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延国夫人的生辰(2)(1 / 2)

高兰郡主久久没有言语,半晌之后终于道:「你说得有道理……你今日见到他了吗?」

「见到了。」鞠清子颔首,「侯爷打算从民女这儿买些首饰,叫民女送到他府上去。」

「是吗?」高兰郡主苦涩地笑,「他待你倒好——待一个陌生人都比待我好。」

「届时民女一定帮郡主打听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侯府才不打算摆宴席。」鞠清子立刻道:「究竟雅侯爷是敷衍郡主的,还是真有隐情。」

「好,好,」高兰郡主皱着的眉头总算松开,连声道:「你一定要帮本郡主打探明白,事成之后,本郡主不会亏待你的。」

鞠清子看得出这少女心中的急切,然而感情的事最最急不得。

鞠清子倒有些同情高兰郡主,那种彷徨无助就像当年她经历的那般……所以她愿意帮她,彷佛心底驱使,即使无关利益,也愿意帮她这个忙。

她就是这种爱管闲事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在脸书上给人免费解答情感困惑那么多年,耗费那么多时间。

或许,在为别人解决困难的时候,她心中也会得到一点点快乐吧,这些微小的快乐,便是她助人的初心。

比起江靖王府,雅侯府的富丽堂皇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建筑上喜欢用浓墨重彩的色泽,明瓦、红墙,搭配满院栽种着金黄的银杏树,在湛蓝天色的秋季里,给人一种浓烈的华丽感。

鞠清子将一对像冰块一样剔透的玉镯子递到奚浚远的面前。

他拈在手中,瞧了又瞧,蹙眉道:「这不是羊脂玉?」

「这是翡翠。」鞠清子答道。

「不值钱吧?」奚浚远随口道:「翡翠是什么?从没听说过。」

在萧国,羊脂玉盛行,但翡翠甚少人知晓。

「侯爷别着急,请仔细品鉴品鉴,这玉究竟如何?」鞠清子莞尔道。

奚浚远打量道:「虽不及羊脂玉温润,却是色泽通透明亮,有翠色、有紫色,倒觉得像春天美景一般。」

「此种翡翠就叫做『春带彩』。」鞠清子笑道:「王爷,你再看这一只。」

「这一只白色的底子却有缕墨色飘在其中……」奚浚远拿起她递过来的另一只翡翠观赏道:「倒觉得像泼墨画似的。」

鞠清子点头,「对,这个叫冰种飘花,也是翡翠中难得的极品,还有这个——」

她将第三只镯子捧过去,奚浚远的表情彷佛越来越感兴趣。

「这一只虽然不够通透,但是满满的深翠色,比祖母绿宝石的颜色更浓,显得稳重洗练,须得特别华贵之人才配得上。」奚浚远评价道。

「对了,这是老坑满翠。」鞠清子点头道:「侯爷果然品味超群,这三只镯子代表了翡翠里的三种极品,其中特色侯爷一眼就瞧出来了。」

「是吗?」奚浚远不由有些得意,「不过,说了这么多也没用啊,你这东西不够值钱。」

鞠清子道:「现在不值钱,是因为没什么人知道它的存在,但民女猜测不久以后,当此种玉在市面上盛行起来,这样的极品可就不太好寻了,因为会被别人一抢而空。」

「可万一它盛行不起来呢?」奚浚远反问道。

「怎么会呢?」鞠清子笑答,「侯爷是何等人呢?你有的东西,天下人皆向往,若你稍稍戴一块翡翠玉佩在身上,在京里走一圈,大家都会好奇这究竟是什么。若你送给皇后娘娘一对这样的手镯,那更不得了,天下女子都会争相效仿皇后娘娘的。」

「你这小姑娘……小娘子,还真聪明。」奚浚远不禁笑了,「你真适合做生意啊。」

鞠清子暗笑,这有什么奇怪?这在现代,不就跟找明星打广告一样嘛。

「只要东西确实是好东西,就算它现在不出名,将来也会出名的。」她道。

「好吧,」奚浚远不再坚持,改口道:「这些东西我就全收了,就算我娘不喜欢,也当是我自个儿的收藏吧。」

「侯爷,」鞠清子趁机打探,「听郡主说,她想亲自送贺礼给延国夫人,恭祝夫人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