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延国夫人的生辰(2)(2 / 2)

延国夫人就是奚浚远的母亲,因为是皇后娘娘的表姊,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赐号「延国」。

奚浚远只道:「哦,我已回了她,让她不必来了,我娘没打算大操大办。」

「生日是一年一度的盛事,难道不当与亲朋好友欢聚,图个喜乐?」鞠清子疑惑地问:「延国夫人倒也不必如此低调吧?」

「我娘……」奚浚远语气忽然停顿,彷佛另有隐情,只敷衍道:「我娘近日不在府中,所以就作罢了。」

这鞠清子倒没料到,「难道,延国夫人出京去了吗?」

「嗯,散心去了。」奚浚远只道。

这听来实在蹊跷,延国夫人的生辰将近,按规矩,京中各处肯定会派人来祝贺,皇后娘娘也会下旨恩赏,没道理她忽然独自出京去啊……不过,奚浚远不愿多说,鞠清子也不好再多问。

「如此,民女先告辞了。」她道:「本来奢望能见上延国夫人一面,由夫人亲自挑些首饰,看来民女是无福了。」

「我替我娘挑几件也是一样的。」奚浚远道:「不都把你这些翡翠买下来了吗,还不知足?」

「是、是,多谢侯爷,不过我们这些做卖婆的,肯定是贪心的。」鞠清子挤出笑意。

「放心,若这些翡翠真的好,改天本侯会再唤你来的。」奚浚远道。

「多谢侯爷。」鞠清子躬身道。

「浚远、浚远——」忽然屋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一个婢女打起帘子通报道:「老太爷回来了。」

「是我父亲。」奚浚远对鞠清子道:「你先在这里等一等,父亲大概有事找我。」

奚浚远的父亲?她听说过,虽然儿子封了侯,但奚老太爷仍只是礼部尚书,所以在这府里的地位尴尬得很。妻子是皇后娘娘的表姊,本就高他一等,如今儿子有了爵位,也凌驾在他之上,感觉有点可怜呢。

鞠清子心下好奇,悄悄走到窗边,从窗缝儿往外望去,看见院中站着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子。

奚浚远大概像他的母亲,长得清俊绝美,然而他的父亲实在有些不出众,一脸老实相。

呵,棒子男,鞠清子在心里道。

像她在现代见过的许多宅男一样,奚老太爷就给她这样的感觉,想来奚浚远的母亲是一个「鸡女」吧?

如果一个男人是鸡,即长得帅、嘴巴甜、会撩妹,那么他的女人基本是老虎,既有钱又强势的女人。

如果一个男人是老虎,即霸道总裁类型的,生活重心全在事业上,那么他的女人基本是棒子,也就是贤妻良母,即使他有多偶倾向,她也不会离婚。

如果一个男人是棒子,即老实专一类型的,那他的女人基本是鸡,也就是在相貌上会优于老公,在家里都是老婆说了算,老公的钱全交给她,老婆也比老公能言善道。

「你母亲几时回来?」奚老太爷问道。

「父亲放心,过两日儿子就去接她。」奚浚远答道。

「她生辰就快到了,总不至于……」奚老太爷似乎憋着一口闷气,却又不好发作,只在言语间略微激昂地道:「总不至于不在家里过吧?」

「母亲再怎么样,心里应该有分寸的。」奚浚远道:「儿子一定把她接回来,不让母亲再胡闹了。」

「那就好。」奚老太爷眉头紧蹙,似在思忖着什么,过了好一阵子,又重复道:「总之,叫她一定回来,别丢了咱们奚家的颜面。」

看样子,奚老太爷与延国夫人是吵架了?延国夫人似乎是为此故意避到外面去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鞠清子有些想不通,按理,棒子男都会对鸡女百依百顺,夫妻间断不会产生太大的嫌隙,这家人究竟怎么一回事?

难道她判断错了?奚老太爷并非棒子男?

鞠清子决定把这件事好好打听清楚,就算没受高兰郡主所托,心中巨大的好奇也驱使她弄清楚。

好奇心啊,真能害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