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延国夫人的生辰(1)(1 / 2)

今日奚浚远受皇后娘娘之托,要到江靖王府上拜访,送高兰郡主礼物。

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江靖王去求了皇上,想给这两个闹别扭的孩子多制造些相处的机会罢了。

高兰郡主早早叫董嬷嬷给鞠清子捎了信,让她有机会跟奚浚远见一见。

毕竟不是第一次见面,这一次,鞠清子心境倒是平稳了许多。

她托着首饰匣子在回廊处等候,大概等了小半个时辰,就看到奚浚远绕过影壁,朝她的方向走来。

说实话,自从知道他就是奚浚远,她有些后悔不该嘲笑他那「天下第一美男子」称号。虽然她不知道他的容貌算不算天下第一,不过,确实是她从古至今见过的最美的男子。

论礼数,见了侯爷,她该避到廊下行礼才对,不过这样他就看不见她了,她该怎么引起他的注意?

鞠清子灵机一动,手轻轻一松,首饰的匣子砰然而落,金簪子叮叮当当撒了一地。

清亮的声音果然让他停下了脚步,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

鞠清子假装仓皇失措,俯身去捡那些金簪。

「咦?」奚浚远认出了她,「你怎么在这里?」

「侯爷?!」鞠清子抬起头,故作惊愕状,瞪大眼睛,「侯爷……缘何也在此?」

「真是巧啊,」奚浚远笑道:「与你这小姑娘忒是有缘。」

「给侯爷请安。」鞠清子叩首道:「上次得罪了侯爷,这次又惊扰了侯爷,民女真该死。」

「你是这府里的丫鬟?」奚浚远却好奇道。

「不,民女是卖婆。」鞠清子答道。

「卖婆?」奚浚远诧异地上下打量她,「这么说,你真的已经成亲了?」

「呃,侯爷如何这般说?」鞠清子一怔。

「一般做卖婆的都是已婚妇人。」奚浚远道:「本侯从小到大,还从没见过未出阁的大姑娘当卖婆的。」

「民女……确实嫁了人。」她该怎么跟他解释?算了,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真看不出来,」奚浚远笑道:「你这般年少,本侯以为你还是个小姑娘。」

若说现在这个身体,的确比在现代时年轻不少,但鞠清子从不觉得自己是小姑娘,或许是心态已老的缘故。

「你已经见过高兰郡主了?」奚浚远瞧见她手里的首饰匣,俯身替她拾起一支簪子,「别怪本侯说话不好听,这样的货色,她是不会喜欢的。」

今天不过是来演戏的,首饰就随便挑了几样,她也没太花心思,没想到雅侯爷会给她这样的建议。鞠清子道:「民女还没见到郡主。」

「趁早回去吧,另挑些好的来。」奚浚远语气温和地道:「高兰郡主若当面数落你,我怕你难堪。」

呵,他倒是一片好意,看来那天他说今后自己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的话并非说说而已。鞠清子亦关切地问道:「侯爷,那尊观音像如何了,可修补好了?」

他那日说观音头是要送还给他表姨的,他究竟有几个表姨……莫非,便是送给皇后娘娘的?

「已修缮好送到宫里去了。」奚浚远坦言答道:「你既已知我的身分,我便说了吧,这本就是皇后娘娘的东西。」

虽然已猜到了几分,但鞠清子还是愣了一愣,「打碎了皇后娘娘的东西……那可怎么得了?」况且是送子观音,宫里应该很忌讳吧?

「所以说,皇后娘娘待我好啊。」奚浚远莞尔道:「那时我还年幼,什么也不懂,皇后娘娘又正值怀太子的时候,我闯了这个祸,她却一点也没责备,如今就算访遍天下,我也要完璧归赵的。」

「皇后娘娘仁德。」鞠清子赞叹道:「侯爷你也是一片赤诚之心,但凡世间善事,菩萨终归会成全的。」

「你这小姑娘……你这小娘子,倒挺会说话。」奚浚远道。

小娘子?这个称呼……鞠清子听着真有些不适应,来到这里后,人们一般喊她鞠娘子,这小娘子听着倒挺可爱的。

「你这些首饰高兰郡主不会感兴趣,但却可以卖给我。」奚浚远忽然道:「可以送给我娘。」

鞠清子一愣,呃,她卖的款式,有这么老气吗?连忙道:「侯爷高义,想必是要帮帮民女,但不碍事的,这些首饰就算郡主看不上,也会有别家看上的。」

奚浚远却执意地道:「我是真的打算挑些东西送给我娘,她下个月要过生辰。」

「真的吗?」鞠清子颇感意外,思忖片刻之后,答道:「那民女改天另挑些好的,送到侯爷府上如何?」

如此一来,她便又有机会好好调查他,何况是去他家里,肯定能了解得更为深入些。

「好,」他爽快道:「那就说定了,你找个日子,派人先知会我一声,到时我在府中等你便是。」

「是。」鞠清子含笑欠身道。