子过来认认路,」冯七答道:「以后夫人若缺什么,尽管叫这位娘子送来,她是卖婆。」

「这位娘子是卖婆?」杨嬷嬷有些诧异,冲着鞠清子打量了一番,「好年轻啊。」

「嬷嬷。」鞠清子递过去一包礼品,「这里有些胭脂香包,请嬷嬷收下,还请嬷嬷今后多加照顾。」

「好,好,」杨嬷嬷态度立刻有所不同,和蔼地道:「你们在这里等一等,我先去通报夫人。」

当下鞠清子与冯七便进了门,在影壁处站着,没多久杨嬷嬷便自里边厢房岀来,引着他们来到一处侧厅。

「冯七来了?」延国夫人正在窗下逗着鹦鹉,「我才念叨呢,也不知他有没有给我这鸟儿带些饲料过来,谁想人就到了。」

「夫人安好。」冯七连忙行了礼,「今儿带了好些东西呢,鸟儿的饲料自是不会忘的。」

延国夫人回过头来,瞧了鞠清子一眼,对杨嬷嬷道:「这就是你方才提过的卖婆?」

「是的。」杨嬷嬷冲鞠清子招招手,「来,见过夫人。」

「给夫人请安。」鞠清子乖巧地屈膝行礼。

「怎么侯爷忽然打发你来送东西?」延国夫人半眯起眸子,「你家卖的东西特别好吗?」

鞠清子斟酌道:「回夫人,侯爷大概是看我比较细心,所以赏了这个美差。」

「哦?你如何细心?」延国夫人依旧是那般淡淡的语气。

「比如,今日给夫人送的鸟食里,加了些炒干的鸡蛋黄,会使这鹦鹉毛色更加亮泽鲜艳。」鞠清子答道。

「是吗?」延国夫人倒是一怔,「嗯,看来你的确有些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