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双亲不和子之苦(1)(1 / 2)

杏霖街是一条僻巷,不过宅院修砌得很精致,街尾一座院落的红墙内攀出一棵银杏树枝枒,映着今日明澈湛蓝的天色,煞是明艳,那景致与雅侯府颇相似。

鞠清子悄悄地跟着奚浚远的马车来到此处,见他进了街尾的院落,大概待了半个时辰,便有一个嬷嬷送他出来。

只见奚浚远神色有些不快,与那嬷嬷随说了几句,那嬷嬷满脸为难之色,对他一再屈膝行礼,他方才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鞠清子颇纳闷,这院中究竟住着什么人呢,会不会就是延国夫人?大概奚浚远来劝母亲回家,却到母亲的拒绝,所以他才会这般失落吧?所以延国夫人与奚老太爷真的吵架,离家出走了?

究竟为了什么啊?她思忖片刻,看到街对面有间茶水铺子,心中生出一念,便步入那铺中,寻了个座位坐下。

「客官,想喝什么茶?」老板娘上前招呼道。

「随便来一壶,再来盘点心。」鞠清子掏出一锭银子,足足有一两,放在桌上,只道:「不找了。」

「用不着这么多。」老板娘顿时笑道。

「我想打听一些事。」鞠清子道:「耽误老板娘些功夫。」

「哦,」对方立刻明白了,收了那银子,「姑娘尽管问。」

「实不相瞒,我也是做买卖的,专卖些花儿粉儿给闺中的小姐和夫人们。」鞠清子道。

「哦,客官是卖婆?」老板娘恍然大悟,「这么年轻,没瞧出来呢。」

「初至京城,这路也不太熟。」鞠清子一脸好奇地回道:「这里是杏霖街,对吧?也不知这街上有几户人家、都有哪些夫人小姐?」

「客官,这里你算来对了,」老板娘道:「我每日守着这茶水铺子,对这街上的情形知晓得最清楚不过。」

听老板娘这么说,鞠清子暗暗高兴,她早料到了,比如《水浒传》里写的王婆,便是眼前的老板娘这一类人,什么都门儿清。

「街上不过十多户人家,但都是有钱人,客官做买卖是不愁的。」

「老板娘可有相熟的人家,能否帮我引荐?」鞠清子道:「买卖若做成了,每一笔我给你点分红如何?」

「哎哟,那敢情好!」老板娘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不瞒姑娘说,之前也有一些相熟的卖婆托我引荐,我帮着做成了不少生意呢。」

「我看街尾那家不错,」鞠清子趁势道:「不知那一家有几位夫人小姐?」

「哦,那一家啊……」老板娘却迟疑道:「说真的,是新搬来的,我也不太清楚,彷佛有一位夫人,年纪大概三、四士岁,气质很是华贵。」

「只她一个人住在这里?」鞠清子问道。

「有个男人大概是她夫君吧,隔三岔五的会来看她。」老板娘回忆道。

「隔三岔五的?」鞠清子皱着眉头思索,会是奚家老太爷吗?

「说实话……」老板娘忽然压低声音,「凭我多年的眼力,大概不是她真正的夫君。」

「不是吗?」鞠清子一怔。

「感觉偷偷摸摸的,」老板娘摇头道:「若说这位夫人是外室,又不太像,因为她的样子太过华贵了。」

「是有些奇怪。」鞠清子亦疑惑。

那日听奚老太爷的语气,似乎他与夫人已经很久不曾见面了,不像是隔三岔五便来此。

「所以,那位夫人把她家夫君拒之门外了?」鞠清子不由问道。

「怎么会?」老板娘仿佛奇怪她为何有此一问,「人家可亲昵呢,男人一来,那夫人便站在门口迎接他,说说笑笑的。」

看来,那确实并非奚老太爷……可究竟会是谁?

老板娘斟酌道:「所以我才觉得不像正经夫妻,老夫老妻的,断不会如此亲热。」

难道……鞠清子顷刻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得不信。

如果一个男人是棒子男,那他的女人基本是鸡,这是夫妻间最恒定的一种塔配,而且棒子男皆专一,会让妻子有安全感,但也让人忽路了最重要的一点——鸡女常常容易变心。

棒子男老实巴交的,不懂得讨好女人,所以就算他于专情,也讨不了女人的喜欢。

在女人眼里,男人分为两种,供养者和情人,前者给她们提供生活,后者则会让她们丰富感情。

着名的「东食西宿」的曲故,即女人希望在有钱丈夫家里吃饭,在帅哥丈夫的家里睡觉,而棒子男往往充当供养者的角色,也就是说,女人跟棒子男在一起,不易有爱情的感觉,所以,嫁给棒子男的女人容易出轨。

奚浚远的母亲独自迁居至此,想必主因并非和丈夫起争拟,而是……她红杏出墙了吧?

「来了来了,」老板娘忽然示意她,「看,就是那个男人。」

鞠清子回过神来,却见又有一辆马车停在那街尾小院的门口,车还没停稳,院门却先开了,一位妇人匆匆步出来,满面春风,想必,那就是奚浚远的母亲。

呵,跟她想的一样,奚浚远确实比较像他的母亲,延国夫人的打扮比一般贵妇要年轻许多,身上用了清浅的桃色,衬得一张脸娇俏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